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4章:七星斩妖(二) - 最强妖孽

第94章:七星斩妖(二)

“轰!”徐阳逸心中如同一道惊雷闪过。他万万没想到,帝器……竟然还分生死! 心中的疑问,终于有解答了。虽然,这个解答很片面,看似掀起了一角,实则隐藏了更多秘密! 他的目光闪烁。活帝器,认同了自己的道? 认同了自己什么道?如果一定有一个激活的契机,那就是八位修士面对朱红雪的时候,给他的那种震动。但……他明悟的,是何为修士!何为修行! 哪一位九五之尊,会认同何为修士!何为修行? 他沉默不语,碧波轻轻弹了弹手指,一朵莲花,悠然从浓雾中飘了出来,在接触到帝器的瞬间,忽然,一声如同刀剑交击的声音,清脆地响起在这一方天空! “当!”这一声虽短,却回味悠长,仿佛从千年之前传来,带着无数的杀伐之气,让人的心神都为之颤抖! 徐阳逸猛然感觉自己的心脏狂跳了一下,随着那一声如同涟漪一般散开,这才缓缓平息下来。 就像……有什么抓紧自己的心脏,用力捏了捏那样。 他刚刚松了一口气,瞳孔却陡然缩了缩! 就在这一瞬间,帝器轻轻一颤,一片如同血一样的雾,迅速形成一道如同电影般的幕布,出现在两人面前! “这是!”徐阳逸脚下传来一阵剧烈的震动,碧波如同看到了什么最恐怖的事物,整个妖体剧颤,差一点把徐阳逸扔到了湖里! 血幕之上,一组组仿佛能闻到血腥味的画面,如同涟漪一般出现,最后……清晰地展示了出来! “朕……朕不甘心……”看不到人,只能看到一只苍白的手,缓缓抬起:“这是仙丹……怎……怎么会……” “哗啦……”男子的手无力地垂下,划过一片精致的桌椅,上面精雕细琢的物品古玩顿时摔倒地上,随着刺耳的响声化为碎片。 就在此刻,他面前,正对着的屋外黑夜,忽然,一道宛若仙光一般的流光亮起!如同黑夜中的太阳!让人无法不注意! 仙光,金光,天空之中,平步生莲!刹那之间,漫天金光如同垂下了金色的帐幕!如痴如醉! “呵……”浓雾中,两团绿炎剧烈颤抖,千年老妖,也根本无法相信自己看到的东西。 “刷!”就在此刻,血幕轰然破碎。现场,如同死一般的寂静。 不过三秒,时间很短,留下的沉默,却仿佛一个世纪。 “前辈?”徐阳逸终于开了口,因为,对面的碧波,仿佛死了一样。 没有回答,仿佛能听到巨大的心跳声,在这片空间回荡。 “前辈?”五分钟后,徐阳逸再次拱了拱手,第二次询问。 “本……本座知道了……”十秒后,碧波的声音再次响起,却好像有些魂不附体,心有戚戚。 “这是……染血帝器……”巨大的绿炎,复杂地看着徐阳逸:“刚才……是这位帝器主人死时的执念……修行界有专业的叫法……千年遗恨……” “它带着一位君王的执念,怨恨,跨越千年……小辈……小心了,对于生帝器,就算本座也知道不多。”他的声音终于恢复了常态:“太多的东西上,因为主人的执念太过强烈,都会看到当时这件东西封存起来的最后一幕……” “但,这并不是最重要的。” 碧波长叹了一声:“小辈,你可见到最后的一束光?” 不等徐阳逸回答,他的声音,带着无比的谨慎:“那……也是帝器!” “这只帝器,在主人死前,有另一把帝器来袭!”他的声音,已经带上了一把微不可查的颤抖:“小辈……你记清楚……这件来袭的帝器……本座在初生之时见过……见过!” 徐阳逸敏锐地感觉,碧波此刻的身体竟然在颤抖? 千年大妖,因为一件帝器颤抖? 他深吸了一口气,拱了拱手:“前辈请说。” “记住它的名字……小辈……”碧波的声音带着嘶哑,如同陷入往日最恐怖的回忆:“它叫……夏禹剑。” 他苦笑了一声:“这个名字,或许你陌生,但是,它另外一个名字,你一定听说过……” “轩辕剑……”不等他说完,徐阳逸强压心中的震动说道。 再次沉默,又过了足足一分钟,碧波才接着说道:“满天星,无根莲……金光如纱,威震轩辕……它……是轩辕剑!没错的……它就是有史以来最强大的帝器轩辕剑!” “有人……以帝器杀了这一位君王!而这片小盒子……和轩辕剑拼过一场!正因此,它被斩成两半!你拿着的,正是上一半!” “被仙器所杀,这位君王带着千年遗恨,在临死之际以心神做滋养,带着无比的恨意……这才成就了华夏五千年历史上唯一一件生帝器!” “是这样……一定是这样……没错……” 碧波的声音,已经陷入了一种循环,然而,这个答案,让它都不敢相信! 是谁?如此大胆弑君! 而且……竟然拿出了现在早已遗失的最强冥帝器轩辕剑! 而轩辕剑上……竟然染过帝血!这位屈死剑下的亡魂,又是谁? 而这枚生帝器,它本身普通。却在被轩辕剑一斩为二之后,带着无穷的遗恨,一直默默流传到了现代! 他长长舒了口气,这个秘密,他不敢往下想。太过可怕,根本超出了他能参与的范畴。 “小辈,你……现在可还敢拿?” 徐阳逸静静看着那片简简单单的盒子,心中悠然长叹。 跨越千年,执念不散,带着无尽怨恨,憎恶,冤屈,以身铸成了这一片帝器? 你,是哪一位帝君? 你,在历史上留下了怎样浓墨重彩? 一声长叹,仿佛跨越古今,随后,他毫不犹豫地握紧了盒子。 不过,如今,你归我了! 不论谁锻造了你,不论你曾经是谁,如今,你只是我徐阳逸的福缘! 碧波目光连闪,仿佛在考虑什么,最终微不可查地摇了摇头。 “好坚定的心性……或者说……初生牛犊不怕虎?” “罢了,罢了……此物与我无缘,生帝器……华夏五千年的禁忌……在认主的情况下,本座犯不着去拼这一手。” 心中极为不舍地长叹了一声,在生命与机缘中,他选择了前者,千年的眼光中,都出现了一抹嫉妒,许久,他才平复下去自己的心境,轻咳了一声道:“每一件帝器,都有继任者,华夏目前,有三十多位继任者。然而,冥帝器的继任者,不可出省。只要他在省内,便可震慑一省修行中人。” 徐阳逸拱了拱手:“多谢前辈解惑。” 他看了下表,半个小时。 “晚辈还有几个问题。” 仿佛点了点头,碧波接着说道:“本座知道你要问什么,本也没有说完。你可是要问,这帝器上,刻画着什么?属于谁?” 徐阳逸点了点头,这正是他疑惑的地方。 “呵呵呵……小子……本座不知该说你气运太好还是太差……这件独属于你的生帝器边缘刻着一行符号,你可能认为它是花纹,不过本座恰巧认识这些花纹。” 笑了笑,碧波的声音凝重了起来:“这……是象形文字,它的意思是:解开它的秘密!” “后辈,你手中的帝器,乃是残缺,本座不知为何,你激活了它,承担了它的气运和因果。但是,你最好尽快找到它的其他部分,否则……”他摇了摇头:“生帝器……五千年,一个民族,十几亿人,仅出此一件……死在它手上帝君,带着多大的仇怨,多大的憎恨,是谁?能千年不散?会发生什么事,谁都无法得知。” “可有线索?”徐阳逸目光闪动,立刻追问。 “当然……”碧波笑了起来:“不过,如今,我们是不是要谈一谈你的条件了?” 徐阳逸笑了笑:“我既然来了,自然知道规矩,前辈请说。” 碧波几乎是毫不犹豫地立刻说道:“生帝器的秘藏……你必须与本座共享!” “不要你我共同参详,而是……你亲口,口述给我,不得留下任何纸笔!并且立下道心誓言,是你自愿与本座共享!一切因果,由你承担!” 这才是他的代价! 生帝器他不敢打什么念头,尤其是知道这是一位弑君帝器之后,他根本不敢想象,冥冥中的因果报应会带来怎样的后果! 幸好……他眯着眼睛看着徐阳逸,这只是个练气小修士,他根本不知道因果这种东西,是否真实存在,以他的修为,见识,远远不到接触这些东西的时候…… 只有金丹以上,才有资格开始追寻因果,寻溯前缘……一个区区练气,自己想怎么哄,还不是怎么哄? 尤其,这是阳谋。 所有的一切,都在自己手上。自己掌握的不是别的,却是最重要的知识,信息! 这就是活得久的优势! 他不答应,最关键的东西,他就永远也别想知道! 他答应了,宝藏共享,因果他担,这,才是完美规避因果的做法。 钓鱼数百年,终于……终于有一条真正的大鱼上钩!这一笔,就完全值回票价! 徐阳逸没有开口。 他脑海中,迅速思量着这一切。 无疑,这个条件,显然有个大坑,但是,他现在,必须答应。 无论是修为,还是知识面,他距离碧波老妖,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