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40章:最后的担当 - 最强妖孽

第940章:最后的担当

一方手握双剑,脸上带着不羁的笑容,剑尖在天空中缓缓拖动,针尖一样的空间裂缝被剑尖带为一条细丝,仿佛能听到天空中兹啦兹啦的声音,如同冰刀踩在玻璃之上。 另一方,白发飞扬,衣袂无风自舞,宛若月下凌波仙子,一道道银白的符箓缠绕在晶莹如玉的皮肤之上,整个人仿佛白玉铸成,通体无暇。 “刷拉拉……”一线天的两边,在这种无声之中无数飞鸟惊惧无比地飞上天边,化作层层黑云。 千山鸟飞绝,万径人踪灭。 一线天之间的距离不过一千米,双方越走越近,一千米……五百米……就在达到一百米内之时,皎月宫主率先抬起了手。 “乱月生辉!”声若空谷幽兰,形同月宫仙子,天空如同被月夜遮蔽,一轮残月阴影弥漫万米,黑暗笼罩大地,一道道纯白的月光从黑暗天穹上投射下来,万米之内,皎月生辉,宛若月食。 就在这一瞬间,两人目光霍然闪亮,刚刚没有一丝杀气的湖面,怒涛汹涌! 月蚀如潮,狂风如刀,徐阳逸在猎猎大风中长剑收于腰侧,灵识轰然放开,捕捉着逐月宫主的每一个动静。 身形半蹲,宛若拔刀,捕食的猎豹追寻着猎物的喉管,鱼肠和米斯特汀器灵悬浮左右,沉声道:“没有漏洞。” “这些月光如同天眼,你的行动全部在对方掌握之下,就算肌肉的抽动对方都能感知,毕竟是积年元婴,对领域掌握圆融无暇。”鱼肠沉吟半秒道:“其实,你没有必要和她硬碰硬。” “没错,你如果和她牵制攻击,反而大有机会。”米斯特汀也肃容道:“小子,你进阶元婴时间还不够,积累不够,眼界和阅历都欠缺,就算让我解封毁灭她的肉身,元婴之战不毁灭元婴,元婴就不死。最多止步这个境界。” 徐阳逸没有开口,暴风雨的海面,海潮已经在叠加,无声之中杀气在半空碰撞,甚至能听到刀剑交击的当当声。 “我……没有时间和她迂回。”半秒后,他苦笑了一声。 “为什么没有?你到底在隐瞒什么?”两人不约而同问道。 从进入真武界,他们就感觉徐阳逸在隐藏什么,或许是顾虑,而且是非常大的顾虑,并且,在这种顾虑中带着一股从未有过的决绝。 沉默。 狂风更加凶猛,逐月宫主同样没有出手,在追逐战中她知道了一个道理,这个新晋元婴很古怪,非常古怪,所谓体修,她摸不透。 所以,她不允许自己陷入劣势。 尤其是在神威城前,在这个北部重镇面前!一旦落入下风,丢的是整个真武界的脸!并且她如果战败,无人再能阻这只虎狼。 这反而给了徐阳逸交流的时间。 一方绵里藏针,另一方心意已决,无论如何,只有这一剑。无须思考,无须考虑,挥剑之时,就已结束。 她缓缓围绕徐阳逸虚空踱步,无论走到哪一个方位,对方都没有回头。然而她无论怎么看,都感觉对方人剑合一,毫无破绽。 面对的山,山扎根大地,返璞归真。 这是心念达到顶峰的状态。 空间中似乎都能听到秒针咔咔的声音,徐阳逸沉默了足足五秒,才用灵识说道:“有一个恐怖的怪物,已经冲过了木星,距离地球最多几个小时……或许……更快。” “多虑了。”米斯特汀摇摇头:“你不明白太虚的可怕,现在地球外围有四位太虚……” “拦不住。”徐阳逸目光看着自己的手,手握剑柄,没有一丝汗迹,没有一丝颤抖。 “既然你知道……什么?”米斯特汀一句话还没说完,倒抽了一口凉气:“你……刚才说什么?” “四位太虚,拦不住对方。”徐阳逸平静开口:“它是真正的魔鬼,震慑七界的恶魔。我……只有一剑。” “只有一剑的时间。” 两位器灵全都愣住了。 两千年前的万界大战,他们知道了太虚的可怕,现在居然告诉他们,四位太虚拦不住? 到底是谁要过来? 又从哪里来?哪里能产生这种怪物? 寂静之中,徐阳逸的灵识继续响起:“记得巴别之塔么?” “当初在塔中,有一个吞噬了整座塔的怪物,米斯特汀前辈您是塔中器灵之一,您应该感觉得到。就是它……而当日塔中的,只是初生体。现在跨越太阳系冲来的……是完全体。他们,称呼自己为‘完美生命体,’是七界……不,是整个上界的共敌,文明和生命的杀手。” 米斯特汀情不自禁地浑身发寒。 它知道的……当初巴别之塔中,确实有一个无比邪恶的**在吞噬着器灵,若不是羽蛇神最后苏醒,立地飞仙,一声轻哼斩杀这个怪物,恐怕后果不堪设想。 它不知道那是什么,他和观星者的关系并不亲密,也没有过问,本来以为这种几万年十万年,关系着上一个修行文明的遗迹中,有些许神异是正常,但是……现在看来,这不是神异。 而是闪灵。 “当初的……还不是完全体?”他有些艰难地喃喃自语,随后猛然抬起头:“那么,你现在必须走!” “你不知道太初的可怕,我再说一次,太虚超乎你的想象之外!既然四大太虚都拦不住,你在他手下几乎没有半点逃生的可能……” “他们不敢堂皇杀入本源之地。而我可以随时进入巴别之塔。”徐阳逸舔了舔嘴唇,他感觉到了,对方已经快按捺不住了,对方在感觉他的同时,他也在抓着对方的漏洞。而现在,空气中的杀意已经沉淀了下去。 不是消沉。 而是压抑。 为了下一刻的全面爆发。 逐月宫主确实快忍不住了。 既然你是山,那么我就撬开这块地! 就在刚才,她的领域彻底封死了周围三万米,杜绝了对方逃出去的最后可能。 她眼眸微垂,如同寒星,身上符箓全部亮起,于无穷月华中升腾半空。 “怎么还不开始啊……”周围神威城的修士,心急如焚道。 “没有办法,双方可能实力差不多,先手太过重要,谁都想后发制人。看似没有攻击,他们的灵气灵识试探应该已经不下千万回,元婴不是我们能理解的境界。若是我们,恐怕已经被这个不归界真君的杀意压垮。” 就在这时,徐阳逸转过了身,眼观鼻,鼻观心,心如止水,维持着同一个动作,面对逐月宫主。 目光碰撞,火花四溅。 无人逃避。 米斯特汀和鱼肠叹了口气,没有劝阻徐阳逸现在就离开月面。 这是担当。 身为地球修士的担当。 这是心结,不将这一剑斩出,无法去别的地方的执念。 这是在为六大母舰苦战的元婴的交代。 这是为了孕育生命,生他养他的位面最后的付出。 无论如何,他不能避战。 “当……”就在此刻,半空中仿佛响起一声钟响,仿佛天地都为他这个举动击节赞同。 “道心大誓?”鱼肠愣了愣,愕然看着徐阳逸:“他……发过结束万界大战,或者是击溃真武界的道心大誓?” “现在天地响应?他就没想过如果地球战败怎么办?” 但是,没有时间给他们继续思考了。 “逃到这里来,辛苦你了。”一道数百米月华直冲天际,逐月宫主飘飞其中,神圣不可方物,微微抬起手:“月浊。” 来了…… 徐阳逸深吸一口气,他感觉到了,四面八方疯狂的灵气朝着他身边冲来,若深陷剑海,退无可退。 若说之前的杀意还若隐若现,压抑若海,此刻,就是真正撕下了最后一层遮羞布。他想一击必杀逐月宫主,对方,好像也一样。 “千光摇曳,万花升腾!!”逐月宫主双手猛然合拢,下一秒,漆黑的天穹,拉出了一道璀璨的银白。 绝美的画卷在眼前展开,残月褪去,如盘古开天,黑云从她头上缓缓裂开,分为两半,满月倒映于天穹,海天一色。而随着遮挡明月的阴影散开,惨白的月光瞬间倾泻大地! “轰轰轰!!”柔和中的暴虐,寂静中的杀戮,月光所致,除了逐月宫主自己,周围两万米全数崩溃。 那是末日,月下的末日,空间残破成渣,寸寸坍塌,月光就是天穹利剑,地面上轰然出现无数剑斩过的裂痕,两座入云大山如同被刀切过的豆腐,瞬间整整齐齐分为小块。 下一秒,就是漫天石落,铺天盖地。 “我的天……”神威城本来还打算观摩的修士,看到这一幕完全呆滞了。无穷无尽石落如雨,一线天瞬间不复存在,那种超乎自然灾害的恐怖感,宛若古代攻城投石车的窒息感,让他们齐齐发出一声尖叫,疯了一样往外逃去。 “轰!”一块巨石落入神威城,一栋高大的古色古香阁楼瞬间坍塌,紧接着是第二块,第三块!第无数块! 整个神威城,一片狼藉。真正的天崩地裂! 白色的死亡光幕越来越近了,徐阳逸并没有躲避,他的灵气灵识此刻攀升到了最高,面前一块块巨石崩塌而下,他只从巨石的裂缝中死死盯着对方的身影。 对方同样也在看着他。 一块巨石带着漫天硝烟落入两人之间,就在这一瞬间,他瞳孔倏然张开,轻声道:“阿修罗相。” 下一秒,他全身的灵气轰然爆发!三头四臂,身高三米,大阿修罗再次出现! 在巨石落下的同一瞬间,他已经人剑合一冲了出去! 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 等会儿还有两更说了三更的,我在正文里发了今天晚点更,不知道各位看到没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