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16章:人面之门(六) - 最强妖孽

第916章:人面之门(六)

无数红光汇聚成一张扭曲的人脸,正中央一个残破的金色眼球,无比震撼地看着徐阳逸:“你……你……” “你才是太初?!” “最纯种的……真正的高级生命体?!” 徐阳逸没有回答,这些青光,是羽蛇神曾经给予他的诡异种子,只出现过一次,吞噬了主宰,这一次再次出现,莫非…… 不等他想完,青光铺天盖地亮起,这一次和上次还不一样,这一次的光芒仿佛漩涡,扭曲着周围的一切,黑洞一样朝着他胸口汇聚。而旋转的光带中,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一些动物的身影。 仿佛有猛犸,有剑齿虎,有恐龙,剑鱼……就连徐阳逸的目光都看不清。但他能看见,近乎不死不灭的太初,随着漩涡的旋转毫无抵抗力地朝着他胸口冲来! “不……不!!不!!!” 随着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,周围一切都安静了。太初仿佛从未出现过,只剩下一片仿佛星空的房间,与后面喘着气,愣愣看着徐阳逸的几个人。 “大哥……那……怪物呢?”数秒后,赵子七才吞了口唾沫问道。 “被你吃了?”猫八二试探地看了看徐阳逸的脸色:“嘎嘣脆?” 徐阳逸摇了摇头,看似否认,只有他心中知道,猫八二一语中的。 吞噬! 第二次吞噬! 第一次吞噬主宰,他不清楚怎么回事。眼前,居然又来了第二次! “嗡嗡嗡……”身体中,一股灵力潮汐一样涌上来,绕过胸口沉睡的种子,冲入丹田。 他眉头紧紧皱了皱,立刻盘膝打坐。这股灵气带着极度的邪恶,原始的欲望,而且根本不受他灵力控制,野马一样在体内冲撞,偏偏按照着一种难以言喻的轨迹,一旦这些灵力冲入他的经脉之中,短期内无害,长久天知道会不会出现什么问题。 尤其……这还是太初的灵气。天生自带吞噬性,斑驳不堪,他根本不敢让它们进入自己的经脉,和本体灵气合二为一。 就在他拼命压制这些灵气的时候,忽然,丹田中的南明离火微微一动,居然缓缓跳动起来,所有太初的灵气被自动吸纳到南明离火之中,须臾之间,那些斑驳的杂念和原始的欲念被瞬间焚为灰烬。等一道道黑色灵气蔓延出来时,已经和本体吸纳的一模一样,无比精粹。 这短短十几分钟,他刚刚晋级元婴,经脉中只有薄薄一层的灵气,居然上涨了十分之一! 十分之三就是元婴中期……一只不同的太初,居然带来了如此磅礴的灵气,而且还完全没有后顾之忧! “羽蛇神种,南明离火,这两个东西都极少现身,它们就这么默默植根我的身体内,却形成了一套这么诡异的纯净系统。”徐阳逸若有所思地看向胸腹:“这是专门针对太初?还是什么东西的灵气都可以炼化?” “不过,这种机会可遇不可求,猎杀单独的太初我还能做到,但是,太初是一个系统的甚至说帝国。一只军团就可以压得七界如临大敌,若我能到上界,猎杀过多,终究会遇到真正的捕猎者。” 高等级的太初。 他目光微动,在主宰之上,他不知道还有多少等级,但绝对有那种类似“处刑人”一样的角色。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,他站了起来,双拳灵气运走,看着前方那个巨大的符文。有生命一样悬浮在半空中。 人面号打开主控室的三个符箓之一。 “轰!!!”人影冲上,紧接着一片光芒璀璨,这是人面号主控室最终看到的画面。 武灵王的手摁在光幕之上,激起一圈涟漪,对一个中枢符箓被毁毫无知觉,满眼震撼。神智都还残留在刚才的一幕之中。 他看清楚了。 不是消灭……而是吞噬! 这个人吞噬了那个恶魔! “扑通……”他跌坐在座椅上,他都不清楚玉盒里到底是什么。沈沉央给他们的时候,只知道叫做赤红七号,但是,有十个盒子。 盒子给予的年份是一千年前,这一千年,他们曾经攻伐过一个大千世界炎山界,五个盒子,杀死了五位元婴! 但是,他们最终放弃了炎山界。 他终于知道太一宗为什么要把这些盒子给他们了,这是恶魔之盒,一旦打开,后果难以设想! 整个炎山界,两百年内全线崩溃。这件事只有五老星,元老会,还有各国丞相知道。而且那种崩溃不是毁灭,而是……被吞噬。 五只太初,五百年吃掉了一个大千世界! 从此以后,这个东西就被完全封禁。如果不是今天……如果不是现在这种紧急状态,他绝对不会拿出这个恶魔之种。然而更让他想不到的是,恶魔之种输了。输的轻轻松松,根本翻不起任何风浪。 不,这还不够让他惊恐的。 真正惊恐的,是最后那一道璀璨的绿芒,它吃掉了两百年吞噬一个位面的怪物! 到底谁是怪物? 他目光心有余悸地看向光幕上的徐阳逸,直到身边身边的人喊了好几次才反应过来。 “阁下,现在怎么做?”一位将军脸色都青了:“神兵库,点将台也同时失守,他们马上就要逼近流虹桥了。” 武灵王轻轻喘着气,努力将自己的思维从刚才那堪称恐怖的一幕中抽出,咬牙切齿道:“母舰上还有多少灵力?” “七千万,阁下。” “停止所有次要场地的灵力运作。流虹桥之后是四大天关,流虹桥,铡龙门,破灭道,阴阳引,这四道要冲,必须给我守住!” “通知所有留守修士,捧日军,翔凤军,在流虹桥集合,启动珈蓝战魔,镇守铡龙门,停止的灵力全部印入破灭道,准备唤醒伪界灵……”他顿了顿,磨牙道:“若他们闯入阴阳阴……本王亲自出击!停止主控室外所有灵力供应!用真武结晶将他们种入本王体内!” 他死死看着光幕:“就六个小时而已……本王……要和他们在主控室门前决一死战!” “是!”身后的将军深吸了一口气,果然啊……元婴是无法人造的,任何接近元婴的人造物都不可能是他们的对手,图穷匕见,现在只有全军出动,一决生死了。 就在同时,宇宙之中,一双苍老的眼睛霍然睁开,难以置信地看向月球。 “赤红七号的复制品?”沈沉央站了起来,面沉如水:“居然……被人彻底消灭了?” “这怎么可能?!” “老夫制造的最强太初之一,永生的四大形态,就算是复制品,下界怎么会有能消灭它的存在!” 他的目光复杂地看向一艘歼星母舰,正是人面号。 “蠢货……蠢货!本圣警告过他们多少次!除非能确定消灭对方,否则绝不可在其他位面面前展露这些东西……这……在墟昆仑都是禁忌!”他看似平静,目光如电扫了一圈银河,感知了一下其他太虚的位置,心中首次涌现了一丝不安。 如果让其他太虚知道……他堂堂国教教宗偷偷制造出了这种东西…… 整个太一教恐怕都会陷入水火! 怎么办? 毁灭人面号? 不是做不到,但周围这么多眼睛,还有三位不相上下的同级高手在看着这里,尤其……还有夏侯这个存在。 不毁灭? 一旦人面号出现半点闪失,太虚灵识一扫,立刻知道怎么回事!到时候彻底晚了! “事到临头须放胆。”许久,他轻轻舒了口气,周围空间无人察觉地轻轻模糊,一道几乎看不到的暗影闪电一般冲向人面号。 真武界是信得过的…… 那么,只要借这把刀,杀了看到过赤红的人就可以了。 到时候,自己仍然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国教教宗,这里的一切都会被掩盖下去。 人面号。 徐阳逸身若闪电,摧毁人面之门的符箓后,他全速冲向前方。 “前面就是集合地点,流虹桥。”徐阳逸身边一幅灵光地图闪耀,一边冲一边沉声道:“我们已经冲过了四分之一的距离。后面是一条直路,直通主控室。” 每一个人的脸色都凝重了起来。 一条路,看似距离主控室已经很近了,但是,这一条路说明双方都退无可退!所有战斗,双方的最后争斗,都会在这一条路上展开。 真武界就算再躲,这条路上也绝不会躲,而是纠集最后的力量,和他们做生死一搏。 就在刚拐过一个弯的时候,徐阳逸忽然闷哼一声,停了下来。 “大哥?徐哥?师尊!”三个人顿时惊呼了出来。 徐阳逸摁着太阳穴,摇了摇头。 奇怪…… 脑海中……忽然出现了一些班杂的记忆,一个穿着紫袍的男子,郑重无比地接过十个玉盒……这些玉盒和刚才容十一拿出来的一模一样…… 还有一片片惨叫,一个血池中,四周都是符箓,一位穿着白衣的老者,浑身纤毫不染,在一个大约百米左右,刻满了魔神的石台上做着什么…… 他看不清老者的面容,总感觉心中有一个名字要呼之欲出,但就是如鲠在喉,始终喊不出来。 并且……他有一种预感,一旦看到这老者的面容,恐怕会发生极其不妙的事情。 “这不是我的记忆。” “到底是谁?难道……是太初?” 虚空之中,狂奔向人面号的黑影猛地一顿,嘶哑开口:“神人天我明示有了警示……有人在观看我的面容?该死……残次品就是残次品!居然还保存着曾经的记忆片段!” “不能留……这个看到的人绝对不能留!虽然这具身只是元婴初期,但借刀杀人不是大问题,万不得已之时……” 他顿了顿:“就让老夫亲自赐死你吧。” 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 有道友说我昨晚没更新?我记得更了的啊,今天多发一章,因为我也记不得昨晚更没更了……

下一篇   第917章:流虹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