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35章:元婴之战(七) - 最强妖孽

第935章:元婴之战(七)

呼啦啦……一片片舱壁化作碎块纷纷砸下,掀起满地尘埃,“扑!”唐武祖一口鲜血吐出,不敢相信地看着自己胸口一块玉坠,那块玉坠已经出现了一道裂痕。 “卡卡卡……”想法未落,整个船舱方圆万米齐刷刷爆发出一阵卡擦巨响,紧接着,以轩辕剑主为圆心,一道肉眼可见的裂痕带着令人心颤的声音出现在周围,规则的圆形,带着令人心惊动魄的震动将整片船舱分为两半,上一半随着轰隆之声朝着四面八方崩溃。 处于这一圈崩溃之中的唐武祖,北冥大帝,仿佛泰山崩溃之中处于中心的凡人,铁青着脸一言不发。 强…… 太强了…… 一剑平天下,这个老头真的有这种气势!起码他们在他面前,居然找不到一丝出手机会! 层层崩溃中,轩辕剑主冯虚御风,缓步踏来,古剑斜指两人颈脖:“第二剑。” “轰轰!!”就在四个字落下的时候,真武界两大元婴瞳孔骤然缩紧,一种布满全身的,针刺一般的危机感,骤然袭上他们脑海。全身灵气根本不由自主地轰然爆发。黑色,青色,两种灵气凝聚成海,不到半秒就在他们身边形成一条金龙一只黑虎,弥漫方圆数百米,将两人防护地严严实实。 但是,两人的目光全都是震撼无比。根本不敢相信地看着自己的手。 “朕……”唐武祖声音都嘶哑了:“并没有启动领域……” “朕也没有……”北冥大帝嘴唇微微发抖:“这是……强大到极致的压力,领域自动出现,自动护主!” “身体对于难以抵抗的外敌所升起的本能反应?” “他居然强悍到这个地步?不需要我们引动,强制我们激发领域!?” “轰轰轰……”没有回答,轩辕剑主身后,万剑升空,一片金色的华彩吞食天地,圣洁,无匹,凌厉非常的剑光欢呼着,咆哮着,沸腾于剑的国度,圣的神国。 “开阳。”随着这两个字落下,一片璀璨的阳光笼罩四周,这已经超脱了剑道,在用剑道演化大道。剑光竟然能化为阳光,阳光普照,两位帝君死死咬着自己的牙,手不约而同地放进内衣。 挡不住…… 本来以为两位帝君联手,起码可以击破对方,真正交手了才发现,他们差的不是灵力,而是理解,理念,对于本身大道的坚持。 对方已经达到了手中无剑,心中有剑,人剑合一的至高境界。 谓之剑主! 就在一片剑道阳光即将笼罩两位帝君的瞬间,忽然,一片青光弥漫三人之间。毫无还手之力的唐武祖,北冥大帝先是呆了呆,随后猛然抬起头来,倒抽了一口凉气,即便是帝王,声音都陡然拔高了。 “请界灵?!” 一片青光如同薄纱,幻化出万千青莲,如同银河隔开三人。唐武祖目露精光,声音中却带着不可思议的微颤:“是谁?那位道友请了界灵?这……这怎么可能?这才几个小时?” “真武界界灵从上次两界大战之后就沉睡至今,只有我们五老星可以请界灵……也就是说……”北冥大帝抿了抿嘴,眯着眼睛,眼睛都在颤抖:“摩云老祖……月影仙姥……这两位圣地之主败了?而且败得一败涂地,再不请出这最后一张底牌……他们很可能重伤身陨的地步?” “到底是谁能做到这一点?” “轰!!”随着一片惊天动地的青色,轩辕剑主的目光第一次警惕了起来。 一种……甚至在他之上的力量,突然间降临了这里,仿佛神灵附体, 母舰之上,月影仙姥也同样抬起头,愕然看向天空:“怎么可能!” “五老星之其一……败得这么快?” 她低下头,叹了一口气,看向对面的伊斯兰教两位元婴,对方在他们几人的联手攻击下,平分秋色,稍有颓势,但是按照这个速度,起码还能支持数日。 “看样子,有人想我们早点结束。”随着这句话,她额头上漂浮出一朵青色符文,神圣不可方物,光霞万道,若青色星辰诞生。 “那么,很不幸,你们就早一步下去吧。” “刷!!”最后一个字落下,三艘母舰,至尊,人面,杀戮,冲天光柱轰然而起,直接穿透整艘母舰,在月面形成三条震天撼地的青色光柱。 半片月球都化为了青色,六艘歼星母舰之上所有地球修士,全都抬起了头,谁都感觉到了其中磅礴无匹的灵力,和那种魔神降世一般的杀气。 真武界底牌,终于摊牌! 这,就是他们敢于返回月面,做殊死一搏的理由。 “轰轰轰……”轩辕剑主平静地看着眼前两道方圆千米的青色光柱,里面无穷无尽的符箓飞舞,唐武宗,北冥大帝旋转其中,一道道符箓拼命萦绕他们身上,衣袂,须发飞扬,看不清面容,但一种让他都无比警惕的灵气,开始弥漫在至尊号上。 层层叠叠的冲击波,将地面如同无形巨手一般揉碎。轩辕剑主摊开手,手中残剑飞入剑冢。随即……身后整个剑冢都开始疯狂嗡鸣起来。 万剑齐鸣,如木偶无声,下一秒,所有古剑齐齐朝着中央倒飞凝聚,一片赤红色的光幕之中,圣剑赤霄轰然出现。 威严不可攀,帝威赫赫,照耀乾坤。 “看样子,老夫今日或许七剑都可以出完啊……”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 “轰隆隆!!”星河之中,人面号狠狠颤抖起来,一道滚滚黑烟从徐阳逸斩破的缺口中升起。一个小时,又是一个小时……两个小时!三个小时! 整整三个小时的狂轰滥炸,然而,人面号内部没有欢呼,没有欣喜,反而鸦雀无声。 如果说,三小时前是震撼,现在他们就是绝望! 摩云老祖的嘴唇都发干了,手不自觉地颤抖着,看向自己前方万米开外。 还在…… 他还在!! 整整三小时……近千招神通狂轰滥炸,就算一个省都要化为灰烬,然……前方那道身影依然健在! 仿佛武当不老松,风吹雨打数千年,看似每次都要折断松树,但对方就是硬挺了下来! 他的灵识已经穿透了滚滚浓烟,但是,他看不到天载,他只能看到一片城墙,看不到头,高可齐天,看不到尾,长可覆地。 叹息之墙。 希腊神话中分界极乐净土和冥界的无尽墙壁。由冥后贝瑟芬妮的三声叹息组成。现在,他仿佛就站在这面无尽之墙的下方,以微渺的人类之身想攻破这一面坚不可摧的墙壁。他忽然明白了一句话。 人力有时而穷。 这几个字在摩云老祖心中划过,他的脚步情不自禁退了一步,心中首次萌生了退意。 但这一脚退下去,却立刻止住了。 不能退! 就如天载身后是地球亿万人民一样,他身后,同样是真武界无数生灵。 谁都输不起。 就在此刻,滚滚滚浓烟中终于传来一个声音。 依旧平淡,悠然,仿佛刚才数个小时从未发生。 “道友,结束了么?” “那么,是不是该轮到贫道了?” 摩云老祖愣了愣,随后仰天大笑。 大笑形成汹涌的风浪,吹散刚才被烈焰焚烧的一切,随着他的一声冷哼,天载所在之处黑烟消散,显出保持着同一个姿态的老道。 “可笑。”镇定心神,他知道,自己的心乱了,面对这样一面神灵铸就的铁壁,就算他是真武界第一人,也只能叹服。被对方震慑,这种感情绝不能出现在现在。 “被本真君连续攻击三个小时,还手都做不到,焉敢妄言?” 没有回答,天载微微伏下身子,仿佛随时准备弹出的利箭。明明是冲击,又好似白鹤亮翅,振翅欲飞。 又来了…… 又来了!又是那种该死的古怪感! 摩云老祖从未感觉过一场战斗如此难打,这种以静制动,以慢打快的太极打发,他简直闻所未闻! 天下武功,唯快不破,天下神通亦然,你结印快一点,就能在对方结印未完成之前秒杀对方。你神通速度更快,就远遁离开,怎么可能有这种莫名其妙的神通! 对方的出招,他看得见,因为慢到龟速。对方的灵气走向,他也看得见,同样不快。但…… 就是躲不开! “小心了。”天载白发长须微微一动,下一秒,电光火石,摩云老祖烦躁欲狂的心情陡然如同被泼了盆冷水,浑身毛孔都紧了紧。 好快! 快若闪电,疾若流光。如果说天载是一张弓,之前就是将弓弦缓缓拉开,绷到最满,这一刻,却忽然射了出来。 天载的人影在瞳孔中迅速扩大,他深吸了一口气,怒喝一声迎头而上。 元婴,同样有元婴的骄傲。 “轰!!”十米大的火焰巨人一拳轰出,还未到天载胸前,两只手背斜斜夹住了巨人的拳头。 “如封似闭。”天载目光无悲无喜,一股之前感受过的宏伟巨力猛然出现在摩云老祖手上,他再次身不由己地旋转起来。但这一次,天载悠然转身,苍老的身形闪电般踢出一脚,正中火焰巨人的胸口。 “咚……”单纯的武学招式,踢出的瞬间却在摩云老祖胸口荡起一圈千米之大的黑白光晕,摩云老祖双目圆睁,居然直接被踢飞百米。 这怎么可能!! 摩云老祖有些呆滞地看着下方越来越小的人影,他没有感觉到对方用灵力,仿佛是自己的力量又打了回来。他想不通,他太憋屈,他不服! 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 今明两天应该是2更吧,话说3更投票也不猛烈啊和2更没什么差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