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68章:第一道子 - 最强妖孽

第968章:第一道子

无人开口。 青光漫天,所有湖边的修士,看到这座升起的巨像,全都无声退了数十米。 从中心开始,缓缓蔓延,到整个人潮呈环状散开,不过十几分钟,徐阳逸周围千米已经没有一个人。 大师兄双手背负,目光如雪,心中怒火几欲焚天。 这是震慑。 一个还没有入宗,长老还没有给他地位的人,居然震慑地整个天剑山庄无人敢发一语。 不知道多少人从他身边无声退后,他就站在这里,平时觉得他宛若神明的其他修士,此刻居然没有多少人眼中看到他。 “这就是天剑山庄?”徐阳逸看了看周围的一切,拱手笑道:“各位师兄师姐好。” 还是沉默。 数秒后,才有人反应过来,从一个人开始,如同潮水蔓延,不知道多少人都举起了手“师弟好。五千年没有人打破七谷,师弟今日让我长眼了。闻道不分先后,达者为师。师弟受得起我们这一拜。” 折服了。 七大谷的入宗测试,彻底让这些天剑山庄的老弟子折服了,没有人敢摆师兄师姐脸色。 就在此刻,天空中一道光华闪起,一道人影从孤峰上飞来,声若洪钟:“下界修士徐峰,天资卓越,道心坚毅,经天剑五老审核,定道子第一序列。” 一句话落下,全场哗然! “什么?!道子第一?不是吧……刚入宗就是道子第一序列?这,这让大师兄身处何地?反对!以天资令道子,这已经是万年青之前的事情了!” “三长老。”披发老者愣了数秒,一步踏出人群,半跪于地恭敬道:“就算天资再怎么卓越,也要观心性,明道心,天剑五老如此定下道子序列,是否草率了?” 议论如潮,天空中的身影如同山岳,丝毫不动。 这是一位老妪。 鸡皮鹤发,一身黑色长袍,金色莲花暗纹盛开于长袍之上,蛇头拐杖,稀稀拉拉的白发潘在头上,一根金凤步摇穿过,仿佛随时都会掉下来。 “三长老,大师兄为宗门做出诸多贡献,在七界之链上挣回数千分。在宗门已经三百年,长老会的意见……晚辈觉得有些欠妥。”七公主也走了出来,半跪于地说道。 老妪淡淡扫了所有人一眼,下一秒,一股仿佛钢铁洪流的狂猛灵气,完全不像女流之辈,从老妪身上轰然爆发! 若火山崩裂,若巨人苏醒。徐阳逸目光猛然锐利,他看出来了,这老妪……居然是体修! 看似枯瘦如柴的身体下,不知道藏着多大的力量。虚圣境界的灵力横扫半空,居然吹的他衣袂都飘扬不已。 “很强。”鱼肠的声音在他脑海中响起:“或许不如你,但是她的炼体之术有独到之处。**纯净度甚至还在你之上。” 灵气如刀,刮起肉眼可见的环形冲击波,倏然冲出,周围所有人鸦雀无声。 “还有疑问么?”三长老轻轻扫了一眼全场,目光所及,所有人齐齐半跪,直到落到一个唯一没有跪的人身上。  大师兄。 道子见长老,不用行礼。 “嗯?”三长老目光盯着白发白眉如雪一样的男子,用鼻音问道。 沉默。 不知道多少人的目光都落在大师兄身上,太丢人了……别人刚入宗,就丢掉了道子序列的宝座,几百年贡献如同纸一样翻过。而且是全宗面前,还当着自己的对手! “没……有……”大师兄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这几个字,背负在后面的双手,绞动得咔咔作响,青筋暴露。 这种无形的巴掌,扇在谁脸上都受不住。 “那就好。”三长老松了口气,眼神无限复杂地在大师兄和徐阳逸身上划过:“道子,只是个称呼,如果你们不满,就去拼,去抢!咱们天剑山庄的历史,你们知道,我们的风格,你们也知道。既然决定加入这个蛊盆,就别和老身说什么不甘心。” “任何不甘心,都是因为自己实力不够。你们谁最后当了道子第一,我都不奇怪。只要你能坐上去,坐得稳。” 低垂着头的大师兄,眼角猛地一抽,杀意无限。 徐阳逸神色平静,微微点头。 “跟我来吧。”三长老冷冷扫了一眼徐阳逸,化为流光飞走,徐阳逸朝着大师兄微微拱手,紧跟而去。 大师兄背负双手,如雪山傲立,没有还礼。 人去楼空,起起伏伏的议论声,从微不可查,到渐渐沸腾,最后,整个天剑山庄本宗,一片喧哗! 不知道多少人的目光都落在那个身影上,这场大变天来的太快,始料未及。就在此刻,大师兄身后万道阳光爆射,一轮百米骄阳缓缓升起。 旭日东升,光照万里。 刚刚掀起的议论,立刻被压了下去。大师兄没有回头,平静开口:“我平时待你们如何?” 不等所有人答话,他接着说了下去:“本真君自问没有亏待过谁吧?谁想站到他那边,就别怪本真君清缴起来不客气!” 他回过头,目光从所有人身上扫过,冷漠如刀:“本真君在天剑山庄努力四百年,谁敢现在来摘桃子,别说我不乐意……” 他顿了顿,意味深长开口道:“昆仑宋家也不会乐意。” 话音刚落,他化作一道金光,飞入了自己的洞府。 一片寂静的人群,谁的目光中都在闪烁,比起立道子更加始料未及的,是新王和旧主上来就针锋相对,没有任何平缓期,暗潮汹涌,大师兄已经抛下这种狠话,双方刺刀见红的日子……恐怕不远了。 无数人沉默离去,他们需要考虑,需要选择,一边是根深蒂固,背靠大树的大师兄,一方是连闯七关的绝代妖人,一个站错队,恐怕迎来的就是对方登基之后的大清算。 “你不走?”一位老者正要离开,看了看身边头发花白的老人。老人摇了摇头,忽然轻声道:“你不觉得……这次的赌局很有意思?” “噤声!”老者吓得一把捂住他的嘴:“我们这些金丹真人,在宋师兄和那位新王面前什么都不是!赌?宋师兄在天剑山庄数百年,谁不给他面子?更别说他背后的宋家……”  花白老人轻轻拉下他的手,笑容如狼:“我当然知道……” “不过,我敢压手这位徐峰真君。”他目光如火:“宋子玉,没有道子的命,却有道子的病。真以为他在天剑山庄可以一手遮天?如果真的是这样,那么为什么这次给徐真君是道子第一序列?” “他遮不了,以前只是长老会没有更好的苗子而已。你们说徐真君道心不明,人性不察。我就不相信你们不知道宋师兄身后的宋家,就这么单纯?” “若不是那个数万年前的传说,宋子玉会以嫡系来我们这里?他的资质,加入九真九难门都说得过去。咱们虽不差,在墟昆仑却绝对算不上顶尖。尤其……还夹杂在三大势力的缓冲地带。他宋家图什么?” “看似精明,实则没自己想的那么精明。我看那位徐真君,才是扮猪吃虎的高手。别忘了,别人可是飞升修士。在下界那么恶劣的位面都能以元婴之身杀上来,你真当别人和不发威就是病猫了?”老者一口气说完,笑了笑:“老夫这盘压徐真君,我相信聪明人都会选择他那边。先走一步。” 话音未落,他同样化为流光远去,只留原地若有所思的老者。 这些身后事,徐阳逸自然不知道,他紧跟着老妪向前飞去,一边仔细地观察着整个天剑山庄。 很大…… 非常大,一片沙漠,孤峰众多,形成无边石林。 这片沙漠大约有地球上一个副省级省会那么大,茫茫无边。石林中,有五座最高的山峰,千疮百孔,风从上面吹过,宛若鬼哭狼嚎。 周围是一片盆地,就中央是一个绿洲。戈壁盆地上,无数的洞府好似蜂巢林立。但是让他震惊的不是这个,当飞出盆地之后……外面竟然是一片绿叶,一座座仿佛波斯风格一般的建筑坐落周围。林林立立,繁华无比。甚至能看到数不清的凡人骑着骆驼和其他不认识的灵兽奔走其间。 天空中无数的浮空舟运送货物,整个城市将中央的盆地围绕起来。城市之大,甚至和地球的一个省都差不多! 对于七界的庞大,他再次有了清晰的认识。 就在此刻,前方光芒陡然下降,他立刻跟了上去。 三长老落入一座高塔之中,高塔金碧辉煌,浓郁的异域风情,顶端,无数的淡蓝色薄纱随风飘动,光芒落下,三长老已经坐在了最中央那尊虎皮大椅上。 鲜红的地毯,周围的侍女一声不发全部跪了下来,三长老挥了挥手,她们鱼贯而出,看着落下的徐阳逸,目光中闪着复杂无比的神色,一言不发。 徐阳逸也没开口,平静站在那里。听着三长老的手在扶手上敲打了很久,枯黄的指甲和白玉扶手碰的哒哒作响。足足十分钟后,三长老率先开了口。 “身为道子,你有什么想说的么?” 徐阳逸摇了摇头。 “你没有?”三长老端起茶杯,轻轻抿了一口,猛然双目如电,直盯着徐阳逸:“那好,下面老身的话,你可听清楚了。” 月初!!!求月票!求月票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