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75章:投名状(三) - 最强妖孽

第975章:投名状(三)

“轰轰轰!”脚下,一片鬼哭狼嚎的领域全面打开,但就在同时,身边两大领域同时打开。 他惊讶地看了一眼,发现另外两个领队同样愕然看向他。 领域打开了……而且几乎没有任何思考,他们心中从刚才的炽热刹那间化为一片冰凉。这是面对高级捕食者的本能反应,那一瞬间,他们几乎感觉这个敌人无法抗衡。 一掌拍飞一位执法队长……这种实力…… 猛地摇了摇头,司徒空全身神经骤然绷紧,同时身形如大雁,飞快倒飞而回,高呼道:“道子徐峰,违抗宗门令!打伤执法队长!按门规应逐出门墙!全宗见证!” 他的声音如同雷鸣,数万米内都一清二楚。 事情已了,在这里留下去没有必要,尤其……刚才如同湖面忽然掀起万丈风暴,那种心惊感魔鬼一样萦绕在他心头。 然而下一秒,他的脸色就凝固了。 不只是他……周围所有人都倒抽了一口凉气,黑炎通天,从四面八方疯狂涌现,紧接着,从虚无之中,出现无数树枝一样的倒刺,将所有人牢牢封死在方圆三千米内! 黑色的囚牢,恶魔的餐桌。生生隔绝了外面赶来的执法队,外不能进,内不能出。 “徐峰……”司徒空满头冷汗,他已经功成身退,却丝毫没有和对方斗法的打算:“你是要做什么?” “难道你想违抗执法不成!大逆不道!身为道子你有何面目再在宗门呆下去!” 仍然声若雷鸣,然而,这次的雷鸣中带着一丝颤抖,色厉内荏,以壮其胆。 没有回答,司徒空长长舒了一口气,手心在长袍上擦了一手汗,嘶声道:“国有国规,家有家法,明白你的错处,就立刻自缚双手,前往刑堂请罪,我们也敬你一分,不把你押过去……” 就在这几个字落下的瞬间,四面八方虚空阵阵闪烁,一根根枯木从虚无中衍生,纵横交叉,不到数秒就结成一张枯木巨掌,布满倒刺,猛然朝着司徒空头顶抓来。 这一秒,这片空间是寂静的。 司徒空呆了。 被围在禁制之外的执法队呆了。 周围出不去的各位金丹呆了。 谁都没想到,静若处子,动若脱兔,平静的湖面一旦刮起狂风,接下来就是海洋一样的滔天狂潮。 场面话都懒得讲,直接动手。 “放肆!!你身为道子,置宗门威严于何地!”就在司徒空呆滞之中,身边两道声音暴起,一把羽扇,一柄短剑,带着赫赫神光冲上天空,化为苍鹰白鹤,直扑那只弥天巨手。 挑衅! 这是对执法队的挑衅,也是对内务堂,大师兄的挑衅。 丝毫不把他们放在眼中? “你找死!”一位执法队长眼含杀意:“真以为你一个人能对抗整个执法队?!落到我们手中,任你什么道子,必定把你摆成十八般模样!” 局长横空,光耀万里,苍鹰白鹤迎风见涨,刹那间就已经数百米大小,就在三者接触的刹那,两位执法队长双目陡然瞪圆,随后一口血就喷了出来。 不敢置信的目光中,两件法宝哀鸣之中化作灵光点点,丝毫阻拦的作用都没有,瞬间灰飞烟灭!  “这……”面对头顶巨掌,两人愣愣地刚说出去一个字,下一秒,千米巨手下压的狂风掀起万丈狂潮,两位执法元婴哼都没有哼一声,直接被吹出数百米外。 任何人,每一个人的目光,都随着机械的头颅,卡卡卡地转了过去,震撼地看着倒飞的两道人影。 “这……是执法队的真君领队?”一位金丹中期愣愣开口,但是无人回答他。 谁都不敢相信,平日号称宗门强者的执法队领队,一招都接不下。 但是……司徒空没有这份闲心,他面目狰狞,两位元婴毫无抵抗被击飞,只剩下他独木难支,额头青筋乱跳,汗湿重衣。 “这种……”牙齿咬的咔咔响,一招之下,领域之内,佛陀掌中,自成天地。 他竟然有种墟昆仑在面前崩塌之感! “这种……这种该死的……”手臂已经不堪重负地咔咔作响,猛然一声大喝:“给本真君破!!” “轰隆隆!!”头顶之上,天穹崩塌,他身边漫天蓝色灵光倒卷而起,然而,紧接着他脸色就是一变,带着一声惨叫被直接打落十八层地狱。 苍穹卷珠帘,银河半边天,漫天蓝光中枯木巨掌毫无悬念压下,空间层层破碎,那冲天而起的杀意,那盖倾一切的修为,遮天蔽日挡住了司徒空视野中所有一切。 “不!!!”惊呼声轰然下落,外围孤鹤,尘蒙两位真君大惊失色,如果真的斩杀了司徒空,内务堂堂主,无论是谁,他都必须被赶出宗门。 “住手!道子三思!!” 但是,他们根本无法打破这层领域。 禁制之内,司徒空急速被压制下坠,彻底慌了,狂风从耳畔吹过,瞳孔紧缩,心如乱麻。 这家伙是真的要杀自己! 他不怕吗!他不担心大师兄的报复?自己可是天剑山庄堂主!他怎么下得去这个手? 额头一滴滴冷汗流了下来,心中千万思绪划过,为什么执法队如此不堪一击?平日不是自称宗门前十?为什么这家伙这么大的胆子? “轰轰轰!”他咬着牙盯着巨掌,觉得对方最后一刻会放缓,他不敢杀一位内务堂堂主,绝对不敢! 然而,并没有。 瞳孔中,由枯木构成的手掌越来越清晰,掌纹都清晰可辨,三百米,两百米,一百米! 五十米! 司徒空听到了自己心防破碎的声音。 “道友停手!!”就在巨掌落入三十米的时候,他终于忍不住尖叫起来,如同被捏住嗓子的鸭子:“道友……手下留情……” 刷…… 巨大的手掌停在司徒空头顶,下方的天空都微微一沉,司徒空一声闷哼,体内气血疯狂翻涌。 太可怕了…… 仅仅是风压,就让自己动弹不得,此刻……他感觉自己就像老虎手下的兔子,老虎用爪子抚摸兔子的头,那是戏谑。 “你也知道怕?” 徐阳逸平静而嘲讽的声音响彻半空,让这片天地一片死寂。 司徒空颤抖着不敢开口,对方门都没开,仅仅凭着一招,力压四大元婴!一位元婴被击飞不知所踪,两位被吹到一边根本无法插手,还有自己……如同猫戏老鼠,满头冷汗。 那是劫后余生的后怕。 周围的所有人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无论是谁,全都张大了嘴,震撼地看着这一幕。 一击退四元婴! 这……这怎么可能做得到! 七公主洞府,七公主霍然站起,手中精美的器具因为起身太过猛烈而洒落一地,叮当作响中,她却闻所未闻,只是灵识骤然波动起来,疯狂如暴风。 “我看错了?”数秒后,她瞪圆了眼睛颤声道:“执法队五位队长……他一击退三位!还加上司徒空这个堂主?!” “他到底是元婴还是阴尊!!” 天剑十友的洞穴,所有人愕然站起,无声起立,张着嘴,摇着头,不敢相信地看着这一切。 执法队有多强,他们是知道的,但现在却像苍蝇一样,一巴掌四个? 最开始以为自己投诚,自己主动在握的心情,随着这一巴掌消失不见。取而代之的,是一种压抑的兴奋,一种寂静中的疯狂。 他们都不知道从何而起,因为,这只是服从强者的人类本能。 “这种实力……”一位十友干吞了口唾沫:“同境界……恐怕不说无敌,和九真九难门的道子,也不相上下了吧?” “大师兄……这次恐怕踢到铁板了啊……” 最大的洞府中,大师兄坐在中央玉椅上,修长的手指轻轻敲击着扶手,感受着徐阳逸的方向骤然升起的数百道灵力,脸上终于浮现出了一抹笑容。 “和本真君抢道子的位置?” “你也配?” “只要他一出手,他就完了。”在他下方,虚空盘坐着八位元婴修士,最差者也是元婴中期。且大多数人,身上都带着一方玉质胸牌。 有的是一把剑,有的是一本书,有的是一枚丹药,只有堂主,才能佩戴这种徽章。 堂主之上,就是长老,也就是说……整个天剑山庄八大部,起码有四五位长老站在大师兄这边。 以往是没有竞争对手,等真正的竞争对手出现,数百年的利益交缠,他们已经撤不回来了。 “他不出手,和完了也没什么区别。”胸口带着剑形的刑堂长老冷笑道:“宗门有规定,私下斗法,刑堂解决。刑堂不是本真君说了算?” “一旦他落入老夫手中……有门规压着,除非他能一个人稳杀全宗元婴,否则……” 就在此刻,空间中陡然传来一阵波动,所有人眉头都微微一动,这是动手的标志。 大师兄神色如常,灵识疯狂卷出,嘴角挂着一抹惬意的微笑,他太期盼看到对方低头了,在这里,他才是王,任何新王,不经过他的认同,就不算王。就算宗门也不行! 然而,这抹笑容僵住了。 “这……”他猛然张开眼,手死死握着扶手站了起来,目光直视外围,机械一样动也不动。 不只是他,随着一片倒抽凉气之声,周围所有人同时站起,大张着嘴,谁脸上都震撼无比。 这到底怎么回事? 如此严密的一张网,居然网不住他?硬生生被这条大鱼撞出一个窟窿,还毫发无伤? “这……就是连破七谷的真正实力?”刑堂长老皆扬,揪着胡子的手都在发抖:“一掌四元婴……这是祖师再世么?!”

下一篇   第976章:破道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