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39章:单骑闯真武(三) - 最强妖孽

第939章:单骑闯真武(三)

“警报……警报……百万黑石山被破,死亡者数万人……警报,警报……” “该死!!”东北部一座大山中,一位宗主赤红着眼睛抬起头来,在山间的小路上,数十头傀儡振翅飞起,他拼命大喊,声音都嘶哑了:“撤离!撤离!” “全体撤离!装上门派传承!所有人退守神威城!” “怎么这么快!!”一个巨大无比的洞穴中,一位老祖死死咬着牙,压抑住发颤的手:“他,他这个方向……是要去北冥王朝的开国大战场,沧海战场?!必定会路过我无月宗!怎么办……怎么办!” “是藏在这片山下,还是相应号召前往神威城?来得及吗?老天……怎么来的是这个怪物!” 东北部中心,一座巨城之上,轰然升起一道流光炽焰,在天空中化为一个巨大的九头狮子形象,同一时间,真武界东北部十几座大城全部接到了同一道命令。 “驰援神威城?”一座恢宏大城之中,城主府,代城主满头冷汗地看着空中炸开的九头青狮,咬牙道:“那可是元婴真君啊……炼气来多少都没用!筑基修士我们能凑得起十万人么!不是找死吗!” “代城主,出兵吧!已经来不及了!神威城之后就是沧海古战场,让一个不归界的元婴进入北冥王朝的开国圣地,北冥大帝回来我们怎么给他老人家交代?若不在神威城拦下他,我们同样是死路一条!您还指望北冥大帝对我们手下留情?” 代城主脸色铁青,数秒后,死死咬牙:“出兵……” “所有天兵城可战修士全部出击!马上进入远距离传送法阵!全力支援神威城!” 刹那之间,真武界北地,相隔上千公里的各大古城中,轰然爆发出一道道磅礴的远距离传送光束,东南西北,无数的浮空飞舟轰然升空,旌旗猎猎,踏马扬波。 无穷无尽的法宝,数不清的飞舟,还有城主领队,身后成千上万的御剑筑基,在空中拉作一道道璀璨银河,风驰电掣,倾巢而出,硬着头皮前往北冥王朝疆界最后一块战场。 神威城。 说是城,其实是一道巨大的关隘,两边两座大山入云,形成中央的一线天,而神威城正处在这一线天之上。 两旁的大山,郁郁葱葱之中,无数飞檐走壁的阁楼广厦隐没其间,而此刻,高达数千米,顶端摩云的两侧大山之上,数不尽的修士脸色无比紧张,额头冷汗密布,手中拿着长弓,手指颤抖着看着一线天前的天穹。 关隘城门之上,一位身披金甲的男子浑身金丹灵力散发,胸口急剧起伏,脸色肃杀到甚至扭曲,目光同样死死看着一线天前方。 无人可见,他握着枪的手都在颤抖。 风从哪里吹过来,天空万里无云,吹进来安宁中肃杀,带走每个人轻松的心情。除了风吹树木的沙沙声,无一人敢说话,无一人敢开口。 数万里大城,元婴高压之下,宛若停尸房。 “禀城主!通天河告破!十大宗门被灭门!报!麒麟山告破!麒麟三圣无一人逃出!城主,不好了!不好了!狼毒真君已经毕竟五万米外!马上就要莅临神威城!” 城主目光通红,从地图上看,对方一路杀过来,所过之处皆为焦土,仿佛死神的红箭头,箭尖直指这里! “老天保佑……”这位金丹死死咬着牙,心中拼命祈祷,这种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宁静,简直让人压抑欲狂! 就在此刻,天边忽然爆发出一丝黑线,刹那之间就铺满天际,速度极快,刹那之间冲进万米,不到五分钟,黑潮已经清晰可辨! 黑潮当头,一位男子的身影如此清晰,这一瞬间,整个神威城一片死寂。 来了…… 来了!他来了!那个死神过来了!他果然来了! 无声中的肃杀,一万米,五千米,三千米……一千米内,城主颤声道:“放……” 随后,他针刺了一样尖叫起来:“放!放!!全军开火!决不允许他杀入本城!决不允许外敌入关!!” 声嘶力竭,孤孤单单的声音响彻整个关隘上空,和天边的黑潮轰鸣之声对比,如此渺小,下一秒,“轰轰轰!!”一片剧烈的轰鸣,整座关隘,两旁大山,近十万道赤红光点轰然爆发!铺天盖地迎着黑云而去。 “杀!!”神威城主一把拿着枪,化作流光朝着黑潮冲击。然而就在这一刻,他听到了一个平静到冷漠的声音。 “找死。” 淡淡的声音响彻云霄,他不知道是不是看到了幻觉,这一瞬间,他感觉黑潮前方那个身影如此清晰,对方看着天空,眼底没有他,也没有整个神威城。仿佛神威城根本不值得一看,也丝毫不落在对方心底。 高高在上,凛凛神威。明明年轻的身影却无比高大,他忽然有种错觉,自己就是那挑战佛陀的孙悟空,而对方才是佛陀。 不屑看,也不必看。 就在徐阳逸一拳挥出之际,他头脑中忽然传来一阵致命的眩晕。一股难以言喻的压迫感如同死神一样充斥了他的脑海,邪恶的低语,**的呢喃……种种世界不可言说之恶万念咋起,让他速度终于顿了一顿。 “小子!你怎么了?没事吧!”米斯特汀和鱼肠立刻紧张地开口问道。 徐阳逸猛然摁住了自己的头,来了……越来越近了……那个恐怖的存在距离自己不知道还有多远!就像纯粹恶念的聚合体,已经能够影响到他! 致命的一顿,身后十万米处,逐月宫主目光霍然闪亮,紧接着一声长啸,月光铺洒长空,用尽全力朝着徐阳逸冲去! “停下来了吗?”狂风猎猎,吹动三千白发,她的目光死死盯着天的尽头那一个小小的黑点,拼命压抑的杀意瞬间攀升到顶峰:“这是神威城……” “北冥王朝奠基之地,入关第一城,在这里和本宫做最后一战?” “那么,本宫如你所愿,当着全神威城数千万人斩下你的人头,悬挂城上!告诉所有人……犯我真武,虽远必诛!” 整整三秒,徐阳逸的头都处在一种绞痛状态。每一种恶念都化为一只金色的眼睛,仿佛从宇宙,又好似在身边凝视着他,三秒后,他终于放下了手,死死咬着牙,不甘道:“看样子,没时间了啊……” “什么意思?”鱼肠皱眉道。 徐阳逸摇了摇头,看着前方的一线天,霍然转过了身,双剑出鞘,直面背后空无一人的天穹。 没时间了…… 那么,我就用我的最后一战,来刻录我在地球的最后一笔。 神威城上,必斩逐月宫主! 身后,神威城主看到对方转过身去,心中狂喜,一声暴喝,身若闪电就要冲上。 然而,三千米……一千米……他的速度越来越慢,当突入一千米范畴之内,他脸色苍白,猛然从云端跌落,浑身颤抖,捂住心脏一语不发。 太可怕了…… 没有动手,没有动用灵气,仅仅是满身杀意和气势,居然让自己动弹不得!靠近都不敢! 明明没有任何防备,但自己就是刺不出那一枪。 “轰轰轰!”十几万点红芒,在徐阳逸身后齐齐湮灭,对方看都没看他们一眼,就在天的尽头,一道道白色光华已经从云层中投射下来。 风,停了。 云,止了。 一种难言的肃杀,刹那间弥漫在一线天前,若秋风扫落叶,似猛虎啸空山。针落可闻中,所有真武界修士面面相觑,他们竟然感觉到一种让自己鸡皮暴起,汗毛倒竖的恐惧肃杀。 这里的天空,因为两人的来到而宁静。 下一秒,天空洒落无穷月光,这片天地白日转夜,逐月宫主的身影踏着月下飞花,灵气如潮,轰然出现在天穹尽头! “这是……”镇守神威城的所有修士先是愣了愣,紧接着一股狂喜猛然冲上心头! 逐月宫主!降临! 这是他们的元婴!他们的真君!而且灵力还在狼毒之上!十五真君排名前列!果然……果然狼毒是被追杀而来!否则他怎么敢进入真武界! 但是,无一人敢喧哗。 元婴的对决,他们甚至没有说话的资格,心中就算再怎么兴奋欲狂。远处那一个男子的身影,却压得十几万人无一人敢高喊出声。 “怎么不逃了?”随着逐月宫主每走一步,月亮虚影就吞噬一片天穹,白发飞扬,符箓萦绕,她淡淡看着徐阳逸:“觉得死在这里景色不错么?” 徐阳逸冷冷看着她,忽然笑了:“是谁给你的自信?” 逐月宫主没有回答,美目流盼,看到跪在对方后面一片黑压压的修士,话不敢出,手不能动,眼中一抹怒意涌上心头,又被立刻压下去。 “罢了,不过是一些炼气。”她看向徐阳逸,微笑中,两位元婴一步一步缓缓走近。 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 有点卡文~明日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