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64章:连破!(二) - 最强妖孽

第964章:连破!(二)

徐阳逸继续吸收着火焰,这些火焰对他没有一丝伤害,南明离火坐镇,就算上界业炎,也万火莫侵。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,一个时辰,两个时辰……五个时辰过去,他仍然端坐于此。 他已经感觉到了,曾经从未感受过的一层薄膜,虽然薄,却坚韧无比,将他笼罩在一座囚笼之中。 “这就是‘鱼缸’了。”他心中若有所悟:“感觉不到的时候,还认为自己和上界经过灵玉洗涤已经完全融合,真正感觉到,才明白还有最后的一层隔阂。” “不打破它,就永远无法和上界真正结合。” “轰!!”随着倾尽全力的一吸,整个第三谷都微微一震,紧接着,数之不尽的烈焰疯狂袭来。让这个火焰之茧越来越庞大,越来越璀璨。 而其中被业炎炙烤的那一股和上界不分彼此的灵气,也越来越浓郁。 戈壁盆地,所有人都呆了。 不周界七公主已经站了起来,嘴唇有些发干地看着湖面。 当时……她也走过了第三关,但是……不只是她,所有人都清楚,没有一个人在第三关敢这么做! 将所有业炎吸附于自身,他到底想要做什么? “他疯了么……”披发老者喃喃自语,死死盯着湖面,他此刻已经不去想自己下注能不能获胜了,实在是徐阳逸这一手太超过他们的预料。 开始被业炎吞噬,太多人以为他已经完了。业炎无物不噬,燃尽才止。被沾上的东西,就连元婴都逃不掉,阴尊以下所有修士的克星。但是……半小时后还是如此,一小时后仍然如此!现在十个小时……还是这样! 整个山谷,已经没有一丝风,一丝业炎,所有业炎都全部被这个修士吞掉,萦绕四周。 没有人开口,他们全都有种预料,但是无人敢说。因为太过匪夷所思。 这是修炼…… 居然,居然有人在试炼用的剑风谷中修炼!而且是业火道! 不单是他们,戈壁盆地中,五座风化的山峰之上,同样一片沉寂。 “他能走过第三谷。”一个苍老的声音嘶哑开口:“我们天剑山庄能稳稳矗立于三国纷争之地……最重要的,就是七层剑林保护,这可是当初的传奇,独步境界天剑祖师布下的防御阵法……五千年了……从未有人走过七道轮回,第三谷都渺渺无几……这人……这人竟然能在剑林中修炼!” 心态,终于有一丝微微的变化。 无可否认,能做到这一步,第三谷对对方毫无难度,对方的资质,进入内门弟子已经铁板钉钉。但是…… “不老山的棋子,这次可真的是下了重手啊……”最初巍峨的声音有些复杂地开口:“真不知道是哪个位面的人……能产出这种天才,必定是不老山下属最著名的十大大千世界之一,如今为了那个传说,竟然舍得放出来……” “诸位,走过第三谷,按照规矩就是正式弟子。剑林七谷阴尊之上不可挑战,我们当真要收下这个麻烦?” “不收也没办法。”另一个声音冰冷开口:“规矩就是规矩,你真想得罪不老山?找死么?” 寂静,数秒后,第三个声音淡淡道:“难为他们惦记这么久……” “既来之,则安之,不管是不老大圣的意思,还是有人拉大旗扯虎皮,不老山的圣谕,不是我们能抗拒的。” “呵呵……”苍老的声音恨然磨牙道:“一年又一年,只要体修就往我们这里丢,飞升的……本地的……几万年前的传说还当真,也从未问过我们愿不愿意!将我们天剑山庄堂堂乙上宗门……出过独步的古老门派当作不老山的后花园?!七界才多少乙上宗门?不老圣山安敢如此辱我!!” 说完,他犹不解气,声音中带着无边恨意:“若天剑祖师在,就算不老大圣,广寒宫主,他们谁敢动我们一丝一毫!” “稍安勿躁。”第三个声音听到这些话,言语中也带上了一抹煞气:“泥人也有三分火,不过,现在不是我们发怒的时候。我的意思是,直接给他道子序列。” 瞬间沉默。 针落可闻中,数秒后,苍老的声音悠然开口:“借刀杀人,玩的漂亮。” 整个天剑山庄,没有人知道他们宗主长老的真正想法,近十万弟子,全都目光闪烁地看着湖面。 已经无人敢出声,因为湖面上,随着一声轻喝,整座业火之茧轰然爆裂。 火焰之中,一道人影徐徐走出。高大,黑袍,低调中透着尊贵,黑发披肩,目如朗星。 哪里有半点业火焚烧过的迹象。 一人牵动十万人的目光,徐阳逸浑然不知,湖面上,他已经走到了第四关的入口! 青龙踏云,这一次……是百米高的石雕,完全堵死第三第四关的一线天。 “哗啦啦……”随着石雕升起,黑光利箭般射入,现场死寂足足一分钟后,所有人几乎全部起立! 震撼而起! 第四关,弱水道。 五百年后,继大师兄后,终于又有人挑战弱水道! 上一个挑战成功的大师兄,被奉为五百年来第一道子,若这个人再次挑战过…… 所有人不动声色中交换着目光,有的兴奋,有的担忧。更多的是五味杂陈。 一旦成功,宗门势力必定迎来一次大洗牌!大师兄会迎来真正的,绝对强有力的挑战者! 这不是单纯的挑战,这是无形之中现在的第一人,和未来可能的第一人第一次暗中交手。是新王的里程碑! 而让他们五味杂陈的是……这个挑战者,在没有入宗之前,已经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,将全宗修士都打了个嘴巴。 数万人聚赌,连败三场,输的灵玉不多,但是这个过程……只要想想自己笃定对方倒在第二关,第三关,现在脸上就忍不住一阵发红。 太丢人了…… 几万人一起丢人,这种事情说出去都让人无颜面对。 就在这时,四百块灵光熠熠的灵玉飞起,长河一样落入大汉的骰子筒,七公主淡淡开口:“四百中品灵玉。” 话音一落,她隐含薄怒的声音咬牙切齿:“买他输!!” 滋……一片倒抽凉气的声音,四百中品灵玉……好大的手笔,不少人交换了一下目光,看来七公主也被连败三场挑起了真火,不看到徐阳逸倒下去,她绝不甘心! 身为公主,这种憋屈亏,无声巴掌,她绝对不认。 “五十中品!”披白发老者,终于咬了咬牙,挥手之间,一片远比下品灵玉璀璨的灵玉飞向光头大汉,磨牙道:“第四关,他必输无疑!” 两人带头,顿时,一片片灵玉浮现起来“十块中品灵石!买他输!可笑,真当我天剑山庄无人否!一个区区未入宗修士,连败我们数场,这口气,我孤云子咽不下去!三十中品!二十中品,买他输!” 此起彼伏的喧哗之中,忽然之间,一道白光贯穿人群,一物带着一声轰然巨响,从一个角落飞射而出,狠狠定入空中。 “卡拉……卡拉……”虚空之中,无数的裂缝蔓延开。四面八方的如潮喧哗刹那间安静。 这是一个被人扔出来的玉盒。 一掷之力,乃至于斯,虚空都被砸碎,简直就像砖头砸入玻璃,平息所有涟漪。 “三千中品灵石。”一个平静的声音,出现在戈壁盆地之中,不染一丝烟火色,冷静如雪,孤傲如松。 所有人目光都是一闪,起码有十分之一的人,立刻恭敬无比地朝着那座仍然没有打开的洞府深深一躬。 “买他输。” 光头大汉收敛了轻浮的脸色,郑重地拱了拱手,亲自前往玉盒落下出,拿起一看,目光却立刻意味深长。 看似随手一投,只有他看到,玉盒的底部,蛛网纹蔓延,块块玉屑脱落。 这不是砸的。 这是盛怒之下,在手中生生握出来的。 他的目光有些隐晦地看了一眼洞府,终于……还是忍不住了么? 面对新王的挑战,旧主终于生出了危机感么? 不动声色将玉盒收入骰子筒,他再次满脸笑容,轻轻一晃法宝,但是,在骰子筒上闪现出几个字之后,他吓得差点跳了起来! “谁买了他赢!?”他惊呼出声,瞪圆了眼睛看向自己的法宝。刚才对大师兄的一些想法,刹那之间灰飞烟灭。 上面……赫然写着:输,七万三千人。赢……两万二千人! 一比五的赔率…… 如果真的输了,他就彻底疯了!绝对破产! 中品灵石对他来说不少,但是……这两万多人一人几十中品灵石,加在一起何止十万!再加上一比五的赔率…… 他额头上已经满是冷汗。 所有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疑窦顿生。 “你买他赢?没有啊,我也买的输啊。莫非是道友你?非也,我赤心为宗门,怎可能让一个未入宗修士在门口折我等面子?我也买的他输,到底谁买的他赢?” 风向变了…… 此起彼伏的声音,居然全都是买徐阳逸输。光头大汉只想跳脚骂娘,这尼玛两万多人是假的么! 他也不敢说什么,心中只能一次次祈祷,目光死死盯着湖面。手心背心全是冷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