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46章:飞升七界(三) - 最强妖孽

第946章:飞升七界(三)

不过,仍然相隔万米。 踏……徐阳逸和苏星瑶的脚步刚踏上残破的歼星母舰,立刻全速冲向中央。灵识铺开,当初传授无相观音的虚影,又一次于虚空之中缓缓抬起。 无数线条在他背后组合成无尽的位面漩涡,两人立刻冲入了里面。就在他们身后,歼星母舰层层爆裂,腾格巴尔如同史前巨兽,根本毫无抵挡,整艘歼星母舰全数崩溃后,他的身影同样出现在了虚影之前。 “接受传承,或者离开。” 他无法进入,虚影缓缓开口。 腾格巴尔脸上浮出一抹嗤笑:“区区下界留影,也配让我接受传承?” “灭。” 随着这个字落下,他轰然化作万丈巨人,上下颌张开足足数千米,一口吞掉了虚影。 虚影身后,漩涡急剧膨胀,随后轰然炸开,化作幽深通道。 “你走不了……”他满脸狞笑地踏进通道:“今日……谁都得死!” “你,和这座塔一起,都会成为本圣的腹中物!” 狂笑惊天,当眼前的一切化为清晰之后,腾格巴尔看到他已经来到了一个诡异的地方。 一个个高台,上方一根根蜡烛,天空中星辰闪烁,远处,徐阳逸和苏星瑶的身影全速飞行。 万界悬灯。 “沙……”他低低蹲下身,紧接着,蹭一声轻响,原地已经完全消失了他的踪迹。 “轰!!”如同轰炸机掠过,身形所过,虚空层层破裂,阴尊速度何其之快!马上就要接近两人的范围。 就在此刻,位面飞梭上,观星者深吸一口气,面前摆放着马丘比丘太阳牌,一掌拍到了上面。 “卡卡卡……”万界悬灯之中,除了徐阳逸那条路,其他所有路都在拼命旋转。刚刚飞起的腾格巴尔被迫落了下来,目光闪烁。 “塔中还有其他人。” “他的境界不足以操纵这座塔,就算本圣都做不到,有人在帮他。” “他们敢逃到这里,这必定是对方最后后手所在。这里……周围全部是位面裂缝,不遵守这里的规则,就算是我都会被撕成碎片。虽然不会死……但是却无法追击他下去。经此一役,七界必定会完全堵上通往这里的缺口。” “卡拉……”就在想法笃定的时候,万界悬灯再次拼合完毕,而他眼中,徐阳逸和苏星瑶已经来到了最中央,宛若莲花层层盛开,巨大无比的巴别之塔本体门口! 一股难言的焦急,终于出现在他的心中。 大修士对于预感都非常相信,这是一种阅历积累的直觉,他忽然有预感,再不快点追上这两人,恐怕今天他真要空手而归。 就在他想法还没落下的时候,一个个恢宏的声音,已经响彻耳边。 “gra,圣剑格拉默,你赐予我光明,我报以你忠诚。excalibur断钢,你的锋锐,所向披靡。caliburn石中剑,我以王之名为你祝福。fragarach,追魂,你的存在,让邪恶无所遁形。大明丽莎,吾以吾血捍卫你。” “当!”八把长剑,架为一个圣剑三角,恢宏金光闪耀,万界通玄。 圣剑之台! 除了神王之剑米斯特汀,和被太初吞噬的大骑士之剑,其他八剑齐聚!并且……每一把剑,都自发激发了浑身符文,刹那之间,神光阵阵,光耀万里。 然而……在这些古老圣剑之下的恶魔,是如此强大,如此恐怖。 恐怖到诸天万界被它慑服,恐怖到这些剑的原主人都要慎重以待。 冷眼扫了一圈,腾格巴尔冷笑:“剑不错。” “持者,不行。” 他深吸了一口气,八位欧美大英雄的石像如有灵性,全部严阵以待。随着这一口气,他胸口急剧膨胀,瞬间膨胀到了十米上下,如同一只河豚。 “滚!!!”一声怒吼,狂风吹过宇宙,整个万界悬灯的灯火瞬间疯狂晃动。如同亿万阴灵掠过万界。 狂风之后,寂静无声。然而,八尊英雄石像呆立一秒后,完全风化,八把圣剑发出一声哀鸣,再次回归自己的位置。 圣剑不能挡! 黑影如同巨鹰展翅,全速冲过圣剑之台,然而在下一个台子上,他目光停顿了一秒。 “这里有族人的味道……” “他在这里杀过一只太初,难怪对我这么了解,我有预感,这里是一切的传承之地,起源还在这里之前。他……应该知道一些。” 他目光阴沉,心中的预感越来越浓,不知为何,他总有一种对方即将逃脱他手掌的感觉。 凭什么? 他不知道,他想不通对方凭什么能逃掉?这里如果是众神割裂出来的放逐位面,就是一个封闭的空间,塔顶应该是空间最后一处,对方还能逃到哪里? 没有时间仔细想,他背上长出两只漆黑的翅膀,恶魔一般冲进了巴别之塔中央。 里面,一片湛蓝。 无数的银白灵线,在蓝色的沸腾灵气之中,构筑成一座光芒之塔。 灵枢! 就在刚踏入这里的时候,他一声闷哼,难以置信地看向头顶。 好可怕…… 塔顶……灵枢的最上层,留着一道恐怖的气息。 无比可怕……甚至……甚至超过了中三境最后一个境界!达到了飞仙之境! 飞仙,飞升,一字之差,却是仙凡之别! 或许还不如森罗大帝,但是对于他,却是绝对的碾压! 幸好,那个可怕的存在已经人去楼空,这里只是残存着对方的领域意识而已。 “这就是你最后的手段么?”在原地愣了数秒,他才回过神来,狰狞地看向上空两个小小的人影:“那么,你要失望了。” 黑气全身流动,仅仅数秒,他身体周围居然长出无数触须,顶端是一个个大大小小的吸盘。猛然一冲,居然流星赶月一样冲了上去! “啪!”无数触手吸附在巴别之塔两侧,他如同一只巨大的蜘蛛,从下面疯狂冲了上来! 灵枢之中,不能飞行。 这是羽蛇神定下的规则,就算是他,都无法超越。 “万界悬灯都没有拦住他……”南天门内,观星者浑身星光一阵闪烁,咬了咬牙,手在太阳盘上摸索半天,终于一狠心摁了下去! 刹那之间,整个巴别之塔微微一颤,下一秒,数不尽的青色灵气潮水一样涌出。 哗啦啦……时隔许久,撒哈拉之眼,一座高大巨塔的身影再次出现。而非洲早就成了真武界的后勤阵地,不知道多少宗门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幕。 “这是……”一位洞天之主,愕然站在洞天上,看着这一座承载地球最古老秘密的巨塔。 无数的真武界修士都看向了这里,紧接着,轰的一声巨响,无穷无尽的青色灵气朝着四面八方疯狂喷射! 卷起漫天黄沙,形成恐怖的冲击波,然后,这些冲击波刚刚掠出万米,就马上倒转,在外面形成了数以亿计的青色小剑! 最古老的文明遗迹,一瞬间喷出所有灵气,它已经完全失去了进入虚与实裂缝的资格,成为普通的凡塔。 没有功夫管这些,也没有时间心痛了。观星者死死握着太阳盘,哑声道:“杀!!” “刷刷刷!”剑落如雨,一时间,天空中满是青霞,所有真武界修士都呆滞了,看着撒哈拉之眼上弥漫天穹的青色剑雨,震撼地无以复加。 到底发生了什么? 什么东西在这里? 他们的震撼,根本没有人管,灵枢中心,徐阳逸和苏星瑶的下方,无穷无尽的青色灵剑从外面潮水冲入,剑剑直指腾格巴尔咽喉! “走!!”徐阳逸目光一闪,还有一万米……进入南天门,只要位面飞梭启动,他就彻底安全了。 他脚下,已经是青色的海洋,阵阵闷哼传来,青光交错根本无法看清。他也没有时间去看。 “刷刷刷!”剑影如海,一刹那间,腾格巴尔所有触手齐齐断裂,他的身形顿时坠落下方,无数的青剑穿过他的身体,他却根本没有看,目光只死死盯住上面的身影。 预感越来越浓烈了,冥冥中有个声音告诉他,吞噬掉那小子,超过森罗大帝并非不可能。但是,又有一个声音说道,这一次,你抓不住。 为什么抓不住? 我堂堂太虚抓不住一个区区元婴? “该死……”他闭上了眼睛,再次睁开的时候,眼睛已经完全白化,眼白漆黑,怒吼一声:“该死!!!” 声震长空,整个巴别之塔都微微一颤,非洲所有修士都听到了这一声撕心裂肺的大喝。 青色灵剑被这一声齐齐凝固,居然片刻之间无法进入!下一秒,他猛然张开嘴,一道肉色闪电飞射而上,准确地缠上了苏星瑶的胳膊! 眼中精光暴闪,带着一阵狂笑,他的身影已经飞快地拉了上来! 这一瞬间,时间都仿佛凝固。 徐阳逸转过头,愕然看向苏星瑶的左手,上面太初飞快吞噬,就算她曾经是真武圣女,也不能幸免。 苏星瑶青丝飞扬,冰冷地看向自己的手。 在两人下方,狂笑着的腾格巴尔,正在疯狂靠近。 举手,如刀。 手落,刀落。 刀光似雪,苏星瑶左臂整齐而飞,她脸上没有半点动摇。 时间再转。 腾格巴尔目光骤然尖锐,瞬间下落百米。就在同时,断舌四面开花,居然化为数百条,齐齐粘在巴别之塔上! “你们真的惹怒我了……”他的眼中杀意越来越剧烈,身体完全膨胀起来,三秒后,如同主宰一样的巨大形体,已经出现在下方,咆哮着朝两人冲来! 但是……他已经来不及了。 一次的阻拦,或许还足够。 两次,或许慢了一点。 现在至关重要的第三次,巴别之塔释放了所有灵力,他终于和目标差之毫厘,失之千里。 时间一分钟一分钟过去,生死时速,徐阳逸拉着苏星瑶终于一步踏上了灵枢顶端! 南天门高高耸立,门内,光芒万道,那条黑蛇状的位面飞梭,已经高高抬起头,随时准备发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