第914章:人面之门(四) - 最强妖孽

第914章:人面之门(四)

沈沉央? 徐阳逸脑海中浮现出那个巴别之塔中警告自己的身影,和上官泓串通一气,捕捉活着的太初,没想到这里都有他的影子。 “刷刷刷!!”无数红色触须陡然从盒子中蔓延了出来,一只拳头大的眼睛出现在盒子底部。本来是沉睡的,但是立刻睁开了眼睛,带着难以言喻的欲望,带着世界上最原初的恶,瞬间跳到了将军身上。 “记住我的名字吧……容十一,呵呵呵……” 下一秒,他整个身形都被无穷无尽的触手吞没。 “这是……”徐阳逸身后,所有人都呆滞了。 一个小小的眼球,蔓延出如此多触手?不……这不是重点,而是眼球之中那种让人难以名状的邪恶,太让人心寒了。 “躲开。”徐阳逸面沉如水,刚才的退一步不是怕。而是…… 他胸口那枚羽蛇神给他的种子,忽然萌动了起来。 仿佛两个心脏在跳跃。 “对太初特别的敏感么?”他平静看着眼前触须堆积成肉山,疯狂地演化:“之前……它吞噬过主宰,但是那时候并没有这种心悸的感觉……这到底是?” “刷拉拉……”出手交融,分化,不到两分钟,就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肉茧。一只血红的眼睛死死盯着他们。 徐阳逸没有立刻动手,这个太初,和他见过的主宰不同。 主宰是有思维的,而这个太初……纯粹只有欲望,站在这里都能听到低沉的低语。杀戮,疯狂,吞噬…… 这是最原始的恶欲。 “为了挡住我们,也真是倾尽一切了。”他深吸一口气,腰部微微扭了扭,右脚所在,虚空都微微塌陷,正是蓄力的前兆。 “轰!!”下一秒,一道腿刀横扫而出,肉眼可见,虚空都为此化为两半。 于此同时,六艘战舰上,所有人都找到了自己的对手。 天载身边黑白灵气飘摇,在他对面,石壁之上一位六臂圣女脱开表面石皮,万道紫霞中缓缓落下。 “元婴中期的战争傀儡……本真君的对手,就是你么?”天载悠然看着眼前的杀戮兵器:“本真君明白了……所谓的能抵抗元婴甚至击败元婴,是指的中期以下吧?” “不过可惜。”黑白灵气缓缓流转,在他身后形成一个太极的虚影,须发皆扬中,他老眼神光爆射,摆出太极拳的架势:“老夫,可是后期呢……” 光之圣彼得一步踏入一个漆黑的千米房间,内部全都是一尊尊英灵的身影。 有银盔银甲,有金盔金甲,有的骑着无头战马,每一个人身上,都闪耀着荣耀的光芒。 千军成阵,上千长枪直指教皇。 “和本王比人多?”光之圣彼得杀意盈野,手中圣经再度打开,一道道金光在他身旁轰然闪耀,凝聚为荣光的圣骑士。 “你可知……历史上的宗教战争,天主教埋葬过多少人么?” “本王手中的冤魂,可比你们想象得更多啊……” “刷刷刷……”金光如海,无穷无尽,两分钟后,在千人英灵战阵前,铺天盖地赫然凝聚了整整三倍的圣骑士! 英灵完全呆滞了。 而此刻,奥古斯都.塔古勒已经狠狠咬在了一头巨兽的脖子上,伴随着阵阵哀嚎,巨兽的身体迅速干涸,而奥古斯都的身形越来越血红。 “真是难喝。”半晌,奥古斯都直起身子,呸了一口,嗤笑着看着后方的金色大门:“除非亲王,无法阻挡亲王,任何人造的都不行。这点简单的道理,真武界的亲王们没有教过你们?” 六艘母舰的战斗瞬间爆发,人面号,人面之门,腿风飞快接近太初,虚空中都出现了深深的沟壑,然而就在这一瞬间,一只血红色的胳膊突兀地挣脱肉茧,就像被剥掉人皮只剩肌肉的手那样,下一秒,腿风和这只手轰然碰撞到一起。 “轰!!!”恐怖的冲击波疯狂爆发,明明是虚空,却被这一脚踢起满地烟尘,肉眼可见的冲击蔓延数千米,赵子七目光一动,瞬间布下阴灵大阵,楚昭南浑身肌肉已经绷紧,下一秒,他们的防御就像纸糊的那样,闷哼中直接被冲击的余波打飞数百米。 徐阳逸没有回头,他的目光完全集中在眼前。满地硝烟之中,一个高达三米的庞大身影双臂交叉,尽管被这一击瞬间打飞数百米,但是却挡了下来。 有点麻烦了……徐阳逸目光微眯地看着对面。飘然离开。这种感觉他太熟悉了。 太初! 没想到那个盒子里居然装着太初的中枢,更没想到这个人居然以身饲魔,不惜让太初吞噬他本身。 麻烦的是……这个有些不同的太初,他不知道是什么等级,而且……太初太过难杀。 他现在根本没这种美国时间! “这就是力量吗?”沉默之中,数百米外一层楼高的身躯缓缓舒展开,伴随着它的出现,整个空间都在微微颤抖,那是巨大的灵气无法压制,或者说不懂的压制,开始影响空间的迹象。 容十一还保持着他的小半身体,半边脑部,左肩,左胸。而右方,则是膨胀无比,剥了皮一样的怪物,无数的金色眼珠毛骨悚然地看向徐阳逸。 仅剩的头颅上,眼睛带着嗜血的兴奋看向自己的身体,仿佛在欣赏艺术品:“这种感觉……不愧是上界,不愧是号称完美生命的种子。” 无数金色的瞳孔转到徐阳逸身上,下一秒,它的身躯已经以一种鬼魅般的速度冲天而起,猛虎一样扑了过来。 就在半空,它的身体猛然裂开,露出中央金色巨眼,周围无数的触须铺天盖地而来。 “轰轰轰!”每一根触须都刺破虚空,仿佛无数从天插下的长矛,徐阳逸微微侧身,右拳捏紧,周围空间顷刻间密布蛛网纹,传来不堪重负的哀鸣。 “谁给你的自信?” 一拳击出,如流星升空,肉眼可见,虚空竟然被这一拳打得凹陷进去了一部分。 “这到底是什么神通?!”光幕之前,武灵王的眼睛倏然睁大。 感觉不到灵力,而且没有掐诀……这是肉体? 光凭肉体可以打出这样的一拳? 这简直不可思议! 这一拳和神通有什么区别? 不只是他,天空中太初的瞳孔同样缩成了针尖状,容十一展开的全身立刻合并,保护眼球中枢。同时,所有攻向徐阳逸的触须马上回卷,将自己包成一个球。 就算是最原始的欲念,也有一种感情,叫做畏惧。 野兽遇到比他更强大的野兽,从不会主动出击。 当狮子亮出獠牙的时候,狼会自动缩回爪子,哪怕它之前将这头狮子误认为小猫。 “轰!!”令人胆寒的冲击波轰然从交接之处爆发,冲击力迅速撕扯,扭曲,容十一震撼的面容很快呈现在被瓦解的防御前。 下一秒,就是毁灭。 “啪……”天空中炸开血肉的礼花,后方四人都看呆了。 元婴初期,一拳解决! 楚昭南更是目光炙热,紧紧看着徐阳逸的背影。 这就是体修…… 他因为灵气被废,莫名走上了这条路,甚至之前他都没有听说过什么叫体修。 拳可裂苍穹,脚可碎大地,今天他是第一次见识到了体修全面爆发的爽快。 “解决了?”猫八二愣愣地问道。 徐阳逸灵识展开,过了两秒,看着满地落雨一般的碎肉,冷笑了一声:“没有。” “这些蛆虫一样的东西,生命力真是顽强的吓人。” 最后一个字落下,四面八方的肉疯狂耸动起来,朝着中心飞快攀沿,不到两秒,一个更大的肉茧出现。 “不……死?”猫八二倒抽凉气,看着肉茧愕然道。 “没用的,凡人。”一个男女莫辩,已经完全不同于容十一的声音从肉茧中传来,一只金色的眼睛倏然张开:“你根本不知道我是什么……我就是神,是不死的造物!永生不死,不死不灭。” “而且,我在众神中是最特殊的一个……” 话音未落,徐阳逸已经抬起了手,淡淡道:“不就是一只主宰级别都不是,吞噬人都不能一次吞噬完全的残次品么?” 话音刚落,肉茧上太初的瞳孔倏然尖锐,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的肉茧:“这是……” 整个肉茧,全部发黑! 剧毒! 随着徐阳逸拳头捏紧,“轰!!!”的一声,太初还没有孕育,再次化为漫天血肉喷泉。 每一次太初承受到无法抵御的伤害,都会彻底炸裂,但是,这还不足以杀死它。 所以,杀生领域直接打开了剧毒功能。 然而,就在所有血肉喷出的那一刻,四面八方的太初又一次朝着中央凝聚。 徐阳逸暗骂了一声,现在的他,真的有点进退两难了。 打? 他碾压太初不是问题,问题是,时间呢? “果然……狼毒是妖体最强,现在仅仅能发挥杀生领域的十之四五,而最关键的……”他看着自己的手,咬牙道:“毒,还是真正要靠自身击中,或者自己受伤才能完全发挥。” 试想传说,神农是摘下了狼毒吞服才死。而渤海一战,自己受伤极重,狼毒妖体展开领域,全面屠杀。 无论哪一次,都是自己受伤,毒性更强,和太初的那一战也印证了这点。现在的毒,或许能杀死主宰,但是绝对杀不死地位比主宰低,境界却比主宰高的这只太初。 但是,他敢让太初伤到么? 他不知道,太初就如同病原体,一旦粘上,根本无法撕下。要撕下,就得连那一块肉在受伤后不久整个削掉。 然而……现在的局面他敢这么做么? 面对元婴级的太初,他能保证不受伤么? 他没有底,但是他很清楚,现在只有拼。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,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