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65章:连破!(三) - 最强妖孽

第965章:连破!(三)

第四谷,弱水道。 徐阳逸闭目盘坐,刚才第三谷的业火道还无法让他解封,甚至他都不知道这解封的是什么神通。是万古丹经王,还是虚灵仙体? 任何一样,都是他压箱底的本钱,一旦撤去鱼缸,他的底气不知道要足多少。 八倍剑风,第四谷内雨落如剑,然任何一滴雨水,都足以在地面上砸起拳头大小的孔洞。 漫天暴雨之中,他被包裹在一个巨大的水球之内,方圆五十米,四面八方不知道多少雨滴砸在地上再弹起来,在他周围形成一道道悬浮的雨幕。 随着他猛然一吸气,整片雨幕都轻轻一震,下一秒,成千上万,成万上亿的雨滴利剑一样朝着他疯狂冲来。 “咚咚咚!”雨滴刺入雨幕,涟漪片片,而他身体猛地一震,全身绽放出一层血雾。 不过,嘴角微翘,虽然双目紧闭,眼中却带着一股兴奋之色。 他终于明白,为什么不老山指派他来这里了。 这不是剑风谷…… 这是炼体圣地! 他也是到弱水道才想明白,第一关,第二关,是测试**的强度,第三关开始,提纯精炼肉身,神通。现在,他的经脉中,黑沉已经去了一大半,万古丹经王红彤彤的红色灵力满布全身。 而弱水道…… 这些水,极重,每一滴大概都有上千斤,如今形成一个水球,从四面八方挤压自己,还时时刻刻有无数弱水冲来,每分每秒都处于不知道多少万斤的重锤之下,这让他的五脏六腑上一层层黑色的血雾升腾而起。被无穷之重的弱水一寸寸挤压出来。 大痛苦,方显大造化。 随着不知道多少次的淬炼,一层层的血雾喷发,他的五脏六腑竟然微微闪现出一抹金铁色泽。明显可以感觉,呼吸之间,灵气入丹田,经五脏,要比地球之时轻灵太多太多。一个周天的运功,现在大约只要二分之一的时间就可以。 不过……也差不多到顶峰了。 自己的身体自己最了解,他已经感觉到,弱水道对于自己的淬炼几乎达到了峰值。微微睁开眼睛,看着入眼连天雨幕,他忽然喃喃道:“这个宗门不简单。” “确实。”本来没有指望得到回答,鱼肠的声音却凝重响起:“老夫仔细回想了一下,前两关,炼外皮,第三关,淬血肉,这一关,锻内府。这是堂堂正正的锻体手法。在这里,却只是外围试炼。” 鱼肠又沉吟了一会儿:“但困惑的是,有这种底蕴的宗门理应不弱,现在看来却只是乙上等级,且位于三国争锋之地,虽然安立于此数万年,却并未扩大一寸。小家伙……你要小心啊,越是这样云遮雾罩,却有着长久历史的宗门。如果真藏着东西,那东西恐怕深不可测。” 徐阳逸睁开了眼睛,轻轻嗯了一声,身外雨幕全面炸开,竟然万里晴空。 卡卡卡……活动了一下身子,一股筋骨舒展之声传来,仿佛卸下了镣铐,全身一阵轻松。 “但是,还不够。还没有一样神通解封。是我的神通需要的‘契机’太多,‘大海’太大?”   他并非没有调动神通,实际上,没有解封的虚灵仙体已经完全调动起来,只不过,第四关的弱水道还是无法攻破他的**防御。 不再多想,他一步步走向尽头,那里,一尊麒麟雕塑,兴云布雨。 第五关! 在他走到第五关门口的时候,整个天剑山庄本宗,已经沸腾如海! “第五关!第五关了!!难以置信……千年以后,居然有人能够走到第五关!大师兄都没有做到,他居然做到了?此人到底来自哪个位面?竟有如此实力!” 一阵阵惊呼中,带着难言的惊恐。 如果说,第五关之前,还被大师兄的余威笼罩,现在对方已经完全证明,自己绝对不在大师兄之下! 要变天了……这种惊恐,是对于这些下层修士未来站队的惊恐。以往只有一个大师兄,不用考虑,如今山中猛虎犹在,青龙高调入主,龙争虎斗势在必行! 就在所有人还在迷茫混乱之中的时候,有一个人不混乱。 他的做法,是“咚”的一声,直直砸入湖中,扬起漫天水幕。 就在看到徐阳逸站在第五关门前的时候,光头大汉已经两眼一黑,再也拿捏不住灵气,居然从空中直接晕倒湖底。 不需要混乱。 因为已经破产。 所有人都在看着湖,愣了一秒,顿时,惊呼之声此起彼伏。 “道祖在上……我的灵玉!!整整一百灵玉……这可是我在七界之链省下来的,如今就喂了这条老狗!中品灵玉啊……我真傻,真的,我怎么就不知道赌他赢呢!” “闭嘴!”就在此刻,一声娇喝,七公主傲然站起,神色冷漠,隐含怒意:“谁来坐庄?” 一问之下,无人开口,不少人的眼睛都愕然看向七公主。 “本宫问,谁来坐庄?”七公主再问了一次,心中无名火起,就算徐阳逸不知道,接二连三的惨败,她已经被激起了真火。 “没人么?”她走向湖中心,淡淡道:“本宫来。” “你们不会担心本宫还不起吧?” 没人开口,别人身后可是有整个位面的。 “第五谷,枯木道。一千中品灵玉。赌他输!”七公主点了点头,冷声道:“本宫就不信了,他还能过了第五关!达到千年未至的成就不成?” “谁敢陪本宫大赌一手?” 话音未落,忽然之间,一道白光闪烁,如同蛟龙破空。紧接着,“卡拉拉……”那扇一直没有打开的石门,终于轰轰打开,一道黑衣身影,已经傲立于白光之中。 他如同冬日的雪,清冷,带着孤寂。 又好似群山之中的珠穆朗玛峰,一旦观望,只能心生折服。 黑衣,白发,白眉,看起来大约只有三四十岁,目光如电,全身衣袂无风自舞,白发飘扬,淡淡道:“本真君奉陪。” “一万中品灵石。” “赌他输。” 随着话音落下,一股虚位尊者的灵力,轰然爆发,更可怕的是,对方身后,冉冉升起一抹炙热的太阳,光耀万里。 十大仙体,开阳仙体! 只差一步进入尊圣之境! 还在震慑于大师兄出手之大的人,瞬间醒了过来。 旧主按捺不住了…… 终于有人冲破了他五百年来的记录,他再也无法高傲地静坐与洞府之中。 静静坐下,周围所有人立刻自动让开,布满天空的十万修士,只有他,如同万丈冰雪山峰,周围一片孤寂。 未来的阳圣种子,非同级别不可安坐。 他们不知道,五座风化的山峰上,争论声已经响成一团。 “他竟然真的过的了第四关……”一个声音犹自不相信,喃喃道:“千年之后,终于有人叩响第五关的大门。当年……老夫元婴之日,也做不到这一步!” 无人开口,他们觉得今天沉默的次数太多了,不是因为不想说话,而是因为震惊。 一路走来,毫无阻拦,人形古兽一样走到第五关门口,他们都不知道说什么好。 如果是自己信得过的修士,恐怕已经激动地冲了出去,这种天资,当为道子第一! 但……这个人不行,他带着不老山的烙印而来,然而,他们却发现……自己现在放不下了! 这该死的……就像一个喷香的鱼饵,明知道后面恐怕是不老山的钩子,现在自己这几条鱼却在鱼饵旁游来游去,根本舍不得离开。 “说话。”威严的声音再次响起:“五老议事,要说话。沉默过不了关。” 仍然安静。 许久,威严的声音叹了口气:“诸位,如果,本宗主是说如果,他真的过了第五关,我们怎么表态?真的给他道子第一?” 还是无人开口。 谁都听出来了,或者说,谁心里都一样。闯过第四关还不用法宝,这等天资,已经足以让他们心中天平略微倾斜。 就算他们再恨不老山,也明白这种人杰绝非百年一遇,而是千年一遇的真正天才! 心中的天平开始倾斜不稳,开始的决定就会动摇,这一刻,宗门五老真的发现自己坐在一个舍与得的痛苦问题面前。 足足过了两分钟,威严的声音才试探道:“本宗主觉得……先看一看?” “不老山舍不得放这种天才出来,或许,如果有那么一丝可能,他真的不是不老山的人呢?” “那还用说?!”老妪的声音立刻响起:“若是如此,此人,必定是振兴我宗千年之人才!老身亲自迎他入宗,他要什么,我给什么!” “别忘了,还有三百年,空虚尊者陨落在即!若此人能连过七关,老身建议,给他真正的考核!一旦验证不是不老山的人,就算倾尽资源,也要放他去试一试那个位置!” “稍安勿躁。”宗主的声音也带上了一丝不确定,一丝火热:“看看吧……能争夺那个位置的人,无一不是人杰,大争之世即将来到,他能不能触摸那条线,有没有这份心性,和天资同等重要。不过首先……” “他得到阳圣才行。” “不入阳圣,绝对没有争锋的资格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