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74章:投名状(二) - 最强妖孽

第974章:投名状(二)

“轰!”忘尘撞在山上,司徒空手下并未留情,顿时,一缕血迹从嘴角溢出。 雨幕之中,不知道多少人灵识都在看着这一幕。 “你怎么做?”五大山峰之上,五道灵识再次交流着:“看着?” “当然。”宗主缓缓道:“本宗宗旨不可改,也正好观察他的心性,道心。” 顿了顿,他带着一丝强压的兴奋说道:“如果确定无疑,此人……可振兴我宗千年!” “宝剑锋从磨砺出,为了宗门振兴,我们切不可看到资质绝顶就头脑发热。” 一座座洞府,对大师兄折服的,对他不满的,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这里。 “打狗还看主人面,司徒前辈靠着大师兄,当着徐道子的门口打狗,真是好大威风。”一所洞府中,七公主悠然拈起一枚灵果,冷笑道:“不过也好。” “徐道子从入宗来从未出过手,唯一见过他的三长老闭口不言。本宫也很想知道,他的实力到底如何。” “若是本宗道子落到一个光说不练的假把式身上,那才是坠了飞仙后裔的鼎鼎威名。” 另一所洞府,天剑十友同样凝神看着这里,他们都知道。大师兄心思缜密,既然他决定开头,那么……天剑之争就已经全面拉开。 从前到后,对方必定已经布置妥当,一道道的难关等着对方,就算是他们,都替这个还不出头的道子捏一把汗。 “前辈。”忘尘从山上飞起,咬牙忍住心中翻涌的血气,拱手道:“师尊确实在闭关……” 话音未落,他已经说不出话来。 司徒空随手划了个法诀,忘尘顿时口不能言。他冷冷扫了对方一样:“在本真君面前大呼小叫,不知尊卑,真是物似主人形。” “掌嘴五十。” 随着最后一个字消失,忘尘的手竟然情不自禁地动了起来,一巴掌抽到自己脸上。 啪…… 响亮的一声,在雨中无比清晰,周围没有一个人敢劝。 这是彻底撕破脸的动手,他们敢出头就是站在大师兄的对立面,然而……现在徐阳逸关门谢客,他们怎么敢出头? 一巴掌落下,忘尘脸上顿时浮现出五根手指印,他的目光刹那间带起一片杀意。在地球上,自己也是一方枭雄,他感谢徐阳逸是因为对方守诺,他区区一个凡人,对方竟然遵守了当初的诺言,这才让他决定跟随。 他可以给师尊鞠躬,但是不等于要给这些人屈膝。 “你不满意?”司徒空敏锐捕捉到了他一闪而过的目光,冷笑道:“本真君亦是元婴后期,和你师尊同一个境界。今天,就代师行罚,教教你夹着尾巴做人这几个字怎么写。” “啪!”又是一巴掌,再次扇在忘尘脸上。忘尘心中一片杀意,然而实力不至,只能咬牙承受。 大门还是未开。 “执法队。”司徒空大约也觉得折辱一个刚刚金丹的修士太过无趣,淡淡开口:“带回刑堂,杖一百。” “刷!”随着他这句话,天边刹那间闪现一片金色光芒,人还未到,三道元婴威压,已经笼罩这方天际。 三位元婴后期! “滋……”之前等待的那位童子,倒抽了一口凉气,立刻就想离开。刚刚起步,司徒空的声音就淡淡传了过来:“谁都不准走。” 周围所有想离开这块是非地的修士,齐齐停住了。 “我……”童子几乎要哭出来了,谁都看出来了,大师兄准备何其充分,宗门规定在前,执法队在后,徐阳逸一旦缩头,就是违抗宗门令,执法队无论如何都会出手。要出头……今日这阵仗,显然是准备杀鸡儆猴,徐阳逸就是那只鸡。 震慑所有心怀二意的修士。告诉整个天剑山庄,谁才是这里的真王! “你是赵道友的童子吧。”司徒空冷声道:“今天,大家都做个见证。” “看看是我违反门规,还是有什么其他人恃宠而骄,置宗门规矩于不顾!” “司徒堂主?”随漫天金光而来,执法队领头的元婴修士微微一笑:“巧啊,可有事?” 来得巧,也说的巧。 “此子不尊前辈,违抗宗门令,还请王道友出手,押入刑堂受审,事后打入黑风崖,面壁五十年。”司徒空轻轻抚摸着手指道。 “是么?”领队身边一位瘦高修士道:“却不知是谁的属下?” “现任道子,刚上任七个月,却头都不敢出,有家不敢回的徐大真君看门童子。”司徒空目光看向紧闭的山门,嗤笑道:“小家伙,为这样的人当差,真是为难你了。” 忘尘擦了擦嘴角的血:“我给谁当差,还轮不到你来计较。” “放肆。”瘦高修士冷笑一声:“谁给你的胆?敢在元婴骨干面前嚣张?” “过来吧。到了刑堂,本真君自然要给你涨涨记性。” 一只金色巨手,如同抓小鸡一样抓向忘尘。忘尘深吸一口气,闭上了眼睛。 为什么…… 师尊你到现在还不出来? 我在你心中就这么无足轻重? 还是到了上界,您完全失去了下界的血性? 若真如此,我……也不会再跟随你了。 所有人都看着这一幕,寻隙在前,执法在后,整套流程就算宗老想插手都站不住理。但……若让忘尘这么被抓走,徐阳逸的道子之路就可以宣告完结了。 连飞升上来的伙伴都保不住,还能保别人? 谁敢信? “轰隆隆……”巨手铺天盖地,在徐阳逸的洞府前没有掩饰一丝灵气,滚滚波动层层冲击着紧闭的师门,司徒空,三位元婴,看似轻松,实则全都牢牢盯着师门。 五座山峰上,五位长老目光凝重了一分。 七公主洞府中,她已经站了起来,眯着眼睛看向这决定性的一掌。 还有不知道多少人,全都注视着这里。 就在巨掌即将抓住忘尘的一刻,忽然,一道光华直冲天际,一尊青色巨像虚影在光华之中朦胧升腾,钟磬齐鸣,仙乐阵阵。 “这是……”司徒空目光一紧:“虚灵仙体真正大成的前兆?但是……他放弃了?” 不等他想完,一个冰冷至极,满含杀意的声音响彻四周:“可以。” “很不错。” “能让我放弃冲关出来清理你们,你们真的是……不,知,死,活。” 最后四个字,宛若黄钟大吕,轰然敲响所有人耳中,元婴以下者,齐齐一震,下一秒,一道青黑光华,如同斩天圣剑,轰然从门缝中冲出! 出手了…… 徐真君终于出手了! 高瘦修士目光一闪,下一秒金色巨手陡然加力,誓要把忘尘捏成粉碎。 “我的人,谁敢动。” “轰!!”然而就在和金色大手触碰的一刹那,轰然化作漫天黑气,一只黑色巨掌,方圆千米,从下方直抓而上,如同魔王伸手,紧接着,金色巨手应声而破! “刷拉拉!”金黑色的冲击波肆虐全场,恐怖的风里将周围所有人都吹的倒飞出去。司徒空猛然站起,脸上带着一抹冷笑,一道令牌带着流光直冲天际:“现任道子徐峰,违抗宗门令!执法队何在!抓人!!” “一个不留!!” “刷刷刷!”流光刚刚升入空中,刹那之间,四面八方数百道流光同时升起,这面无形大网,随着徐阳逸毫不犹豫地保下忘尘,终于全面拉开! “执法堂朱雀队在此,谁敢违抗宗门令私下斗法?有人对执法队动手?真是好大胆子!执法堂玄武队在此,何人敢在天剑山庄生事?” 一道道恢宏的声音响起,数百道金丹灵气刹那间布满天际,其中起码有七八道元婴级别的灵气,更随着天边传来两声长叹,两道元婴大圆满的气息化作半天青霞,两道声音无奈道“执法堂总队长孤鹤真君,道子还请手下留情。执法堂副总队长尘蒙真君,诸君轻慢动手。” 随着数百道金光乍起,事情终于如大师兄所愿,彻底闹大了。两位中间派的执法队长,再也无法置身事外。 无关对错,立场不同。 “天剑山庄,只有执法队可以动用神通,其他人……谁都不可以。”司徒空冷笑着看着眼前的一切,还有天边两道光华,以及后面数千执法队员,脸上露出满含杀意的微笑:“违者……杖五百,黑风崖面壁一百年。” 狂风呼啸,金黑色光华暴涨中,他潇洒拍了拍衣袖,功成身退:“徐道子,咱们就再见吧。” 就在此刻,全场所有人齐齐一声惊呼,吓得差点跳了起来。 时间仿佛变缓。 司徒空感觉有什么东西从他侧面飞过去了,随后,他转头去看。 耳边是疯狂的风潮,还有一道惊鸿一样的人影。可惜,这道人影是倒飞,同时,这个人满脸的难以置信。 所有人的头都随着他的身形而动,被吹飞的金丹筑基们,震撼地看着高瘦修士张大了嘴,死死盯着大门,弹珠一样倒飞数千米,消失在天的尽头。 时间再转。 司徒空霍然回过头,脸上是惊讶,随后化为震惊,再然后……蹭蹭蹭倒退数步,全身灵气疯狂涌起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