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45章:飞升七界(二) - 最强妖孽

第945章:飞升七界(二)

“轰!!!!” 绝世天劫。 此刻,天空群星璀璨,齐齐摇动,地面,如同被看不见的巨人蹂躏,寸寸裂开,紧接着,就掀起数百米高的冲击波,一层一层,层层叠叠朝着外面冲来! 毁灭一切,吞噬一切,这就是十二亿灵等级的神通。货真价实的太虚神通! 所有的所有,都在这场大爆炸中归于虚无,无论是生物,天地,或者天地之间的灵气,此刻全都被吞噬。 “该死!!”徐阳逸眼睛都发红了,还剩三秒,最后的三秒! 但是……他们会被冲击波的尾部扫到! “有什么保命的东西……全都用出来吧。”他舔了舔嘴唇,咬牙道:“我保护不了你。” 不需要他提醒,苏星瑶张口吐出一方金色印玺,金光耀目,赫赫帝威,竟然是一件帝器! “刷拉拉!”徐阳逸身边,魂守全面打开,他此刻心中一阵后悔,以为体修不在需要法宝了,但是且不说阿修罗相自己三只手都是空的,单单这种毁天灭地的大爆炸,没有防御法宝是万万不能的。 一件魂守,还不够。 轰轰轰……身后疯狂的爆炸声越来越近,地面都被倒映为一片璀璨,他看到了……一眼看不到头的漆黑天穹中,一个满是疮痍的星球,露出了冰山一角。 腾格巴尔本体降临! 那是怎样扭曲的一副画面……星球上满是眼睛,利嘴,数不尽,道不清的欲念从弥漫,在徐阳逸眼中,露出来的不是本体,而是一团恶念的混合体。 心中属于人类最原始的欲念在爆发,他恨不得把苏星瑶压在身下为所欲为,但是狠狠咬了咬舌头,让自己保持一丝清明。 “最后一秒。”苏星瑶仿佛没有受到一丝影响,轻声道。 这四个字落下的时候,冲击波以至身后! “老天保佑。”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,灵气布满全身,紧接着,眼前一黑,如同被巨人的手掌拍中,下一秒,眼前再是一花,一具巨大的骸骨已经出现眼前。 他猛然落在地上,摁住胸口,血不要钱地吐出来。 仅仅是冲击波的尾部……他已经逃出数万米,居然还有这种威力! 眼前金星乱冒,双腿发软,皮肤被寸寸撕裂,他单手撑着地面,好几次想要站起来,却根本做不到。 灵气完全被震散,他死死咬着舌头才让自己没有当场昏迷过去。 阿斯蒙蒂斯之间…… 眼前的一切是如此熟悉,但是下一秒,一股极大的疑惑和危机感就冲上心头。 怎么会在这里? 不是南天门前? “有人干扰了我们的虚空传送。”仿佛看出了他的疑惑,苏星瑶平静地抓着他粗壮的胳膊,不让他昏过去,也不顾忌自己满手血腥,淡淡道:“另外,我感觉到有一股极其强大的灵力,正在追踪你而来。” 话音未落,徐阳逸额头上忽然爆发出一个黑色烙印。 森罗道标! 当初藏在柳明阳体内的腾格巴尔,给徐阳逸定下的道标! 诸天万界,逃无可逃! “刷拉拉……”黑光倾泻如海,居然在他们面前开始勾勒一扇三米大的门扉! “这是……”徐阳逸刚开口,血差点呛到了他,再次摸出丹药吞下,毫不犹豫,拉起苏星瑶飞速朝着灵枢冲去。 这是腾格巴尔! 他……果然能进入虚与实的裂缝! 在这里,本源之地无法拒绝对方,因为这里本就不是地球! 追杀,并未停止! 灵枢,观星者浑身星辰急剧闪烁,猛然看向外面,声音终于透出了十几万年后的难以置信。 “好恐怖的灵力!” “以亿为单位计算……这,这是太虚境!该死……这小子到底惹到了什么恐怖的存在!不,这位太虚为什么能够来到这里?!” 半秒的震撼之后,观星者双手飞快掐诀,顿时,通往灵枢的大门全部打开,从羽蛇神飞升之地,冲出一道道青色灵气,龙卷风一样朝着徐阳逸冲过去。 随后,他走到了天功榜前,一步踏上了位面飞梭。 太虚将至…… 这里已经不安全了,他感觉得到,这位太虚充斥了无穷恶念,应该是属于“那一方”的太虚,很可能……是副军团长级别,甚至更高! 军团长…… 想到这三个字,他就不寒而栗。 呆不下去了,在地球监视十万年的使命彻底终结,如果时间到了那两人还没到,他无法等下去。 真武界。 这里已经是一篇无比令人骇然的画面。 比地球大三倍的真武界上空,一颗漆黑的星球已然出现。扭曲,**,所在之地方圆万里,化为一片死域。 它,就不应该存在于世界。 真武界和军团长,仿佛相邻的双子星,无穷黑气污染着真武界。而星球之中,一颗巨大的眼睛已经睁开。 “这是极为高深的瞬间传送。” “小家伙,你还真是让我意外……我扭曲你观感的同时,你也把我引到了这里,就是为了让自己瞬间回到地球么?” “如果你确实在地球,我不敢去本源之地,但是……森罗道标告诉我,你并不在。” “你……在一个被割裂出,被众神放逐的碎片位面。让我来看看,你在哪里……” 瞳孔不断闪烁,数秒后,猛然亮起一道精光。 看到了…… 它找到了。一座高塔之内,道道青色灵气修复着徐阳逸濒临破碎的身体,两人急冲中央一座光芒线条勾勒的巨塔。 就在看到巨塔的一瞬间,它的身体微不可查地颤抖起来。 “这是什么?” “我能感觉到,里面有一些和我极其相关的秘密……不,是和太初一族都无比相关的东西!非常的古老,甚至和森罗大帝同一个时代!” “真是……太好了。” 话音未落,星球中央的巨大眼球张开大嘴,一道黑色大门轰然在嘴中出现,和徐阳逸森罗道标勾勒出的大门一模一样。 金光闪耀,一道金色身影瞬间没入大门之中。 同一时间,巴别之塔底层,黑色的大门卡拉一声,终于裂开了一条缝。 一只苍白的手,搭在门上,将门缝再次掀开一点,无穷无尽的黑色灵气,带着极恶的欲念,潮水一样充斥而出! 数万年,无人可至,今日,终于被恶魔污染。 整个阿斯蒙蒂斯之间,迅速变黑,除了中央阿斯蒙蒂斯的骸骨,不过数秒,整个房间一片漆黑。 “该死……虽然不是本源之地,但是却存在于过本源之地……对本圣依然有强大的压迫……”门卡拉拉被推开,一个浑身雪白,枯瘦如骨的老者一步踏出。刚走出来,就厌恶地哼了一声。 没有体毛,就连眉毛都没有,秃顶,头奇大无比,周围一圈白发垂下,皮肤苍白如雪,金色眼瞳,穿着一件破烂无比的衣服。仿佛非常不适应这个形态一样,活动了一下身体,全身没有响起任何骨节的咔咔声,反而响起了一片流质的哗啦声。 一道道漆黑色的灵气,从他七窍和毛孔中透露出来,他抬起头,看看了看头顶,紧接着轰的一声,如同流星一般朝着上方冲来! 没有闪躲,而是横冲直撞,一力破万法,流星所过,一层层的巴别之塔全数崩溃,无数的巨石,硝烟,器具,随着这座巨塔层层地面的破裂,轰隆隆地朝着下方落下。 矗立虚与实之间几万年的巴别之塔,终于迎来了它全面破碎的那一刻。 上方,徐阳逸和苏星瑶快若闪电,观星者已经调集了他最高的权限,巴别之塔中残存的灵气海潮一样涌来,从开始的缓慢艰难,到现在的全力以赴,他几乎恢复了全盛时期八层的威力。 就算他们再快,都能听到下方轰隆隆宛若雷鸣的轰鸣声。生与死的大逃杀,在这座古老巨塔中全面展开,晚一步,就会坠入黑暗。 “他现在什么境界?” “阴尊……阴尊初期,或者阳圣初期,巴别之塔好歹曾经是在地球呆过,由地球人修建,压制了他几乎两个大境界。”观星者焦急的声音在他脑海中响起:“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,塔里还有一些防御能力,你们尽快!还有二十分钟,位面飞梭就会启动,如果你们那时候还没到,我不会等你们。” 徐阳逸咬了咬牙,全速冲了过去。 魔方一样的巴别之塔,开始缓慢组合,一个个熟悉的传送门再次出现,他们毫不犹豫冲进其中一个,万界飞花,当初纯白的莲花出现脚下,带着他们往残破的歼星母舰飞去。 就在飞出万米左右,后方轰隆巨响,一个满是黑气的身影,已经出现在了那里。 “想走?”黑影冷笑道:“在我腾格巴尔面前,若让你们走掉,我枉称军团长。” 三人的目光,遥遥相对。腾格巴尔犹豫了一下,仍然踏在白色莲花之上追上。 这里是无尽虚空,位面裂缝,就算是他,也不敢贸然冲过这里。 白莲飘飘逸逸,上方的三人全都心急如焚,极静中蕴含极动,落地的刹那,就是地动山摇的冲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