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44章:飞升七界(一) - 最强妖孽

第944章:飞升七界(一)

一句话,让徐阳逸也愣了。 是啊,巴别之塔确实在地球,但是从一开始,对方就是用钥匙吊出来的,根本就不属于地球。更像地球割裂的位面。 如果太初能进入巴别之塔……他想了想,就是一身冷汗。 “观星者要召唤我们回去,起码还要三分钟,毕竟这里是月面。”苏星瑶淡淡道。 “轰轰轰……”话音刚落,真武界的天空,被撕裂了。 一个个巨大的云洞在空中形成,起码有数十,上百!远处,还有更多,越来越多!根本看不到头! “到底来了多少……”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,这一刻,刚刚斩杀逐月宫主的心情荡然无存,心中只剩一个声音,快,更快!在这些怪物抓住自己之前,一定要回到巴别之塔! 羽蛇神的故居,岂容军团长撒野! 白云惊走,群鸟飞退,仿佛都感觉到了这股极致恶念的降临,下方的神威城,瞬间成为一片尸山血海,恐惧,虚无,无序,混乱,笼罩着这座北部大城。随着一片轰隆隆的巨响,第二颗,第三颗……数十上百的眼球全部出现,甚至能清晰看清眼球上巨大的白骨牙齿。 三十秒,仅仅三十秒,徐阳逸已经处在数十金色瞳孔眼中。 世界一片寂静,只剩下方疯狂的喊杀声。更衬托地这里如同地狱般恐怖。 “虚无军团长腾格巴尔。”天空中的眼球齐齐张开大嘴,发出一道刺耳的声音:“我们终于见面了。” 徐阳逸没有回答,灵识已经全力四面扫射。每一颗眼球都相当于元婴,再加上太初那种恐怖的习性,比普通元婴更难对付,虽然都是元婴初期,但是如此之多的分身,已经将他们四面封死。 “或许按照人类的习惯,我应该说一声你好。所以,你好。”布满天穹的眼球如同久未谋面的老友,徐徐开口。 那不是礼貌。 而是占据绝对优势,宛若外星舰队降临一般的胜券在握,对于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强大自信。 “然后,死吧。” 徐阳逸瞳孔倏然缩紧,就在对方这几个字落下,他一把抓紧苏星瑶的手,灵力全面爆发,朝着看似薄弱的地方冲去! 三分钟。 只要三分钟! 他就可以和这个恶魔永别。 “轰!!”就在他刚刚移开,天穹中无数的触手剑一样插下,太初不需要活口,任何记忆,任何血脉,任何不同,都可以从对方尸体之中得到,它只需要吃,无尽地吃,就能走到历史的最顶峰。 而且,如果不能尽快解决徐阳逸,四大太虚绝不是吃素的,他同样无法在太阳系停留太久。 且不说本源之地的压制,就说构筑了两界通道的上七界,只要过一个小时,上七界那几位真正的老不死,恐怕就会亲自来到。 所以。 杀! 杀戮之剑密布如雨,群星陨落,地面上神威城刹那间化为齑粉,无数炼气修士哼都没有哼一声就死去,数十上百的元婴同时出手,威力何其可怕,触手所致,地面应声裂开一道道巨大的裂痕,就连整个天空都在翁鸣颤抖! 更可怕的是,天穹之上,蓝天之后,无穷无尽的黑色蛇影如同黑龙狂舞,根本看不清有多少,无穷无尽! “这个怪物……”他狠狠咬了咬牙,不放开苏星瑶的手,也根本没有空去体会这个绝色女子的体温体味,猛然一转身,身侧一排肉色闪电轰然落下,在地面上飞溅起数不尽的碎石硝烟。 “还有多久!!”他大声问道,苏星瑶闭上眼睛一秒,肯定回答:“二分三十秒。” 该死……他回过头,看向漫天而落的肉色剑雨,这样下去不行……别看只有一百五十秒,但是他对太初忌惮极深,对方捕猎了数万年甚至更久,绝不会留给他们逃跑的漏洞。 太初不能触碰,这就让他们躲避地极其艰难。是,羽蛇神给的种子的确曾经吞噬过太初,然,现在用出这东西,只不过九牛一毛,分身太多了,而且绝对会让太初完全发狂! 若对方本体亲至……后果简直不堪设想! 他也隐隐有预感,对方就是为了这枚种子过来的。 “轰隆隆!!”身形急转,一排排肉色的触手擦着没入地面,头顶的天空已经完全沸腾!方圆十万米,只能见血色光影疯狂落下,他们如同暴雨中的海燕,只要一个不小心,立刻就是被太初吞噬的下场。 “何苦呢?”天穹上,巍峨的声音不徐不疾地传来:“人,总是会死。” “来吧,孩子,来我这里,我会给予你永恒的生命,并且,我可以宽容,给予你独立的思维。” 数十上百眼球同时发声,如同佛陀诵经,传遍苍穹。本是大慈悲,此刻却是大杀戮。徐阳逸狠狠握了握拳,只感觉手心满是冷汗,用力大吼道:“你到底要什么!” 所有触手,忽然停了停。 此刻,两分钟。 下一秒,触手再动,比之前更快,万蛇狂舞,吞天噬地,苍穹都开始层层破裂,一块数万米的虚空裂缝,被硬生生撕裂开来。 “我要的是‘绝对。’” “无论你为什么引起那一位的注意,我只要吞噬你,就都知道了。” “想拖延时间?没有必要,你的小伎俩在我眼中如同黑夜萤火一般通透。” “松开我。”苏星瑶忽然开口了。 徐阳逸微微皱眉,并没有松开。 聪明人说话不用太多,他知道苏星瑶是要掐诀,但是现在一旦牵引之门打开,他们只要分开就只能等下一个几分钟,而现在,每一分钟都代表着生命。 他手一旋,强壮的手臂一紧,已经将苏星瑶抱在了怀里。 胸膛处一片冰冷,这个女人没有体温,但是却如同最上等的软玉,冷香沁人。 “你现在的状态不适合战斗,刚才那一剑耗费了你太多精气神。”苏星瑶躺在他怀中,黑色秀发如同黑天鹅绒铺开胸膛,根本没有介意身后男人身上血和汗的味道,也对这个动作没有半点表示。 “我们好像有点误会,但是有共同的目标,我也可以助你一臂之力。” “刷拉拉!”就在他们头顶,数万条触手嘶鸣着袭来,随着一阵啪兹啪兹的声音,触手上裂开无数小口,只要被碰到,必定瞬间化为肉末。 苏星瑶双手飞快掐诀,但是她速度还不够快,徐阳逸一咬牙,魂守呼啸而出,金色长河萦绕体外,就在同时,太初杀到。 “滋滋滋!!”一片惊天动地的咆哮,金色长河之外,居然多了一圈洁白的月华,一朵月下牡丹,完全由符箓构成,跳动在长河之中。 “这是……”徐阳逸目光微闪:“逐月宫主的皎月领域?” “威力不如原主,但是魂守居然具备了皎月领域的一丝功效?” 本来只是减缓对方速度的绝对领域,此刻却因为一丝皎月之力的加入,多了一分杀伤威力。他没空去管这到底是为什么了,现在无论有什么可以保命的东西,都是好的。 同一时间,苏星瑶双手终于停住,一圈纯白之光从双手中缓缓炸开。宛若天穹龙池,洁白无瑕之中,一条白龙咆哮出海。 “百解之三。” “舞云龙。” “吼!!”龙吟惊天,白龙带起滔天狂风冲出,她猛然挣脱徐阳逸的怀抱,拉着对方的手全速离开。 “轰!!!”身后,一片恢宏白光瞬间炸裂,恐怖的冲击波肆虐数万米,徐阳逸心中默默计算,还有一分钟。 “这是交易?”他沉声开口。 “这是交易。”苏星瑶毫无感情地回答。 这只不过是一瞬之间的插曲,在他们身后,无穷无尽的触手纠结起来,并没有追,所有眼球萦绕在一起,缓缓旋转,每一颗眼球中心,都出现了一道金色符文。 随着它们的旋转,中心一个黑洞越来越大!数米,百米,千米!万米!十万米!不过三十秒,他们头顶,已经一片漆黑! 天不是天,只剩最原始的漆黑,其中,一股令人窒息的灵气,正在缓缓凝结。 一圈圈符文从中心波动,发散到边缘,徐阳逸倒抽了一口凉气,趁着这个机会全速逃离这里! 这是……本体降临! 腾格巴尔太舍得了,为了抓住他,为了一个自己都不知道的“可能,”居然本体降临真武界! 一旦对方降临,他就再没有逃脱的机会! “还有多久!”他大声问道,身形如黑光,飞速前冲。 “十秒。”苏星瑶闭上了眼睛:“放心,他追不上我们。” “九。” 就在这一刹那,那一片漆黑的天空,骤然泛起涟漪。 一圈圈散开,涟漪洒过,星辰无数,白日漆黑的天幕上,倒影出漫天星空。 来了…… 就算感情没有补完的苏星瑶,此刻都忍不住轻轻捏了捏徐阳逸的手。 不只是他们,此刻整个真武界都感觉到了……一种磅礴无边,仿佛面对宇宙的灵力,正在真武界上空缓缓降临。 人和他对比,是微渺的,整整十二亿以上的灵力,那是一个位面之力,可以一人毁灭一个大千世界的存在。 “本圣说过……” “本圣时间不多。” “你居然和我玩这种猫捉老鼠的游戏,那么,我会彻底抹灭你仅存的希望。” 五根齐天大的指头,从涟漪之中缓缓伸出,手掌中央,无数黑魂环绕,一颗足足有百米大的黑色灵光球,带着令人心颤的灵力旋转不已。 “森罗万象。” 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 依然三更……更悲剧的是明天也可能是3……妈蛋,,为什么飞升还没飞完……我手真贱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