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32章:元婴之战(四) - 最强妖孽

第932章:元婴之战(四)

身体比意识更先行动,她的身形已经朝着徐阳逸去的方向全力冲去这是战斗的本能,一在天,一在地,速度却几乎一模一样。 但是,紧接着,她就发现了对方的目标。 刚才无相观音的一击,因为她的躲闪,从而直接冲了出去。 她正拦在徐阳逸通往出入口的方向,背后就是数百米大小,已经闭合的出入口,但是随着这一击,已然被完全击破!外面苍茫星河赫然印入眼帘! 他要走! 这个念头,让她神经倏然紧绷,她冥冥中预感到有什么不对,比如现在天载正在和摩云老祖鏖战,比如他走,走哪里去?回到地球,削弱六大母舰的战斗实力,而且,面对真武界几亿人的攻势,一个人能起什么用? 就算清除不稳定的奥秘,也绝非单个元婴一两年可以完成! 无人知道,在人面号主控制室,无头尸体腹中,一枚黑沉沉的储物戒,内部缓缓响起的“卡擦”声。 死神的丧钟,正在无声划动。 “虽然本宫不知道你要去哪里……”她的神色已经无比冰冷,声音陡然拔高:“在本宫主面前说走就走!就凭你?!” “花开并蒂!” “轰隆隆!!”月华流转,拉扯出森林中无穷阴影。下一秒,所有阴影疯狂咆哮,蛇一样活了过来,恶魔的花园里,万蛇并起,咬向天空的身影。 徐阳逸根本不往下面看,他的目光已经完全汇聚到了前面被他打出上千米的巨大缺口之上。 杀出去! 到了外面,要怎么打,他都奉陪! 但是不能在这里!不能在核武之王要爆发之前,被这个妖女缠住。元婴的战斗绝非很快可以结束。 “刺……”就在他刚刚开口之时,猛然一声闷哼,身形骤然停顿了一秒。 来了…… 它来了! 无穷无尽的危险信号疯狂冲入了脑海,一组零碎的画面无端浮现。 一颗和月球差不多大的星球,长满触手,中央裂开一只金色的眼睛,正在疯狂朝着地球冲来! 对方……已经接近木星大气层! 顶多还有二十个小时,就将抵达地球! 如此乱局之中,太初虚无军团军团长,即将驾临! 这,才是超越一切的,无比恐怖的存在! 银河之中,沈沉央正坐在金色车辇上,徐徐品着一杯酒,忽然,酒杯毫无预兆地龟裂,鲜红的酒液洒落一身。 他抬起头,宇宙深处的虚无之风吹的他须发轻扬,双眉皱起,看向宇宙深处。 “为何……” “为何老夫有一种心惊肉跳之感?” 另一边,闭目打坐于虚空的夏侯,以及其他两位太虚几乎同时睁开了眼睛。 “这是……”夏侯凝重地看向四方:“一股极强的恶念,正在冲向这里?” 虚空尽头,两位太虚警惕睁开眼睛,这一瞬间,四位太虚全数看向母星方向。 这一切,除了徐阳逸无人看得到,而感受到这一幕的同时,他全身毛孔都紧缩了起来。 离开…… 抓紧一切时间离开! 这是心中最本能的想法,但就是这一闪念之间,下方茫茫影蛇已经呼啸而上。 月光如席,拉出阴影如墨,黑与白的世界中,逐月宫主在万影之中飞仙而上,衣袂翻飞若嫦娥奔月,手中长剑如寒山流泉。 “本宫让你走,你才能走。” “本宫让你留,你就得留!” “给本宫停下!” 电光火石,数百米,对于元婴何其之近?眨眼之间,长剑已至眼前。徐阳逸咬了咬牙,心神还沉浸在脑海中那一幕恐怖的画面之中,随着刷拉拉一声,连绵无尽的卷轴倏然拉开。 卷轴数十米,围绕他身侧。就在展开的同时,喷薄出漫天金光。一个个玄奥的符箓,一道道活灵活现的人影悄然出现,形成一片金色的长河。 魂守! 而且是观星者用刻道叶升级过一次的魂守。 “看不起本宫?”逐月宫主和他的距离刹那间拉近到百米之内,万千青丝飞扬中,逐月宫主手中月光长剑喷薄出死亡的华彩:“领域,再加上本宫本命法宝,居然还敢不管不顾?” 徐阳逸丝毫没有停下,连番大战,他几乎都快忘却了遥远的死神正在追击自己而来。而刚才那一幕,无比紧促的时间,让他已经如芒在背! “忘了告诉你。” 身形一边前冲,一边冷笑道:“这也是我的本命法宝!” 不等逐月宫主反应,金色长河轰然爆发,万千金光将徐阳逸拱卫成一座熠熠生辉的太阳。而随着金光普照,周围皎月领域中的花园,居然肉眼可见地萎靡起来! 同时,单纯的金光之中,一轮月亮,月中一朵鲜花的虚影,正一点一滴凝聚。 “针对领域的法宝?!”逐月宫主倒抽了一口气,这太诡异了,她活了如此之久,都从未见过这样古怪的本命法宝。 法宝怪异,本身怪异。枉自她力压徐阳逸两百万灵,居然老虎吃天,短时间内无从下口。 这至关重要的一愣,徐阳逸已经急冲到缺口门口。就在此刻,身后摩云了老祖的怒喝潮水一样传来。 “你在做什么!!” “拦下他!决不允许他回到不归界!!” 逐月宫主深吸了一口气,睁开眼时,眼中已经一片决绝。 “很好……”她看着徐阳逸远去的身影:“居然让本宫在老祖面前如此丢脸。” “今日本宫不拿下你一个区区后辈,有何面目去见真武界先贤!” 双手掐诀,她身后领域居然飞快缩小,一丝一缕冲入她体内,而她脸上,全身,赫然出现一道道银白色的符箓。头发也开始完全转白。 “刷!”万道月光凝聚,数秒后,她如同完全由符箓凝聚的精灵,从纯白月光中缓缓走出。 “皎月仙躯。” “能让本宫动用这一招,你死而无憾。” 纯白无暇的手轻轻抬起,随着一个弹指,徐阳逸头顶突兀地一束月光落下,下一秒,逐月宫主的身形一阵模糊,已经消失在原地。 “刷!”人面号出入口之前,仅仅一步之遥,逐月宫主再一次站在了徐阳逸面前。 没有废话,两人瞳孔同时收缩,同时出剑,然而……就在这一瞬,再一次……又一次!一股难言的危机感陡然冲入逐月宫主的脑海之中。 就在她面前,米斯特汀爆发出万丈光华,就连她身后的漆黑宇宙都为之失色。一道道虚拟的神影冲上天空,数不尽的符文闪耀中,阿修罗相如恶魔入佛国,一剑指向逐月宫主咽喉,万界飞仙。 米斯特汀,解封在即! 心中警铃大作,逐月宫主毫无征兆地身形急转,带着一声惊呼再次下落,就在同时,头顶上狂风过隙,一片黑色的潮水已经凌空飞渡。 随着逐月宫主再次受惊跌落云端,那个通往璀璨星空的通道已经完全打开。 “轰!!!”无穷黑光挟裹一道身影冲出母舰,如鹰入长空,鱼跃大江。 就在这一瞬间,徐阳逸回头看了一眼。 他明白的…… 他明白为什么这么多元婴留在这里,为什么他们让他离开。 只有这些元婴在这里,真武界的所有目光才会被牵制。如果都离开,真武界打扫战场,有可能发现埋藏的核武之王。 因为这个莫须有的“可能,”他们选择了无声的牺牲。 死死咬着嘴唇,他毅然回过头,全速朝着星空冲去。 人面号歼星母舰,千多米大的缺口中,一秒后,逐月宫主缓缓抬起头来,看向星空中疾驰而过的身形,三千白发飞扬,浑身都在颤抖。 一次…… 又一次! 两次威慑,让她堂堂逐月宫主颜面何存! 米斯特汀,并未解封。 “今日……本宫不将你格杀于此,枉为元婴!!!” 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大喝,整个缺口都瑟瑟发抖,周围被一战打碎的碎块片片化为齑粉。紧随黑光之后,万丈月华平地而起,以一种匪夷所思的速度猛然追了上去。 就在徐阳逸冲出人面号母舰,龙出生天的同时,天载,以及另一艘母舰上的轩辕剑主,同时抬起了头。眼中闪过一抹晦涩的欣慰。 “地球的日后……就看你们了……” “在老夫面前,你也敢分神?”天载目光还未收回,一道恢宏火浪轰然来袭。来不及躲避,生死领域全面张开,黑白光华和火焰散飞天际,坚不可摧的歼星母舰内壁,从摩云老祖站立之处寸寸溶解,不到一分钟,他周围竟然形成一个近万米的绝对空间。 轰隆隆……层层火浪从舱壁,被打碎的空间中喷薄而出。摩云老祖身披火焰战铠,无论是七窍还是毛孔中都喷涌着熊熊烈焰,宛若祝融再世,从炙炎地狱中冉冉升起。 天载拂去衣袖上的烈焰,目光平静无波,忽然道:“可以开始了么?” “哦?”摩云老祖声若洪钟:“开始自裁么?” “不。”天载双手画圆,形成混元太极,抱元守一:“老夫是说,可以开始认真了。” 摩云老祖愣了愣,若有所思地看向远处缺口,再看看天载,忽然轻笑了起来。 笑声越来越大,数秒后,整片空间都因为他的狂笑而颤抖。 “呵呵呵……哈哈哈哈!!!” “道友莫非以为,在逐月仙子的追杀之下,五百万灵的元婴还能活下来?” “为了他,你特意把老夫留在这里,明明已经勉强支撑,现在居然说要全力以赴。不觉得大言不惭?”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,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