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52章:悬空圣山:墟昆仑!(一) - 最强妖孽

第952章:悬空圣山:墟昆仑!(一)

所有人都有些遗憾地叹了口气。 如此巨大的生物,旷古罕见,却在一望无际的宇宙中,已经出现了一百六十只。 这是危险,也是挑战,冒险的兴奋感如同肾上腺激素一样刺激着他们的每一个细胞。 未知的一切,所有都把握在自己手中,从这里开始,由自己创造全新的历史。 这种感觉,只要想一想,就让他们兴奋不已。 “准备吧。”徐阳逸目光晦暗不明,握了握拳头:“观星者把大家都封印起来,最后一年,大家做好所有准备。” 时间过的非常快,三百六十天,很快过去,徐阳逸已经再无寸进,对于灵气的渴求,让他对墟昆仑的期待感攀升到了顶峰。 彻底进入飞升通道之后,外界的一切都是模糊,无边的黑暗笼罩飞梭,星辰看不到,银河也消失,在三百三十天后,他再次睁开了眼睛。 快到了…… 轻轻舒了口气,他缓缓站起,随手掐了个法诀,面前空间微微荡漾,一面水镜已经悄然出现。 镜中的他,身形健硕,身材高大,剑眉入鬓,目如朗星。不过,和百年前不同的是,穿习惯的迷彩服已经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一身黑色长袍。满头黑发披肩,一条白色布带随意挽了个发髻,显得不羁而潇洒。 看似素雅,实则黑色长袍上刻印着数条暗纹龙,低调中透着奢华,玉带缠身,仿佛便衣将军在府。 入乡随俗,既然不能暴露他们是地球修士,那么就绝对要和地球区分开来。 “不错。”观星者似乎从来都不会休息,缓缓道:“你现在的资料是:来自于飞流海某个没落宗门的修士,关于飞流海位面,所有资料你应该都记牢了。它位于七界最外围,是距离地球最近的一个大千世界,由于太初入侵太过严重,这个世界已经支离破碎,也没人敢去飞流海询问。” 顿了顿,他继续说:“最重要的是,飞流海已经五千年无人飞升,和七界关系早断,默认被放弃的位面,七千年前,所有驻扎飞流海的七界修士全部召回。本来想让飞流海修士合并进入七界,但是他们并不愿意。” “五千年过去,谁也不会去计较它到底还存不存在,还有多少修士。飞升通道能大致推断你飞升的路途,但是地球和飞流海飞升通道为同一条,只要你不出差错,很长时间内都安然无恙……” 徐阳逸微微一笑,这种身穿古装的感觉让他觉得很是新颖,挥了挥袖袍盘坐下来,笑道:“只要我用最快的速度冲上阳圣或者太虚,我来自哪里,都不是那么重要了,对么?” “阳圣还不够。”观星者沉吟道:“只有太虚,才是万无一失。” “不入太虚,终为鱼肉。” 最后的一个月,很快过去,一个月后,整艘位面飞梭一整,就算徐阳逸,眼睛中都带着炙热的火花,看向眼前璀璨的一幕。 四面八方的黑暗终于消失,这证明他们已经从位面通道中飞了出来,一点点的虚幻,一丝丝的朦胧,许久以后,眼前再次浮现出一片绚烂星河。 但是……比星河更加夺目的,是极远处,宇宙尽头,一颗纯白无暇的星球。 七界位面,墟昆仑! 长久的位面旅行,终于要结束,而眼前的一切,是那样的迷幻,那样的令人折服。 从这里开始到墟昆仑的路途,银河中分为无数光带,那是群星组成的路途,赤橙黄绿青蓝紫,交接成彩色的鹊桥之路。在这些光带中,无穷无尽的位面飞梭穿行着。大的有一个省会那么大,小的则和他们乘坐的差不多大小。 形状千奇百怪,他看到了一条壁虎形状的飞梭,满身符箓,眼中射出百米亮光,头顶上插着一杆旗帜,旗帜上是一个狐狸头。凝神看去,神情一晃,却看到一位宫装女子,朝着他微微一笑,身后三条狐尾盈盈摆动,媚态横生。 “天狐族,青丘位面,同为大千世界。”看到他如同刘姥姥初进大观园,观星者自豪地解释:“来自于九十二万光年以外,为乙级位面,不好战,但实力同样强大,此为面无法产出阳圣,却是阴尊的天才,血脉天赋强大。尤其其位面特产赤精眼,千年一开花,千年一收获,收获之日,整个位面一片赤霞,又是极好的踏青位面。不过千年一次罢了。” 徐阳逸按捺住心中的感慨,看向另一艘飞舟。 那是一艘圆形的飞舟,上面仿佛布满裂痕,道道火焰喷射而出,同样无数符箓闪耀。 “化炎池。大千世界,乙上位面,一直在冲击甲级位面,也不知道成功没有。” “距离这里七十万光年,一片宇宙形成的火海之中,就是化炎池所在,他们人人都是火中精灵。特产三昧晶精,乃是炼器最不可缺的控火辅宝。隶属凌波仙子麾下。” “这是长青位面,整个位面都在一颗巨大的星穹古树之上,依此树而生,生命极短,却繁殖力极强,他们只有突破阴尊阳圣才可能增长寿元,否则无论修士凡人都只有五百年,但是因为种族原因,突破几率极小,丁中等位面。不过此位面的青楼勾栏倒是一绝,距离七界仅仅三十万光年,无数七界富豪在长青位面顶端无边花海购置了大量产业。” “这艘金鱼一样的飞梭,是琼海位面,整个位面处于一滴水中,这滴水只有一块陨石大小,里面却比地球还大一倍。真正的一水一世界,两千年前才发现的位面,隶属群山之主麾下。” 观星者缓缓介绍,徐阳逸眼中已经精光四射。 万界通商! 如此恢宏的场景,在眼前缓缓打开,一个个从未听说过的种族,一个个宇宙外生命种族,一个个独特的文化,年复一年,日复一日,从七界统御的百万光年中汇聚过来。将自己的特产,自己的文化输入七界,再从七界带走所需,这个修行文明,已经走到了这个纪元的巅峰。 他从不以地球曾经的辉煌而骄傲,那已经过去了,重要的是着眼现在,看自己日后能不能重振地球辉煌。 毕竟,只有他们一群人走出来了。 三人一狗,不多,却代表着地球在这片天域中的地位。当他走到五王二后,甚至两大传奇地位的时候,谁还敢说地球不是上界?谁还敢封锁地球的万界通商? “快一点……”他看着四周,喃喃道。 “等不及了么?”观星者笑道:“我理解。” 苏星瑶沉默地掐了个法诀,顿时,极远处的墟昆仑爆发出一道白光,一条隐藏在诸多七彩通道中的道路悄然闪现。无穷无尽的白色光点从银河四周凝聚,在墟昆仑和他们之间构成一道纯白的道路。 这条道路是独特的,因为,它正对墟昆仑正门!而两侧,全部都是万界通道。并且,这条白色通道处于所有通道之上! 上界道路打开,迎接飞升! 这是飞升的荣誉,从无数磨难中拼杀出来,到达上界的无上赞美。 两旁一片光华璀璨,只有正中央一道白线无比清晰,凌驾所有通道头顶。真正的会当凌绝顶,一览众山小。 飞梭轻轻一颤,随后速度再增,轰然落上白色道路,电射而去。 “爷爷。”青丘位面的飞梭上,一位面容姣好的女子看着那条通道,愕然道:“这是什么?” “是啊,从没见过这种通道!很漂亮,这是哪个位面?”所有人都七嘴八舌地议论着。 青丘飞梭上,一位老者看了看,眼中露出无比羡慕的神色:“这不是位面通道啊……” “这可是飞升通道……七界掌握的百万光年,修行文明昌盛的不过二分之一,还有二分之一,虽然同样有修行文明,但是因为路途太坎坷,或者地理特殊,等等,他们无法像我们这样行走于位面通道,所以七界特别打开了飞升通道。” 看着下方竖起狐耳仔细听的儿孙辈,老者摇着扇子沉声道:“切记,到了上界,绝不能惹这些地方出来的飞升修士。一个都不行!” 语气如此之重,所有人都呆住了。 其他飞梭上,领事同样在转达:“记住了,你们第一次来上界,飞升修士,五王二后的人,绝不能惹。” “为什么啊?听您说,不过是没落位面的修士而已。能和我们比吗?是啊,我们可是敞开和七界的大门,他们七界都到不了,还要用这种方法,不过是一帮乡巴佬罢了。” “胡闹!”这位领事猛然一拍扶手:“你们可知道,这些飞升修士上界宗门,顶级势力有多么看重!” “你们可想象,这些‘乡巴佬’能从如此恶劣的环境中拼杀出来,他们本身有多么人杰!他们……说不定就是千年后某个大教,某个皇朝的帝王,教主!巴结都来不及,你们还说‘乡巴佬?’告诉你们,五王二后就有好几个是飞升修士!你们啊……真是无知到无畏!” 上面的一切,徐阳逸都不知道,他现在只目不转睛地看着眼前。 近了……更近了…… 白色通道速度无比之快,一天过去,他已经看清楚了墟昆仑的全貌。 神光熠熠,如苍穹神山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