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55章:接二连三的震撼(一) - 最强妖孽

第955章:接二连三的震撼(一)

“肃静。”就在两人争执不下的时候,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,两人目光一闪,立刻住口,拱手道:“见过尊者。” 在几十人身后,有六辆车辇,材质非金非玉。精细入骨的雕刻爬满车身,每一辆都是四匹赤红色龙马拉车。车辇顶部垂下一片纱幔,无人可看清里面。 虽然看不清,但是那种比元婴强了几十倍,几百倍的感觉,却如同狂风暴雨一样席卷全场。 “各位平日都是低头不见抬头见,有什么好吵。”一个女子的声音带着一抹压抑的火热传出,一只素手挑开一丝帷幔,下一句话,却让所有元婴变了脸色:“各位道友,正好六人,我们这里六位阴尊,真的是有缘哪。” 所有元婴脸色都不好了。 平时,飞升的就一个,这次,谁能想到元婴飞升带来五位金丹班底!现场正好六大阴尊。 本来,只有一个的话,谁都不让谁,现在六个对六个,这位女子的意思一开口就把其他人排斥在外了!居然是想拉起阴尊联盟! “何其之毒也!”一位苍老的元婴狠狠刮了一眼女子的车辇,却根本不敢说出来,拱手微笑道:“这位是沧浪城的沧浪城主尊者?晚辈有礼了。” “你是?”女子信口问道。 “晚辈龙雀王朝太宰李牧,特奉龙雀王朝国主之命,请回这位飞升者。”老者朝着北方拱了拱手,微笑道:“前辈亲妹妹,怜花道友,和三皇子喜结连理已过百年,今日得见尊者,实在是喜不自胜。” 车辇内沉默了。 这就是七界独特的生态环境。修为,固然是让人高看一等,但是别忘了,七界已经发展数万年,各种势力盘根错节,身为某个顶尖实力实权者,对于阴尊当然敬畏,但并不会如同下界那样不讲原则。 无它,数万年的发展,各种势力盘根错节,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八百年前说不定还是一家,这个势力的亲传弟子嫁入别的门派,那个势力的嫡系入赘这个门派,打断骨头连着筋。除非太虚那种超脱一切之上的人物,否则很多时候看的是身后势力和境界,两者并行。 身为龙雀王朝太宰,李牧显然有让阴尊高看一眼的资格。 他也是暗暗提醒沧浪城主,谁没有个落难的时候?咱们龙雀王朝,做你的后盾足够了吧?万一您在沧浪宗落难,咱们龙雀王朝这里还有条退路,您现在至于吃相这么难看么?本真君虽然是元婴,但更是太宰。 “现在说这些作甚?”看到女子瞬间不说话了,另一辆车辇内,一柄拂尘挑开一丝帷幔,淡淡道:“人都还没有出来,到时候大家各凭本事就是。” 所有人都微微点头,谁都没有再开口,只是目光如火地盯着光柱。 现在说什么都没用,等会儿人出来了,在巨大的利益面前,谁都不保证自己吃相不会太难看。 人啊,就是这么矛盾。 光柱足足持续了一个小时,谁都没有不耐烦,就在光柱渐渐微弱的时候,现场每一个人,神色都凝重紧张了起来。 要来了…… 每几百年就会爆发一次的抢人狂潮,马上就要来了…… 谁都是个中老手,此刻心中再次温了一遍自己的措辞,一边调整起面部表情来。 光柱渐渐微弱,十分钟后,徐阳逸的身影出现,身边苏星瑶,赵子七,楚昭南,猫八二,忘尘几人,所有人都拱了拱手,徐阳逸带头微笑道:“见过各位道友,前辈,下界修士徐峰,有礼了。” “哈哈哈,后生可畏,后生可畏啊。”话音刚落,几乎是掐着他说完的最后一个字,一辆金色车辇内,一个袒胸露乳的大和尚,脖子上挂着赤金念珠,已经以一种常人难以想象的速度冲了出来,一道金光瞬间落在徐阳逸面前,宽厚的大手温暖握住了徐阳逸的手。 “小友太多礼了,既然来到七界,就是七界修士,哪里还有上下界之分,何须多礼?七界修士本是一家嘛。” 艹!! 所有人心中都暗骂一句。 天涯海角寺……这群秃驴也太不要脸了!俗话说咬人的狗不叫,刚才就这座车辇没开腔,谁都觉得空门修士不争不抢,谁知道别人第一个就冲了出来。 以阴尊之身亲自接待飞升元婴,亲手搀扶,亲自询问,这个面子就问大不大! “这老不修……”沧浪城主气的脸都绿了,无端端被咬这么一口,胸口一股憋屈气怎么想怎么憋。 虽然是抢人,但大家也要顾及一些吃相,一是大家以后还要相见,二嘛……如果这人真的进入了自己宗门,真的走到了高位这很有可能,那么有时候口无遮拦说起自己当日抢人何其不堪,那自己还要不要脸了? 所以谁都还保持着一丝矜持,没想到,这个满口慈悲为怀的空门中人率先一步冲了出去。 几乎是咬着牙齿看着秃驴表演,大和尚亲切无比地拉着徐阳逸,微笑着看着其他人,佛家慈悲之意刻画了满脸,一边走一边道:“本尊者法号寂灵,小友可叫我寂灵尊者,来自天涯海角寺,本寺建立至今,已经有五万年历史,绝对是墟昆仑数一数二的老牌势力。” 徐阳逸和他缓步走在宛若星空的地毯上,微笑点头,不亢不卑。他知道,他在听的同时,寂灵同样在观察他。 这可是真正的阴尊! 虽然对方将所有实力全部压抑,他也感觉到了……这一层慈悲之下,那汹涌如海,磅礴如潮的宏伟灵力,他毫不怀疑,如果自己和这个大和尚对上,恐怕一只手对方就能把自己镇压。 境界的绝对差距。 对方拉着他的手,好似他牵着大海的洋面。那种感觉,心智稍差之人,绝对已经站不住脚了。 他的表现,全部落入寂灵和其他所有人眼中,心中暗暗称赞,果然是飞升修士,这份气度,七界本土修士就极少具有。听到阴尊,那些没有任何后盾的修士几乎都是立刻跪下,除非现场这些各宗实权派。 但这个人,没有。 当然,几乎任何飞升修士都是这样,从下界如此艰苦的地方拼杀出来,他们才是唯我独尊,谁不是下界一霸?谁的名字在下界不能震一震?要想真正挖到对方,就得彻底了解对方的心态,任何来挖人的势力,早就在几万年的飞升接待过程中做足了功课,绝不会出现盛势凌人这种傻逼事。 要的是人才,而不是来树立未来强敌。 “卡卡卡……”一辆车辇内,听到寂灵尊者絮絮叨叨继续说,几乎走过了地毯一半,一位满脸络腮胡的男子终于忍不住了,扶手轰然而碎,身边的数位侍者顿时吓得跪了一地。 “老匹夫……”男子咬牙切齿:“这是不打算给我们说话时间了?” “那老子还给你个球的面子!” 但是,他们仍然还是没有动。 因为……资料太少了,他们知道,在飞升台宫殿之前,还有最后一道光卡。 那时候,才是根本不顾脸的争抢。现在让你拔了头筹,就拔去吧……等会儿看看谁的家底更厚!谁给出的条件更优! 场面很古怪,仿佛暴风雨前的海面,赵子七愕然看了看周围,目光所过,元婴们一个个含笑以对,如同春日花朵,就连几张帷幔车辇中,都挑开一丝,透露善意。 一个大和尚带着他们往前走,其余人仿佛观礼,这幅画面太古怪了。 “楚大哥,这……到底……” “不知道。”楚昭南脸色如常:“他们不动,我们也不动,谁知道他们干嘛。” “关我鸟事。” 他刚说完,就看到脑袋四周晃的猫八二:“你在干什么?” “御兽宗呢?”猫八二非常不满:“我要去驭兽宗啊!” 你到底想干什么! 两人嫌弃地看了它一眼,没开口。 徐阳逸和寂灵走到了宫殿面前,寂灵微笑道:“小友刚刚飞升,按照惯例,是要照一照返天镜的。没有别的意思,之前飞升台接到的是单方面的信息,这里照出的,是小友真实的信息。对小友日后选择势力,和各大势力的邀请,有莫大帮助。” 徐阳逸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。 在一群元婴中已经几乎透明的胖瘦修士这才站了出来,随手一掐,一道朦朦青光从大殿中射出,照在徐阳逸身上,顿时,一片字迹开始朦胧浮现。 “灵根:单木灵根。” “滋……”第一行字,天空中不少人瞬间就眼睛一亮。就连旁边的寂灵都深吸了一口气。 单灵根,又叫天灵根。修行速度是别人的数倍以上!不说别的,单凭这份灵根,一个核心弟子的身份就跑不掉。 但是,他们不知道,他们的震撼,才刚刚开始。 徐阳逸感觉到自己的一切都被照亮,但是胸口中羽蛇神的种子轻轻一晃,将丹田中的先天灵火掩盖了下去,那道青光只是微微一闪,就视若无睹。 “领域……”这两个字出现,所有人都沉默了。因为后方的字眼,朦胧不清,仿佛极难判断。 每一个人的眼睛都死死盯着字幕,领域的程度,关系着修士日后的道路,也是修士自己道的体现,这对于他们来说是否选择对方,影响十分重大。 “杀生领域,等阶:甲上!” “什么!!”话音刚落,四面八方同时爆发出一片惊呼。 “刷刷刷!”所有车辇中,五道身影齐齐飞出,难以置信地看着徐阳逸:“甲上……最高等级领域?!” “这怎么可能……这怎么可能!”一边,种阁老眼睛瞬间瞪圆了:“就算五王二后,都只是甲级领域……他……他难道获得了飞流海位面的认可?!甲上……道祖在上,那是广寒宫,不老山两大传奇才有的领域!” “数万年,甲上等级不超一百人,如今在世七人……他……他居然是最高等级领域?!” “他的领域到底什么所化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