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60章:大争之世 - 最强妖孽

第960章:大争之世

人,有各种各样。 有的气质如火,一点就着,有的平易近人,春风拂面。但眼前这个人,却是春与冬的结合。 说他冷漠,但他嘴角挂着一抹春日浅笑,让人如醉春风。 说他热情,但满头白发,满身白衣,眼中的冷意几乎能化为实质。 无人知道他是如何将冷和热结合起来,他就是这样一个完全矛盾的存在。 “谢了。”徐阳逸掏出一枚丹药吞下,打坐数分钟后,才深深拱了拱手,正要说话,男子仍然淡淡开口:“要说什么青山不改,绿水长流,日后必有厚报之类,就不必了。” “顺手而为而已。谈不上感谢。” 平淡的话,却针一样挑动了徐阳逸敏感的内心。 刚才飞升台看似元婴对阴尊不是太敬重,实际上,只是因为那些元婴背后势力太强,打狗看了主人面而已。 原来,势单力薄如自己,对方感谢都不需要,也不屑需要。 “前辈怎么称呼?”压下翻涌的心情,他也平静问道。 “你这个人还真有意思。”男子多看了他一眼,根本没有回答:“甲等以下的修士,看到甲等以上的宗门,居然不立刻下跪。若你是龙,这没什么。但就凭你现在的实力,也敢和寂灵尊者讨价还价?” 忘尘没有开口,他都感觉脸上发烧。然而,他听到了身边师尊的拳头握得咔咔作响。 筑基以后,徐阳逸何曾受过这种不敬! 在地球上跺跺脚地球震三震的师尊,如今居然龙游浅水遭虾戏,虎落平阳被犬欺。 那种失落,愤怒,就连旁边的自己都感受得到。 “听到师尊说飞升了一个天才,本尊者还饶有兴趣,不老山传奇高看一眼,本尊者更加好奇。到底,是怎样的人能引起那位传奇的惊讶?”男子根本没有顾忌徐阳逸的心情,或者说,他没有必要顾忌。 “可惜,传奇亦老……本尊者,有些失望啊。” 他看了徐阳逸一眼,兴致缺缺地将手中玉盒定在原地,根本没有送过去的迹象,身形缓缓消散。 “名字?”徐阳逸脸色如常,问出了第二次。 无人回答。 雪上空留马行处。 徐阳逸没有开口,目光平静地看着天空。 这是来自于上界修士的下马威。 这一刻,他的心忽然清醒了,刚才在飞升台被捧上天的热情,被这一通冷水浇下,完全通透。 上界,从来不和平,只不过被虚假的繁荣,和盘根错节的势力图挡住了而已。 差距,任何地方都存在。就如同不公平,因为世界从没有公平过。 “真好。”他忽然在忘尘惊愕的目光中笑出来了:“这还是那个熟悉的世界。” “人吃人的世界,不过大了点而已。” “我……还真有些喜欢上这里了。” “师尊……你不生……唔……”忘尘还没说完,猫八二已经用就用狗爪捂住了他的嘴,拖到了后面。 “你做什么!”忘尘转过头恶狠狠地看着这条贱狗:“你不知道师尊的心情么?” “本帅当然知道。”猫八二递给他一个“你还太嫩”的眼神,傲立空中,西风吹拂浑身狗毛乱闪,如同狼神,语气森然:“这小子,我太熟悉了,他如果发现当面怼不过,就一定会记在心里,十年报仇。他就是这样腹黑。” 忘尘若有所思点了点头,猫八二没理他,缓缓道:“狗生啊,寂寞如雪,因为我对任何人都太过了解。因为我拿到了一张预言家的牌……” 忘尘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,眼中闪烁过好几个将这条贱狗人道毁灭的画面,最后冷笑:“如果你能把你风动术停下来更好。” “哦?是吗?”猫八二顿时停下了风动术,顿时,西风停止,狗毛波涛汹涌停止,仍然是那条熟悉的哈士奇。 “这样会不会更好一点?” 忘尘实在是懒得理它,目光转到玉盒上。看了看徐阳逸的脸色,没有任何变化,嘴唇动了几下才说:“师尊,我帮你拿过来?” 这是一份耻辱。 耻辱在于,别人姓名都不愿通报,显然觉得所谓天才不过如此。并且,这是送的礼物,却放在那里,根本不交给他。 因为觉得他不配。 几个动作,几个言下之意,对方已经表达地一清二楚。那种属于天之骄子的骄狂,傲气,如同出鞘利剑,剑剑逼人寒。 “你不用太在意。”苏星瑶忽然开口了:“他不过比你早修行一段时间。” 没想到,徐阳逸随手一招,竟然若无其事地将那份玉盒收入手中。 “我为什么要在意?” 他把玩着玉盒,平静开口:“当日多少天才,大道争锋,但是笑到最后的,只有我。” “争过一次,还怕第二次?” “说得好。”话音刚落,一个声音突兀响起,所有人都愣了愣,徐阳逸仿佛看开了,眉头展开:“又是哪位前辈?” “哦?你怎么知道我是前辈?”声音笑道。 “很简单。”徐阳逸也笑着回答:“元婴能不让我发现的,没有。” 忘尘舒了口气。 这种自信……师尊完全没有被打击到! 他是真的有信心赢刚才那个人! 不是现在,而是以后。 周围沉默,三秒后,一声轻轻的掌声传来:“有趣……很有趣。” “不愧是飞升修士,居然没被他夺去心志。好多年没看到能在他的气势下稳若磐石的元婴了。” 虚空裂开,没有任何异象,一位手摇折扇的公子徐徐走出。 目若朗星,面若傅粉,皮肤吹弹得破,娇艳若女子。但两道剑眉,却为他增添一丝英气。浑身青衫,好似浊世佳公子。 感觉不到一丝灵气,不是没有,而是浩瀚若海,璀璨若星,整个人都在对方灵气包裹之中。没有边际,自然无从谈起感觉。 “见过前辈。”徐阳逸不亢不卑,第三次问道:“他是谁?” “这个问题难啊。”公子折扇敲打着手心,饶有兴致地问道:“本尊者是告诉你呢,还是不告诉你呢?” 徐阳逸不动声色地挑了挑眉,公子微笑道:“你还是不知道的好。” “不过,我可以告诉你三件事。” “第一,五王二后每一位,都有一位真传弟子。本尊者不才,师尊……好像也是一位王。”他微笑着朝着西方拱了拱手:“第二嘛,这可是个秘密。” 徐阳逸脸色古井无波,公子看了他数秒,叹了口气:“无趣,极端无趣。”  扇子顶在眉心,那张可以让少女尖叫的面容,剑眉微微皱起,愁苦说道:“第二就是……空虚尊者还有不到三百年寿元。” “怎么样?”他“刷”一声展开扇子:“破了我这道题,我就给你师尊的贺礼。若是破不了,那么……” 扇子上一幅美人图刷一声合上,阴尊的灵气如同万剑一样铺开,天穹都为之嗡鸣。 “那么,本公子恐怕就会不开心了。” “你……”忘尘正要说什么,徐阳逸一挥手制止了他。 这不是地球。 戒急用忍。 地球上他都没有学会的东西,在这里却学会了。 这不是天赋,而是大道争锋的本能。 “很简单。”他笑道。 “哦?”公子惊讶:“愿闻其详。” 一些想不通的事情,终于想通了,徐阳逸垂下眼睛,眼中闪过一抹明悟,沉声道:“五王二后殁了,那么……必定有人补上去。” “是啊,这是七界铁则。一王守一界,从无例外。”公子微笑。 “那么,谁补。”徐阳逸抬起眼睛,神色已经如常,看着公子道:“本来,是你们七人。如果没猜错,刚才那位前辈,应该呼声极高。是你们七人中名列前三的人?” 公子的笑容微微一顿。 菩提子急速旋转,徐阳逸娓娓道来:“本来七人争锋,如今我忽然出现,横插一脚。而时间,还有三百年,我……” 他指指自己,声音中带着无比的自信:“只修行了三百年。” “三百年四境界,我明白了……哈哈哈哈!”他忽然大笑起来,毫不掩饰,畅快淋漓。 而公子已经不笑了。 “他怕我。”徐阳逸舔了舔嘴唇,拇指戳着胸口,刚才的憋屈,此刻化为洪流从一个小孔中泻、出,寒声道:“他想破我道心,特地前来一趟,三百年,他害怕,他担心!他怕我和他抢夺五王二后的至尊宝座!” 仰天大笑,他低下头,拱了拱手:“谢了。” 公子深深看着他,许久才吐了口气:“看样子,我白来了一趟。” “而寒雪尊者,仿佛给他找了个不小的麻烦?” 寒雪尊者么…… 徐阳逸目光微微一动,将这个名字刻在心中。 “那么,从今以后,我们就是对手了。”公子打开扇子,挡住嘴,轻笑道:“大争之世即将打开,虚空尊者陨落的那一刻,不仅他镇守的那一界一片混乱,将迎来最为虚弱的时刻,并且,太初必定全力进攻。因为一位五王的陨落,导致七界之链缺失一角。这是千年不遇的良机。” 徐阳逸眉头微动。 很巧妙的词。 对手,不是敌人。 这个词,可以很多种解释。 “三十六路诸侯,七十二路烟尘,都为这唯一一个王位争锋,不仅仅是我们……”他的目光越来越冰寒:“所有大教,王朝,顶级势力,深藏不露的太虚,五千阴尊,都会为同一个目标而疯狂,你想想,有多惨烈?” “你能保证独善其身?”他死死盯着徐阳逸眼睛,似笑非笑:“还是破浪会有时,直挂云帆济沧海?” 徐阳逸也看着他的眼睛:“那要看你怎么定义对手这两个字。” “另外,您是谁?”

上一篇   第959章:交易?不

下一篇   第961章:赌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