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7章:灵宝漩涡(一) - 最强妖孽

第97章:灵宝漩涡(一)

“杀!”四大连池,湖边,就在彼岸花彻底炸开的那一刻,灵气光芒本应照耀地所有人睁不开眼,然而,徐阳逸和明神,却没有一个闭上眼,反而在那一刻,不约而同地爆发出震天怒吼,齐齐冲向火山湖! 谁都明白,他们……最多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! 一旦没拿到手,这份机缘,就再没他们什么事! 一上来,就再不留手! “开第十棺!”明神发出撕心裂肺的尖叫,温文尔雅,君子之风,此刻,在真正的宝物面前,全部不见! 这一次,没有任何老者阻挡。 随着他的命令,其中一位老者,双眼骤然爆发出幽幽绿芒,紧接着,浑身响起机括的咔咔声,整个人……从中央开始,整齐地分开,露出了里面无数精巧的机关,以及……一尊青铜色的,小巧的棺材。 数不尽的发丝,插入棺材上密如针孔的小洞。随着轰的一声爆响,棺材应声而碎。一个大约只有十岁的童子,穿着一身异常宽大的红色长袍,披头散发,苍白的额头上贴着一道蓝色的符箓。戴着一根银色锁链。发出丝丝尖叫,和明神一起,如同提线木偶一般,朝着徐阳逸冲来! 它皮肤雪白,眼睛却完全是黑色。嘴巴仿佛没有上下颌那样,张到了一个恐怖的程度!里面,满满都是尖利的牙齿! 一声声令人闻之气血上浮,心神不稳的无声呼喊,正从它喉咙里涌出! “断龙台!”徐阳逸同样发出一声怒吼,时间紧急,争分夺秒!根本容不得他有半点保留! 他的身影,流星赶月一般,朝着湖中冲去! 他的双手,呈爪状,青筋暴露,在半空中拖出十道数米长的白色痕迹,如同盘旋的苍鹰!生生撕裂了这片夜空! 一击! 只求一击! 两人心中,都异常清晰,接触的刹那,必定是杀招迭出,只求一击定胜负! “丝丝……”就在这时,童子喉咙忽然膨胀,青筋道道鼓起,下一秒,三条蛇一般的舌头,从黑目童子口中射出,横跨数十米!随后,舌头灵活地不可思议,竟然在半空中编制出一道网!死死拦住徐阳逸前进的路线! “喳!”舌头网上,满布无数寸许长的小嘴,此刻齐齐张开!露出里面森森白牙,同时发出一声如同威胁一般的尖叫! 进一步者,死! 徐阳逸目光如电,此刻,每一个判断,都无比重要。 胆气,更重要! 拦我者,杀无赦! 他身形丝毫不减,更没有普通人类因为面前忽然出现东西而停下脚步,仿佛潜意识已经对他完全无用!反而速度更快!如同一道划过天空的流星,对准那片数十米大小的巨网冲去! “迅影!”就在此刻,他双手猛然握拳!一团白色的灵气光晕在手中轰然爆发,两道灵气刃,猛然冲出!舌头大网几乎没有造成任何阻拦,已经化为片片碎肉飞下! 明神根本没有看一眼! 他在全力朝着碧波真人的尸体猛冲过去,并且,一道符已经贴到了他腿上,他的速度,比之前更快! 徐阳逸,同样没有看一眼。 谁先拿到内丹,谁就能站到最后! 极致的速度中,他仿佛感觉时间都变缓了。一丝丝浓郁的血腥味在空中飘散。这是闯过巨网时,身上被那些细密如食人鱼一般的小口咬出的伤痕! 距离,已经脱开了一小段,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,没有任何犹豫。下一秒,他手上,凝聚出了一团足足数米的火焰! “十方红莲!” 身体中,灵气如同潮水一般飞逝,他根本不管,随着猛冲,双拳全力轰出! 不是向前,是……向后! “风舞痕!”一声怒吼,他的速度,瞬间快了三四倍!半空中,如同一颗人形导弹,借着十方红莲的反冲,再加上风舞痕的陡然提速!他拖着长长的炎尾,比明神快了近乎一倍,冲到了尸体之前! “拦住他!!!”明神只看到一道快到不可思议的黑影,陡然超越了自己,几乎想都没想,就发出了震四野的怒吼。 三位老者早已冲向尸体,然而,他们的速度远不比这两人。他这一声之下,“噌噌噌!”无数琴弦崩断之声,他的漫天长发用力一甩,竟然将那名黑眼童子甩了过来! “刷拉拉……”纸张飘飞的声音,红袍童子额头上的符箓,此刻化为点点火星,无风自燃。 “丝丝丝!!!!”天空中,童子发出让人心颤的尖叫!就在飞过来的途中,他整个身体,如同充气一般变大!随着兹拉声不绝于耳,全身衣服片片撑破,身体扭曲!肩膀处肌肉不停变动。待他落地之时,已经成为一尊足足有三米高,长着虎,熊,野猪头,浑身黑色毛发,尾巴是蛇的庞然大物! “嗷!!!”虎熊猪仰天怒吼,一圈音波实质性地扩散开来!徐阳逸瞳孔一缩,不进反退! “扑!”胸口气血翻滚,迎面如同撞上了一座音波之墙。他死死咬牙:“龙咬!迅影!虎鹤!” “给老子破!破!破!!” 徐阳逸只感觉现在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在沸腾! 生死时速,面临大敌,这种让人肾上腺飙升的战斗,计算到一分一秒的战斗,他感觉心脏都在加速! “咚……”他面前泛起一丝涟漪,紧接着,他双手如同闪电狂风,面前那面无形障壁,顿时扬起上百圈涟漪! “啪!”一秒钟。仅仅一秒!他面前一声玻璃破碎的声音响起,三头妖兽叫声戛然而止! 反应,仿佛从未如此敏捷过,他稍微计算了一下,就从明神绝望的脸上知道,就算是如此……也来不及! 差距,大约在0.5秒左右! 他……将会比明神提前0.5秒进入妖体! 没有任何停顿,现在,时间就是一切,他看着那个血肉模糊的巨大伤口越来越近,甚至能闻到冲天腥臭!里面的骨头,内脏全都看得到! “不!!!!”明神状若疯狂,头发如同海潮一样,随着他滴血的尖叫,全部刺向徐阳逸! 银色的海洋! 死亡的海洋! 徐阳逸,不带半点犹豫,已经冲进那如同迷宫一般巨大的伤口! “不!!!!滚出来!!!!”明神的尖叫声,回荡在整个死火山湖:“我要你死!!!” 二十多具傀儡,眼看就要飞到徐阳逸身边! 三头妖兽,已经距离对方不足十米! 只要一瞬……只要一瞬! 就在这时,徐阳逸的心脏,忽然剧烈跳动了一下! “扑!”一口鲜血,毫无征兆地从他口中喷了出来! 他愕然站在原地,身体的力量,一瞬间消失了。 这口血,不是受伤,而是……身体中的血液,莫名其妙地翻涌起来。 他愕然看向自己的气海,那枚石头一般的种子,就在这个关键的时候,竟然裂开了一条缝! 一股难以形容的感觉涌上心头,那是一种渴望……对灵气,对血肉的渴望! 他的神智,一瞬间出现了恍然。 站在这里,他能清楚感觉到,数百米的巨大妖体伤口中,一波一波令人颤抖的灵气在爆发,那是妖丹传出来的波动。然而,就是这些波动,竟然引动了他气海中那枚诡异的种子。 “天助我也!”明神本来咬牙急冲,却忽然看到了徐阳逸在原地呆了大概两三秒! 时间很短,但是,已经足够! 他的二十多具傀儡,已经冲到了徐阳逸身后! “杀!”狂喜之下,一声爆喝,二十多把剑,齐齐往徐阳逸身后刺去!而徐阳逸本人,却仿佛根本没有回过神来! 就在这生死一瞬中,他的身体猛然一颤,刹那间恢复了清明。身后,二十多道劲风,夹杂着死亡的呼啸,直刺他后心! “该死!” 竟然在这种关键的时刻! 他猛然朝前方一冲,但是,仍然晚了,一阵金铁交鸣,他背上出现了十几道深可见骨的伤痕! “艹!”他死死咬着牙,额头上顷刻冷汗遍布。避得及时,没有致命伤。然而,鲜血奔涌而出,瞬间湿透了他的迷彩服! 剧痛,让他后背火辣辣地痛! 而他上半身的迷彩服,也被这二十多把剑交织之下,斩为粉碎!变成一些破布条挂在他身上。 明神长长舒了口气,目光变得冰冷:“游戏……该结束了……” “傀儡转身。” 四个字,刚一说完,二十多具傀儡中的一个,和他本人之间,忽然出现了一阵模糊,而他本人,已经和那具傀儡互换了位置,站在了徐阳逸身边。 没有任何人发现,此刻,他体内的血涌出,碧波修士体内的鲜血,却魔鬼一般朝着他的伤口,逆流而上! 如同吸血蚂蝗闻到了天敌的味道! 徐阳逸微微喘着气,失血过多,却并没有头晕的感觉。他来不及思量为什么,静静盯着面前的敌人。 对方,同样一眨不眨地看着他。 事情,仿佛再次回到了起点。 两人内心,都如同火燎一般焦灼。徐阳逸不动声色扫了一眼表,时间……过去了整整两个小时零十分钟。 十分钟过去了……最多还有十分钟,其他修士必定赶到! 筑基后期……大圆满,甚至金丹修士! 他们不会容许任何练气修士分碧波真人遗产的这杯羹! 他们,已经站在了妖丹门口,怎么可能甘心! 一旦让妖丹认主,无人可取!敢取的,敢来尝尝妖丹自爆的滋味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