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34章:元婴之战(六) - 最强妖孽

第934章:元婴之战(六)

玛洛恩狠狠甩了甩头,呼吸都急促了,用尽全力看去,天载仍然是天载。 哪里有长城? “这……是幻觉?”他不敢相信地看着自己的手:“还是……他的防御力强悍到如同万里长城一样巍峨不倒?” “怎么会……”摩云老祖眼睛发直:“怎么会有这种怪物!” 无懈可击! 不只是玛洛恩……摩云老祖也看到了一面墙,一面连绵不绝,坚不可摧的巨墙! 现场在一瞬间沉寂,看着波澜不兴的天载。是了……就是这个态度……这种看似云淡风轻,实则目无余子的目光,针一样挑中了摩云老祖心中最敏感的一块嫩肉。 一股逆火轰然炸开,一声长啸中,满头白发化为烈焰,七窍之中神炎滚滚,三米火人轰然暴涨到十米之高,飞腾半空,炎魔再世,声音都变得如同恶魔咆哮。 “本宗主就不信今日拿不下你!!!” “火来!!”他左手猛然伸出,灵光如海,火焰的深海中,一尊数百米高的火焰蛮荒女神像缓缓抬起。火光交织中,拉扯出深渊的暗域。 “风来!!”右手展开,狂风大作,风助火势 火借风威,数不清的红色光点呼啸凝聚,化为炽焰龙卷,但凡距离龙卷百米内,无论船舱,符箓,尽数化为飞灰。数秒后,无穷无尽的三足火鸦,已经围绕着女神像形成一片赤红海潮。 烈焰焚天,无物不噬! “你挡得住炽焰天兵万兽图录,莫非连领域神通都挡得住?!”万丈火海中,摩云老祖如同炼狱提坦,声若雷鸣:“炎焚九天!” “刷拉!”朱雀振翅,凤凰浴火,随着摩云老祖的雷霆怒喝,成千上万的三足火鸦嘶鸣着冲向天载,在人面号中拉出一道万米赤红银河。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 至尊号,轩辕剑主全身毫发无伤,盘坐苍茫剑域之中。缓缓闭上了眼睛。 在他面前不远处,两位头戴金冠,身披龙袍的男子,却无比慎重地看着这位老人。 “该走的都走了……” “该留下的也留下了。” “那么……就让你们看看,老夫被尊为两界第一元婴的真正实力!” 随着一语落下,方圆万里,万剑齐鸣! “嗡嗡嗡……”一把把古剑轻颤,引动整个房间都在翁鸣颤抖,每一把古剑上,都绽放出一道金光,符箓组成的光海汇聚轩辕剑主面前,惊涛拍岸。 “哗啦……哗啦……”四面八方,竟然响起剑海的共鸣。北冥大帝,唐武祖深吸了一口气,毫不犹豫,自己领域全面爆发! 一方,飞龙在天,九条金龙盘旋身后,无物不噬。四周无穷云生,九龙穿行云中兴云布雨。 另一方,一条黑虎方圆千米,咆哮连连,黑虎所过,狂风怒吼,飞沙走石,虎爪之下的一切竟然被凭空削去,成为黑虎的绝对领域。 风从虎,云从龙! 轩辕剑主第一次站了起来。 一身长袍,随风云飘动,看似下一秒就要淹没在两大帝君的狂风暴雨之中。但偏偏无论风狂雨怒,他就像一叶扁舟,巍然不倒。 “刷!”风卷云动,云助风威,轩辕剑主绑住头发的布带如同被利剑削去,满头白发飘散,同时,四面八方,一片“当当当”的恐怖巨响,方圆上万米,至尊号中央空间,被这些无形风云硬生生削为碎片。 他眯了眯眼睛,淡淡道:“修为不错。” “可惜,不够。” 话音未落,无穷风云中,一道红光闪烁。随后,轩辕剑主收剑入鞘,手稳得没有一丝颤动,没有青筋凸起。但是古剑入鞘之后,整个剑鞘都在疯狂嗡鸣。 无人能形容这一剑。 仿佛是光,又不是光。因为朦胧中可见对方出剑入鞘的动作。 只是因为太快,太纯粹,太极致,而根本无法分辨! 这一瞬间,时间仿佛停住,好像连时间都在惊叹这一剑的极致之美。唐武祖,北冥大帝两人眼睛骤然睁大,无人可见,两人额角,一滴冷汗流了下来。 呼啸的风云,在这一秒终止,上一秒咆哮惊天的黑虎金龙,这一刻忽然被人掐住了脖子,鸦雀无声。 “扑扑!!”一秒后,两道血痕从唐武祖和北冥大帝两人手臂上暴起!深可见骨,护体灵气居然一点用都没有,就被纸一样的切开! 两声闷哼,两大帝君飞速倒退千米之外,震撼的看着站立的老人。 一人,一剑,却如同泰山大岳,高山仰止。 “怎么可能……”唐武祖满背心的冷汗,无比惊愕地看着老人,手颤抖地抚摸上自己的伤口:“看不到……完全看不到!没有别的花巧……甚至朕都没感到灵气运转……这,这到底什么神通?!” 他胸口急剧起伏,立刻看向了北冥大帝,但是迎上的却是对方同样震撼的表情。 一剑震双帝! 普通的一剑,却是巅峰的一剑,一剑之威,两大帝君领域全开,根本不敢靠近! “这不是神通。”仿佛看出了他们的疑惑,轩辕剑主缓缓道:“这就是剑。” “哼!”北冥大帝调整好心情,冷冷看向轩辕剑主:“欺君乃死罪。” “一剑之威,斩破领域,斩破护体灵气?斩破本体防御?道友,莫非觉得朕是三岁小儿不成!” 轩辕剑主脸色无喜无悲:“人哪……” “总以自己做不到的事情,来推断不可能。” “曾经,我看到师尊出剑,剑斩明月,老夫也认为不可能。”他浑浊的眼睛看了看两位眼角抽筋的帝君:“就如你们今日看到老夫一般。” “练剑亿万次,其义自见。普通的斩击,你杀过上万人,同样也能成为破敌的绝技。” 无人开口。 两位帝君脸色无比阴沉,身为真武界五老星之其二,见闻何其广阔,如今居然被这个行将就木的老头一剑伤两人!自己还被嘲笑说境界不够!常年养尊处优,唯我独尊的性格,怎能忍下这口怒气! 然而,不等他们开口,轩辕剑主已经提剑走了过来,两人目光爆闪,连续倒退数百米。 布衣,麻鞋,古剑。惊退龙袍,玉带,金冠。 “老夫,共有七剑。” “七剑之后,若你们还能活着,老夫认你们英雄。” “顺带一提,从未有人见到老夫第四剑。”他轻轻抬起无名古剑,白发飞扬,衣袂狂舞,左手食指中指在剑尖上缓缓抹过,无名古剑居然发出一声极致舒爽的嗡鸣。 锵! 那是遇到能将自己发挥到极致,在这样的人手中战斗,兵刃自身的欢愉。 “准备好了么?” 对面,北冥大帝,唐武祖如临大敌,领域全开。这个普通的架势,他们看在眼中却绝对不普通! 人剑合一,天地自然,对方这一剑,看不到起的痕迹,也看不到落的方位。起于无痕,落于寂渺,中间带走的,就是他们的生命! “这就是距离下一个境界只差一线的实力?” 两人已经如同绷紧的弦,而对方还有心情聊天,这种实力的差距,让他们都忍不住心中发凉。 两界第一元婴……居然是如此可怕的怪物! 数百年不出剑,一旦出剑,竟然无人可挡! 就在这一瞬间,船舱中,一道光华转瞬即逝,如同午夜昙花,紧接着,就是一声利剑归鞘之声。 “第一剑,无我。” 时间,仿佛在这一刻停止。两位帝君全身灵气根本没来得及调动,就感觉眼前一花,在他们面前,没有什么轩辕剑主,也没有至尊号,而是一片…… 剑冢! 万剑归虚之地。 “滴答……”唐武祖额头上一滴冷汗悄然滴落,目光警惕无比地看着四周,背负双手,沉声道:“这是……” “领域……万剑归宗。”身边,北冥大帝神色同样不轻松,面对两界第一人,没有任何人能轻松得起来:“他的领域……太强了,起码对比我们如此,这才能在我们领域没有反应的时候瞬间将我们拉进来。” 话音未落,黑暗的天空中陡然爆发出一片白光。深邃的尽头,茫茫白光如潮,仿佛黑夜中迎来的第一缕朝霞。 随着这一道光出现,剑冢之中万剑齐鸣,于绝美之中杀意凛冽。唐武祖和北冥大帝猛然清醒过来,狠狠咬了咬舌尖。神智一阵清鸣,眼前剑冢倏然消失。 太可怕了…… 一瞬间,居然能将自己拉入对方的领域之中,灵识,本我完全沉浸。这种境地……距离下一个境界不过一步之差! 但是,根本没有时间给他们考虑了,因为……就在他们面前,出现了一道恢宏剑光。 宿雨收尘,朝霞破暝,似雾,又似极光。没有根源,也没有结束,铺满天际,光芒浩荡,斩破云雾。 “轰隆隆!!”一片惊天动地的巨响,两人惊呼都没有,直接被打飞数千米。 “站起来。”轩辕剑主提着古剑,一步一步缓缓走过去:“既然敢来到老夫这里,想必你们已经做好了死的觉悟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