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38章:单骑闯真武(二) - 最强妖孽

第938章:单骑闯真武(二)

呆滞。 所有人都呆滞。 无人看出怎么出手,如人看出是什么东西,但是……他们的宗主就这么刹那间没了? “这……这……”其他三位筑基如同雷击一般呆了三秒,随后三声尖叫,疯了一样朝着四面八方跑去:“元婴!!!” “这是元婴真君!!!逃!!快逃!立刻通报全界!!不归界元婴真君来袭!!!” 就在徐阳逸出手的瞬间,他的灵气已经泄露了。 如海如潮,铺天盖地,那黑色的炼狱瞬间覆盖整个地灵宗,在这里,他就是王,他就是主宰! 一人面对千人,面不改色。反而是他对面,所有人的脸色从惊讶,到震撼,到立刻布满冷汗,瑟瑟发抖。 凄厉的尖叫声随着狂风远去,传入所有人的鼓膜。每一位地灵宗的修士都呆住了,随后,“扑通……”一位炼气修士脸色苍白地跪了下来,紧接着,是第二个,第三个……数秒后,上千人全都浑身颤抖跪在原地。 不是不想跑。 而是不敢跑! 如同狮子步入羊群,在没有发出那一声咆哮之前,羊群都不会也不敢四散奔逃,只敢跪在地上,颤抖地膜拜百兽之王。 “饶……”一个字还未说出,地面下轰隆作响,数不尽的倒刺疯狂冲出,刹那之间,地灵宗外尸山血海。根本不敢逃走的整个宗派刹那间覆灭。 “你该死!!”就在同时,天空之中层云翻动,疯狂云层扭曲为一个巨大的云洞,下一秒,漫天月光轰然射下。 “轰隆隆!”徐阳逸身如鸿雁,在漫天月华射下的刹那就已经大笑离开。 “你这是做什么?”鱼肠沉声道:“现在无人发现,你不准备和她决一死战?月面战争已经到了最后的时刻,十几位真君在六大母舰上拖延时间……” “没必要。”徐阳逸舔了舔嘴唇,话语中带着一抹铁血的味道,从牙缝中飘出一句话:“阿修罗相,密林斗繁星状态下的解封,我有把握一击击溃她的肉身!” 他眯了眯眼睛,寒光四射:“这场大逃杀……从母舰出来的一刻,我们双方全都在相互试探,现在,我差不多知道她的底细了,她也自以为明白了我的实力。” 表面实力。 鱼肠目光微闪,两大神通一大禁术,三层威力叠加已经到了一个无可比拟的程度,这不是简单的相加,这是相乘! 这种乘法下来……真的有可能突破两百万灵的界限! “你要怎么保护自己?”米斯特汀皱眉:“这三招,耗费灵力极大,法诀繁琐,如果一招还好,三招同时用出,至少三秒。三秒钟,已经足够元婴做很多事了。” “魂守。”徐阳逸冷笑:“观星者亲自打造的魂守,威力绝非你们想象的那么简单。” “但你为什么不提前和她决战?”两位器灵异口同声地开口,他们都感觉到了,徐阳逸仿佛在拉幕,拉开真武界的大幕,他们都不知道对方要把这一块幕布拉到多大,更不清楚为什么这么做。 徐阳逸没有继续开口,他能感觉到……那个无比恐怖的存在,位面穿梭几十年,终于逼近了地球,他……能留在地球上时间已经不多了。 是的,十几位真君都在六大母舰上全力以赴,他既然有一丝把握彻底击溃逐月宫主的肉身,那么这种机会绝不会轻易放过! 他要让全真武界都看到,他们的元婴,是怎样在自己手中一击必杀的! 璀璨的只是一瞬,璀璨之前,却有太多准备。 用自己的一切去准备。 也算……自己为地球打的最后一战。 此战后飞升,他问心无愧。 “哗啦啦!!”黑光划过苍穹,毫不掩饰,此刻真武界无人可挡。他如同贪婪的魔王来到了恶魔的盛宴,王的餐桌之上,所向披靡。 “警报,警报,五百万级灵气逼近。判定,不归界狼毒真君,所有真武界东北区域进入全面战备状态。警报,警报……” 真武界东北,一片连绵大山,这就是真武界赫赫有名的百万黑石山,山中拜火宗教二十七,洞天二,福地六,旁门宗门五十四。 然而,这百万人,当听到这个覆盖真武界北部的声音之时,已经完全慌了。 “哗啦!”百万黑石山,火云洞,一位筑基修士猛然睁大眼睛,随后轰的一声冲了出去。 轰轰轰,不只是他,周围数十道光芒已经升临天际,一位位各大宗门的老祖瞠目结舌,打慌的兔子一样看着四面八方,若惊弓之鸟。惊呼之声此起彼伏。 “真君!?元婴真君!他,他怎么过来的!!这不可能……这完全不可能!元婴真君怎么可能来到月面!还来到真武界本体!为什么他偏偏出现在东北区域!集合!集合!召集所有人集合!和他决一死战!!” 话音未落,高喊决一死战的某位宗主忽然感觉气氛不对,声音陡然低沉,四面八方的人都用一种看白痴的目光看着他。 那可是一个大千世界位面最顶级的修士! 百万灵,几百万灵是假的?现在空虚如真武界,只有一堆一堆蚂蚁一样的炼气修士!谁人可挡这只猛虎出栏! “难道……难道就任由我们百年基业毁于一旦!?”说决一死战的宗主愣了愣,随后眼睛都红了,颤声道:“诸君……这里可是百万黑石山!大小盟派七个!出过洞天福地!现在几十个宗门!就任由他……” “来的可是狼毒。”他还没说完,一位老者死死盯着他,脸色都在发白:“别告诉我你没听过狼毒的名字!渤海,青城山,两次战败都和他有关!” “他杀过的真武界修士少?他在乎多灭一个黑石山?通报神威城没有!立刻请真人支援!东北区域第一大城神威城主,神威城全部启动防御,不知道能不能拦住他。” 逃和战,几乎不需要决议,仅仅两分钟,99的宗主全部朝着下方大喝道“收拾宗门底蕴!立刻逃离黑石山!来不及了!不准出现!启动全部隐匿法阵!务必不能引起这位真君的注意!所有妖兽全部封嘴,狼毒一日不走,一日迁往地下!” 一人孤身北上,居然无一敢战!无一想战! “轰轰轰……”就在几十道决议响彻半空的时候,一道海潮一样的巨响将他们的声音全部压了下去。 刚才声若洪钟,威严无比的数十位宗主,在这一瞬间如同被捏住脖子的鸡,又好似被雷劈的木,呆愣在原地。 足足停了两秒,才机器人一般转过头,“卡卡卡”地看向天边。 一道细细的黑线如潮,从天边缓缓滚来,似慢实快,眨眼之间,已经清晰可以看到那一片死神的羽翼,还有……羽翼之中,如同魔鬼的那个死神! “刷拉拉!!”万米黑潮滚动,乌云盖世,天魔噬日,黑潮未到,卷起的狂风已经让黑石山的漆黑石头,小一些的滚动泥沙形成一圈圈的冲击波,仿佛死神的开路先锋,一层层地冲击着这群人脆弱的心灵。 大地迅速漆黑,所有人鸦雀无声,这一瞬间,他们忘记了逃跑,只记得膜拜,那种心脏被死死捏住,想说话,想尖叫都不可能的心情,永远铭记于他们脑海。 下一秒,一位宗主发出一声尖锐无比的尖叫:“逃!!!” 声音扭曲,尖锐,已经不似人声。 刹那之间,包括刚才还在议战的宗主,都没有半句废话,数十位宗主化为数十道流光,拼尽全力朝着四面八方冲去。 逃! 逃!! 离开这里! 离开这个死神的国度! “在本真君面前还想跑,不觉得太天真了?”徐阳逸的大笑从远处传来,随后声震长空:“给本真君留下!” “啪啪啪!!”言出法随,天空中陡然炸裂数十团血花,四面八方奔逃的各位宗主,齐齐陨落! 不过一秒。 无人看得出为什么。 下方,数万人都呆滞了。 那些普通的炼气修士,看着漆黑如墨的天空,看着所有宗主齐齐陨灭。看着那个魔神一样的男子,一位中年修士“当”的一声,手中长剑落地。 “老天……” “我们到底招惹了什么样的怪物……” 他是如此,但是更多的人,已经彻底疯了。 “逃啊!!宗主被杀!宗主被杀了!他是魔鬼!狼毒杀到了!快逃!逃到神威城!他根本不会怜惜我们的!都得死……哈哈哈!都得死!我们都得死在这里……渤海屠杀数十万真武界烈士,快逃!否则黑石山都会被杀破!” 大溃逃。 从空中可见,一群一群的炼气修士,如同蚂蚁一样,潮水一样尖叫着,崩溃地呼喊着,从百万黑石山中蜂拥而出。每一个人都被惊吓地眼睛发红,声音嘶哑,如同疯狂。还有的人根本忘记了逃,疯了一样癫狂地笑在原地,如同凡人遇到了无可抵御的自然灾害。 一人逐鹿! 而且是鹿群。 随着天空中黑云压顶,徐阳逸朗声大笑,黑潮所过,那一路上的修士无一生还,惨叫声,惊呼声,绝望而崩溃的尖叫响彻整座黑石山,数万,十几万,几十万的修士蚂蚁出巢,被吓得根本没有一丝思绪逃离黑石山。 “嘀嘀嘀……”与此同时,东北部各大主城,铺天盖地的警报声已经响彻每一个角落。 “哗啦!”一尊青铜酒杯打翻在地,一位威严的披甲男子坐在王座上,金丹灵气横扫全场,声若奔雷:“集合……命令所有宗门靠拢神威城!务必在这里挡下他!” ¥¥¥¥¥¥¥¥¥¥¥ 昨天有读者说前面元婴写错了?我等这一段全部写完了回头改下……没做人物档的问题……下个地图要注意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