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71章:天剑祖师 - 最强妖孽

第971章:天剑祖师

“七界的格局,两圣七王,三宫四殿,但这些距离我们太遥远了。每一个位面都无比庞大,在每一个位面中,都有一些庞然大物,持之不懈地冲击着王位。昆仑宋家,就是墟昆仑一方绝强势力。” “三百年后空虚尊者陨落,你应该也知道了……这位大师兄宋子玉一直在这里不走,你觉得他是为什么?在找什么?” 她直视徐阳逸的眼睛:“你……觉得他会容得下你?” 徐阳逸端着茶杯,没有开口。 如果对方识趣便罢,如果不识趣……那么自己不介意送他一程。 大道之路,能者上,平者让,庸者下,不争哪里能站在更高的山峰? 从来到上界,他就没想过掩饰自己的锋芒。 看到他平静的神色,三长老敏锐地从对方眼中捕捉到了一抹杀意,她沉吟道:“你们的争锋……其实都有胜负手。我们从来不知道他是宋家的嫡系或者旁支,他也没有提起过。无论是来自于哪一只,这样的修士一定有很多护身宝物,修有各种诡异神通。” “如果一次杀不死他,那么下一次,必定会迎来他的獠牙。而我们不可能参与你们的争斗中。” 徐阳逸点了点头,三长老说话直来直去,他反而比较喜欢这种风格。 如果他赢了,对方确实是来历非凡,宋家一旦兴师问罪,以他的资质,宋家只会以此为要挟拉拢,罪不至死。但是一旦他们插手,性质就不同了,进可攻退可守,这才是大宗门生存之道。 “给我一个机会。”他淡淡道。 三长老目光一亮,随后想到了什么,枯瘦的身子前压了一分,颤声道:“你……道友……你也想参加三百年后的大争之世?” 徐阳逸点点头:“已经有一位王的真传弟子找过我了。” 三长老站了起来,胸口起伏地厉害,在屋里来回踱步许久,才沉声道:“从今天起,这句话你藏在心底,埋在心中,一个人都不能说。” “你……没见过真正的大争之世,三千年前,双星同耀,帝后争锋,一南一北杀得整个七界都为之颤抖,所有阴尊阳圣都匍匐在两大传奇脚下,最后……就连太虚都不得不表态。道友,你相信我,七界盘根错节近十万年,宗门倾轧,大道争锋……一旦这台巨大的机器从沉睡中醒来,那步步危机,如履薄冰的感觉……足以在开始一百年就淘汰九成九的修士。” “只有剩下的一成,才有几率冲击五王二后的宝座。”她目光闪烁地看着徐阳逸:“还有三百年,时间不长也不短,在这之前,必定是那些真正的天之骄子剪除威胁的时候。一旦你透露出你有这个意思,哪怕只是未萌芽的威胁,也会受到一些你绝不想受到的‘关注。’” 徐阳逸微笑点头,这是交浅言深了,对方在试探他,他也在试探宗门的态度。 三长老顿了顿,沉声道:“但是……若到时候你通过了考核,还有这个想法,实力又足够,无论如何,我们也会倾尽全力,将你推上去!” “这件事我会禀报宗门,另外……” 她抿了抿嘴:“随我来吧。” 她谨慎地拿出一个玉佩,一道朦朦青光打上,顿时,玉佩上闪现出无穷光华,光芒越来越大,直到形成一道金光大门。 三长老率先走了进去,徐阳逸跟上。 眼前一片轻微的旋转,这是传送法阵的作用。白光渐乱迷人眼,当他再次睁开的时候,已经来到一个诡异的地方。 一方大陆。 大约有万米大小,山丘起伏,地面一片青草,一条石子路,两边种满桃树,层层桃花飘飞之间,掩映着中央一座黑瓦建筑。 让他惊讶的是,这方大陆悬浮于无尽虚空,周围没有一颗星辰,整个空间,只有这一方万米大陆。 “之前老身说天剑祖师什么都没有留下来,是骗你的。”三长老沉声道:“他留下了这里……一处被撕裂出的独立位面,任何乙级的宗门,都有这种位面,作为宗门最后的避难所。” “但天剑山庄不是。” 她带着徐阳逸缓缓走去,轻声道:“任何真正的道子,长老即位,宗主即位,都会来到这里,这不是什么秘密。这里也没有秘密,但是……只有来到这里,才是被承认的道子竞争者。” 她深深看了徐阳逸一眼:“宋子玉没有来过这里。” 数分钟后,眼前豁然开朗,一座古旧的道观矗立在桃花林中,青砖黑瓦,绿叶桃花,颇有一种幽深的禅意。 门口,一方四足鼎燃烧着几百根香烛,三长老有些出神地看着大鼎:“去吧。” 徐阳逸点了点头,拈起三根香烛走入道观。里面一个金色蒲团,蒲团对面,玄黄帷幔垂下,朴素典雅,接连着三排案几,如山耸立。每一排上,都放着一尊尊灵碑。 祠堂。 这里,是天剑山庄历代宗主的祠堂。 在最高的一派上,供奉着三牲三畜,还有五花八门的各种贡品,那里只有一个灵碑,比其他灵碑都大,纯黑色,上面银钩铁画地写着四个大字:天剑祖师。 在三排案几背后的墙上,一幅大约一米长半米宽的画悬挂在那里。然而,却一片空白。 三长老站在门口,缓缓道:“头顶三尺,必有神明。画上的就是开派祖师天剑祖师,来。上一柱香吧。” 徐阳逸一掀黑袍,跪在蒲团之上,香举过头顶,发下了自己来到上界第一个愿望。 “若三百年后,你们能将我推上王座,我必定庇护你们千年。” 第一拜。 就在第一拜落下的时候,耳边仿佛响起晨钟暮鼓,一声悠扬的叹息,好似跨过岁月而来。 这一瞬间,时间仿佛放缓。 很玄妙。 拜下去的瞬间,徐阳逸刹那间就进入了一种玄妙的状态,波澜不兴,安宁若湖,如同入定。而这一声叹息,跨越不知道多少年,却在这片湖中丢入一颗石子,搅乱一池春水。 天上人间何处去,旧欢新梦觉来时。 就在他面前,天剑祖师的空白画卷上一片金光闪耀,掌中佛国一般将他笼罩在一米方寸之间。同时,一道虚幻的人影终于在画卷上若影若现。 “醒来!!”就在徐阳逸闭上眼睛的时候,脑海中猛然一声大喝,声若雷鸣,彻底打破了这块安宁的湖面。 他浑身微微一抖,双眼再次清明。如同溺水的人一般倒抽一口凉气,大口喘着气,满头冷汗地看着这幅空白古画。 “这画有古怪!”鱼肠咬牙道:“无害……但是能将你所有隐藏的东西都照出来!这才是天剑山庄最后的试炼!那老不死……” 右手符箓闪耀,不等徐阳逸操纵,鱼肠已经悬浮起来,杀气凛冽,正对外面的三长老。 不过,不等他飞出去,就感觉一只满是冷汗的手握住了他。 “不用……”徐阳逸虚弱地站起来,这幅画……太可怕了,这应该还在灵宝之上!数秒的安宁,却让他感觉阴阳之间走了一遭。什么人的法宝会有如此恐怖的威力? 这就是号称飞仙的修士遗物? 他擦了擦头上的冷汗,朝着三长老抬了抬下巴,鱼肠这才发现,门口的三长老如同泥塑木雕,抬起手木偶一样停在那里。 “时间停止!?”鱼肠惊呼出声:“这……这不可能……虽然我对领域了解不深,但是我曾听说过,时间,空间,是两大至高领域!这……” 话音未落,徐阳逸已经抬手打断了他。自己陷入沉思之中。 刚才,虚空中却仿佛睁开了一只虚无的眼睛,冷漠地看着自己,从上到下,从里到外。 不过……很熟悉…… 不知道为什么,这种感觉非常熟悉! 他说不出到底是哪里,那一声轻叹,他敢保证听过,绝对听过!然而寻找之下,却宛若昨夜春梦,了无痕迹。 “这不可能。”他死死盯着那幅画:“我有过目不忘的丹灵,任何东西看过一次就能记住,我敢打赌刚才那一声叹息我听到过。但是在哪里……却始终想不起来!” “这种感觉……也非常的熟悉,绝对的……绝对在哪里经历过……但为什么过目不忘的丹灵都想不起?” “是这个场景有古怪,还是这个场景里的什么东西?” 就在他想法还未落下的时候,整个虚空裂缝都开始颤抖起来,仿佛一个庞然大物从宇宙中苏醒,跨越百亿光年,来到了这里,撞击着这个天剑祖师撕裂的裂缝。 “哗啦啦……”不等两人惊呼出声,整个万米陆地轰然破碎,一只青色灵光巨手,从宇宙中悄无声息地出现,铺天盖地,方圆不知道多少万里,将天穹都染做一片青碧。如同如来佛的五指山,而他们正处于掌心。 “这是……”震撼太大了,鱼肠都不知道说什么好,就在此刻,那幅古画光芒万丈,上面终于勾勒出了一个身影。 那是一个麻衣妖修。 蛇头,人身,明明不伦不类,画风是简单的写意,落在他眼中,却好似傲立宇宙,叩问苍穹。 无法形容的伟岸。 整个陆地碎裂,只剩下那一座祠堂所在的十几米范围,黑暗之中,两盏青色的巨大眼睛,悠然闪亮。 “你来了……” “你终于来到了这里……” 话音刚落,整个祠堂爆发出无穷金光,宛若白日飞升。 所有的灵碑消失无踪,而高台,帷幕,地面,全部变成了一种徐阳逸看过,鱼肠也看过的风格! 青铜,鱼和人的雕刻混杂,类似埃及,但是过目不忘的丹灵立刻提醒他,这不是埃及! “阿兹特克文明遗迹……”徐阳逸脑海中轰然闪过一道亮光,愕然抬头。 明白了…… 全都明白了…… “您是……”他看着飘扬在自己眼前的蛇头修士画,看着站在青色巨掌上的自己,还有远处巨大的双眼。 这一幕,和巴别之塔中一模一样。 能做到这一点,时间停止,空间转换,而且自己又熟悉,还根本不允许找到的,只有一个人。 他深吸了一口气,这一次,自己单膝跪地,拱手道:“拜见天剑祖师。” “羽蛇神前辈!”

下一篇   第972章:神之真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