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31章:元婴之战(三) - 最强妖孽

第931章:元婴之战(三)

“听老夫一言……”天载的声音带着无比的坚定:“对方很强……非常强。这一战,地球就算胜了,也必须要人安定地球。你修行不过两百年出头,到达元婴,本身机缘,气运,心志,都是上上之选,你……必须为地球安定后路!” “但我可能马上会离开地球!” “飞升么?”天载眉头微抬,叹道:“但,飞升达到一定境界之后,也可重归地球,老夫……必须为华夏留下修行的种子。这一战之后,天地大变,世界格局大变,任何年轻的修士,都必须走!” 徐阳逸紧紧抿着嘴唇,他知道,他身上的担子比对方更重,对方这是彻底信任他。但是…… 对方怎么办? 自己和玛洛恩有希望杀出去,但是天载怎么办? 面对着两大元婴,或许还有增援的元婴,对方一人为他们挡住后路? “我不值得……你值得!” 天载的灵识已经带上了震怒和焦虑:“男儿丈夫,在此扭扭捏捏,做女人态?何其难看!告诉你,这是我和剑主老人家的共同决议!其他元婴都不知道!” “我知道了。”数秒后,他咬牙朝着天载传音,声音有些哽咽:“前辈……你……一定要活着回来!” “呵……”灵识中,一阵轻笑,天载不答反笑:“无根树,花正幽,贪恋荣华谁肯休……浮生事,苦海舟,荡去漂来不自由……” 他身形微微飘荡起来,看似缓慢,实则快若闪电,轰然一掌摁向摩云老祖。 “走!!” 走字如雷响彻灵识,徐阳逸眼眶微微发红,灵力裹着楚昭南几人,朝着出口狂奔而去! 玛洛恩没有离开,天载也对他说了什么,他如同石雕一样站在原地,目光死死盯着对面的碧血玄蛇。 “刷!!”徐阳逸身形似电,就在他对面,逐月宫主目光豁然闪亮,两大元婴的目光已经死死撞在一起。 刹那之间,空气中剑闪雷鸣,双方的灵气同一时间攀升到顶峰。锵锵两声,徐阳逸双剑猛然出鞘! “七百万灵左右!”米斯特汀刚出来,器灵瞳孔就倏然收缩,对面的女人如同高山大岳,给他难言的压迫力! 超越两百万灵以上,真的能胜? 徐阳逸不知道。 但如今双剑解封在手,阿修罗相在身,都是元婴……谁怕谁! 一战而已! “神王纹!!”一声大喝,神王纹闪耀全身,火力全开,鱼肠带起漫天黑气,朝着逐月宫主砍去。 就在同时,他身后一声巨响,烈焰四射,摩云老祖已经和天载全面交手。 “找死。”逐月宫主眉目倒竖,手中团扇轻轻一摇,身后明月陡然暴涨,万道月华倾射而出。 “皎月领域!” 一圈环形月幕从她脚下倏然出现,如同月夜潮水,碧海潮生。层层叠叠的月之刀光当头笼罩,在下方拉扯出数人四散的身影。 “万木同春!”没有丝毫的废话,更没有半分留手,谁都知道自己的战争代表什么,逐月宫主动手之时就是全力以赴。 “刷刷刷……”方圆万米,一片皎洁,月光摇曳之下,他们被照出的影子竟然化为实体,充满符箓的船舱之中,无数巨木破体而出,绿叶摇曳,万花缤纷,形成花的森林,月光海洋。 徐阳逸没有减速,灵气运走全身,这是他真正和元婴的第一战,对方英灵榜排名极高,不仅仅是初战,更是对他元婴战力的考验。 就在他对面,逐月宫主双手飞快掐诀,典型的法修,万米月色森林之中,一道道恐怖的彩色灵气冲天而起,化为璀璨雾霭。 “杀!!!”两人齐齐怒吼,酝酿到巅峰的杀意轰然爆发,所有森林中的花朵齐齐一颤,随后狂风卷起,形成花瓣龙卷。 徐阳逸所在之地,已经被花海完全围困,狂风卷落花,随着“噗哧哧”阵阵声响,他的衣服上出现无数利刃割过的缝隙。 花海如刀,道道催人寒,在他和逐月宫主之间的千米之中,形成一片难以逾越的天堑。 “逐月宫万花阵。”花影缤纷之中,逐月宫主磨牙道:“本宫倒要看看你怎么过来!” 话音未落,她的目光倏然一紧。因为就在对面,一片漆黑的领域倏然张开! 杀生! 紧接着,就是惊天动地的大爆炸! “轰隆隆!!”两大领域直接撞击,杀生和皎月,黑与白的火星撞地球,周围万米之内坚固无比的母舰内舱轰然破碎,无数符箓和舱壁的碎片玻璃一样飞舞。 徐阳逸身绷如剑,数百米外,逐月宫主清丽的面容已然扭曲,无人可见的衣服之下,青筋崩裂,谁都在驱动自己的领域全面轰击着对方的神国。 元婴之战,亦是领域之战,谁的领域更强,谁先天占有优势。 “这家伙……”白色月华之内,逐月宫主秀眉倒竖,本来以为压制对方两百万灵,双方领域冲撞之下,必定是万钧碾蝼蚁,万万没想到,刚刚接触立刻发现根本不是这么一回事! 好强! 好强悍的领域! 这不是对方灵气在自己之上,而是对方领域的质量!居然以元婴初期硬抗超过他两百万以上的领域!这怎么可能做得到?!对方领域的本质到底是什么? 黑色国度,徐阳逸额头,太阳穴都在乱跳。真正和元婴过招,并且在和时间赛跑,全力出击之下,他才认识到元婴有多么可怕。 第一个……第一个在自己元婴后,居然能不相伯仲的对手。 “不行……不能这么下去!” “元婴的交手,除非碾压,否则数天都分不出胜负。而核武之王现在就十几个小时!绝不能让对方拖住我!” “要么,快刀斩乱麻,要么……恐怕我也会被留在这里!” 深吸了一口气,心念一定,灵识一松。逐月宫主立刻感觉到了,顿时一声大喝,月华如倾,排山倒海。 苍茫如海,晶莹如月。月色狂潮席卷徐阳逸,他睁开眼,随着轰然巨响,黑色国度中,一尊神祗,踏着死亡出现。 青面獠牙,三头四臂,三米多高,如同盘坐黑暗中的魔神。 就在这一刹那,逐月宫主立刻赶到一股极强的危机针尖一样涌上心头。 “逐浪飞花!!”都是元婴,她反应何其敏锐,全身陀螺一般旋转,漫天花雨中疾冲半空,随着这几个字落下,皎月领域爆发到了极致,月光与落英齐飞,层层叠叠,彻底封锁死两人之间。将徐阳逸周围数千米包裹成一个巨大的圆球。 她主动放弃了领域的硬碰硬。 作为元婴,对于危险这两个字,谁都有充足的认知,任何一点危机都会被提前掐掉苗头,既然感觉到了,她就绝不会让那一幕出现。 “刷……”就在她漫天花雨刚刚形成之际,一片恢宏金光从花海圆球中爆射而出,仿佛圆球中升起了一轮不灭的太阳。 “轰!!!”下一秒,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,数千米花海层层炸裂。万花丛中,徐阳逸右手高举,阿修罗面相,脚下无边金色光海,光暗共舞,妖佛同身。 一尊数百米高的金色观音虚影,从光海中缓缓抬头,同样高举右手,右手上无穷神光闪烁。 仙法.无相观音! 好强! 如果说之前还有一丝掉以轻心,这一刻,逐月宫主已经完全凝神以待,不只是刚才的领域对撞,现在这一招,她已经清晰明白,如果还认为这家伙比自己低两百万灵,今日……死的就是自己! “斩!!”怒喝之中,修罗之姿挥出观音垂泪,一道纯金色的光线,突兀出现在逐月宫主之前,就像面前的无穷残骸,黑暗,化为一道大门,而这一掌,切开了这扇门。 金色一线横跨千米,一掌未至,逐月宫主头顶金凤钗当一声断裂,三千青丝哗然飞扬。她瞳孔一缩,双手飞快结印:“移花接玉!” “轰隆隆!!”掌风如虹,身后船舱齐齐崩裂,而她的身影已经原地消失,一片花海出现原地。 就是现在! 徐阳逸眼中,无数通往“不可能”的门纷纷关闭,思维从未如此清晰,就在逐月宫主闪躲的瞬间,他已经灵光裹起远处众人,剑一样冲向前方无尽月光森林。 “可能”的大门,就在那里。 “大哥,你别管我们!”赵子七忽然开口:“我……你别忘了,我可以随时通往那个世界,随着我的修行,我可以将所有人都带到那里,寄宿在一个东西之上……” 还没说完,一个卷轴一样的东西已经漂浮起来。赵子七目光一亮,飞快掐诀之后,随着猫八二一声惊呼,所有人居然全被卷轴“收”进了里面。 徐阳逸一把抓住卷轴,双剑展开,面前的森林已经完全苏醒了过来,褪去温和,古木,花朵之间,杀机重重。 “沙”逐月宫主的身影已经出现在月花森林中央,她轻轻舒了口气,随后猛然看向头顶。 那里,一道漆黑色的身影猛兽一样穿行于森林,如同活物的古木蔓藤,利刃一样的花鞭,居然根本伤不了对方,一拳,一脚,硬生生打破她的领域! “这到底是什么诡异神通!”她死死咬了咬牙:“这就是所谓体修?!举手抬足皆神通,不需要调动灵气,也不需要掐诀……简直是人形怪兽!” 想法刚刚冒起,她目光立刻动了动。 不对…… 对方根本不是在找她决战…… 因为对方无论目光,灵识,都不是在寻找她。 那他是在做什么?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,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