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76章:破道心 - 最强妖孽

第976章:破道心

整个天剑山庄,一片死寂。 关注这里的,中立的,大师兄派系的,想要投诚的,谁都愕然看着此处。 道子徐峰很低调,低调到成为道子顺位第一之后,居然没有去抢道子第一的洞府,而是选择了闭关。 诚然,那只是一座洞府,然而代表的,却是道子的尊严。 他不动,没人敢表态。今天忽然大师兄伸出獠牙,却没想到当面打脸来得如此快,如此刚烈。 不只是大师兄洞府中一片寂静,其他人,更是不敢说出一句话来。 徐阳逸洞府门口,忘尘擦去嘴角的血,狠狠抿了抿嘴唇,师尊终于出手了,不是不管自己,是确实在闭关,甚至为了自己放弃冲击真正大成的时间,仅仅这一点,他就佩服不已。 师父能为弟子做到这一步,夫复何求? 巨大的手掌黑光闪烁,在司徒空头顶缓缓抬起。 司徒空脱力一般舒了口气,还是不敢杀自己的……自己当时怎么就不多坚持几秒呢?他应该想到,对方哪里来的胆子不给大师兄一点面子? 双腿都在发软,浑身冷汗,然,还不等他多喘一口气,离开头顶的巨掌黑光闪烁中凝聚成拳,然后…… 对着他竖起食指。 司徒空瞳孔中被这一根食指占据,浑身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。 对方根本没有放过他! 他明白了……他了解对方的心情了,这一瞬间诡异的心绪相通。道子不是饶了他,而是认为一巴掌镇压他太过轻松,而……他不配。 “这是……”禁制之外,尘蒙,孤鹤两位真君都呆了。 好硬派的道子…… 好铁血的徐峰! 惹了他,就别想安稳,既然你敢来,就得做好接收道子之怒的心理准备。 “咱们……”尘蒙开口,却发现声音嘶哑,轻咳了一声:“还进去么?” 孤鹤呆呆看着徐阳逸至今未打开的洞府,许久才沙哑道:“你敢么……” 话音未落,场中食指,毫无征兆朝着司徒空摁了下去。 “你!!!”随着一声尖叫,司徒空亡魂大冒,全身灵力轰然爆发,但是和那根手指接触之后,却好似春阳化雪,根本没有丝毫抵御,就被直接摁了下去。 极度耻辱的状态,那是人碾死一只蚊子的架势。 忘尘深吸了一口气,心中一股热血冲了上来,死死盯着这幅画面。 这是师尊在为自己出气! 对方已经认栽了,在师尊的地位,最好的选择就是揭过这一节。 但是,对方没有。 如他所说,他的人,谁敢动? 用行动正名! 司徒空疯狂尖叫,一层层黑光,蓝光,从指头相接之处海潮一样散发,那是他在拼命抵抗,根本没有说一句话的时间,和刚才的趾高气扬比起来,云泥之别。 然而,无论他怎么努力,那根手指轰然下落,无一丝停顿。 该死……该死!! 手指之下,司徒空目呲欲裂。修行六百年,元婴境界,内务堂堂主,谁看到他不得笑着行礼,喊一声司徒堂主。如今,在一座小小洞府面前被当作苍蝇,以这种屈辱的姿态打落尘埃! 恨意只是一闪而过,因为另一种名为恐惧的感情,疯狂吞噬着他的心。 挡不住…… 完全挡不住! 只有亲自接触,才能感觉徐峰实力之强!不是执法队没用,而是对方的实力太过超出想象! “这种怪物……”他红着眼睛,法宝,灵气,神通,全部调动,在周围形成一片千米蓝潮,但是在一根手指之下,层层崩溃。 绚烂如雨的烟花,印证着同境界无可匹敌的强大。 完美的陪衬。 还有三百米地面…… 短短一两秒,对于他仿佛过了一两年,如果在落地之时对方还不停手,自己就会立刻陨落于此! “停……停手……”黑蓝光芒交错之中,司徒空惊恐至极的声音终于响起:“停手……停手!!” 无人搭理。 反而手指力度更大!这一次,整根手指一阵虚幻,随后从枯木交织的缝隙中爆发出万丈黑光,如同金箍棒一样,轰然落下! “停手!!停手啊!!!”司徒空魂飞天外,再也顾不得一丝面子,疯了一样尖叫起来:“徐峰!徐道子!停手!停手!!” 卡卡卡!空间层层破碎中,所有人都看到手指之下的司徒空真的好似一只苍蝇,距离地面一百米,五十米,三十米! 司徒空疯了。 真的疯了。 从未感觉死亡距离自己这么近,那种大恐惧,让他完全崩溃了,不顾一切地,撕心裂肺地惨叫起来:“道子停手!!求您了!求您!停手!饶我一条贱命!!” “我认错!我认错!是我挑衅,是我滥用职权!是我无令调动执法队!!是我,都是我!!” “求道子饶命!!” 脑海中一片空白,现在只有唯一的念头,就是活下去。 无论如何,自己也不想死!不能死的如此屈辱! “刷……”随着这三句话喊出,手指戛然而止。 此刻的司徒空,距离地面不过三米。 汗湿重衣,短短数秒,被惊吓的白发突生,满脸憔悴,只有两只睁得溜圆的眼睛,血红色,代表着他还活着。 然而,还不等他舒一口气,手指轻轻一摁,轰的一声,将他摁入地面。 “咚……”戈壁盆地,一圈黄沙冲击波扬起。人摁死苍蝇,不过一根手指。 “你让停,我就停?”徐阳逸的声音缓缓响起:“我徒弟让你停的时候,你可曾停过。” “若道歉有用,要修为何用?” 巨大的手掌闪烁黑光,终于缓缓朦胧消失,露出下面口吐鲜血,如同枯木一样四肢着地,败犬一样趴在地面,神情呆滞,满头雪白,浑身抖个不停的司徒空。 他还没死。 最后一击,并没有用太多力量。然而那种生与死之间命悬一线的感觉,那种对于心脏的折磨,让他道心都差不多破裂了。 石洞门口,终于缓缓打开。外面的三千米封禁,同时消失。 周围数百金丹,孤鹤,尘蒙,还有其他三位执法队长,不仅没有上前,反而后退了一步。惊惧无比地看着里面出来的人。 怪物…… 真正的怪物。 没有一个人敢喊抓他归案,之前的气势如同从来不存在一般,烟消云散。 徐阳逸轻轻扫了一圈周围,无一人敢对视。 “站起来。”他看向地面的数十米大坑,还有其中枯竹一样的司徒空,冷冷开口:“道歉。” 司徒空浑身一抖,此刻他的神智已经一片空白,只有徐阳逸的声音,能突入这片几乎破碎的神智。 惊吓,恐惧,他已经深深种下对这个信任道子的畏惧之心,从此以后,都不可能和徐阳逸为敌。这种畏惧感,甚至远超和大师兄的利益纠葛。 “司徒空完了。”孤鹤看了司徒空一样,叹了一声,摇了摇头:“道心被破,若是完全顺从于徐道子,或许还有晋级阴尊的可能。若是背道而驰……徐道子一日不死,他一日不得寸进。” “无论如何,终身为奴,且不需要任何契约。这位徐道子……好重的杀心。” “惹到了他,要么完全臣服,要么赶尽杀绝。宋子玉……你这次恐怕惹到了不该惹的人啊……” 徐阳逸的身影缓缓飘出,随手一招,周围灵光凝聚,形成一把无形之椅,他轻轻一甩下袍,端坐其上,居高临下面无表情地看着司徒空:“没听到么?” “是……”司徒空呆若木鸡,如同提线木偶一样,挣扎着站起,浑身华服此刻布满尘土,却根本不敢擦,深深鞠躬:“是……是我错了……” “我不该轻信小人之言,一切都是我的错……” “让你对我认错了么?”徐阳逸不带一丝怜悯,到了这里,若自己不杀鸡儆猴,那自己就是被杀的那只鸡。 “好好想想,你该对谁认错。” 司徒空抖了抖,随后神色复杂地看向忘尘。 对方同样直视他的眼睛。 枯井一样的心中,司徒空终于有一丝情感波动。 凭什么? 让自己向一个区区金丹初期认错! 他算老几! 若不是背后有你,老夫就算一指头碾死他,他都放不得半个屁! “记得道歉的态度。”就在心绪刚刚波动之时,那个冷酷的声音再次响起。刹那之间,如同一只恶魔之手掐断了所有波动的苗头。 下一秒,所有人张大了嘴,震惊地看着身为内务堂长老的司徒空,拱起双手,一躬到底,根本不敢起身,声音瑟索中带着颤抖:“老夫……司徒空,给小友认错了……” 忘尘死死咬着嘴唇,他知道的……他从来都知道师尊不好惹,开始还以为师尊到了上界会忍耐,但是并没有,而是比地球更强势! 一个元婴给金丹认错? 还是几百金丹,数位元婴之前? 他都不曾想过,他何曾不想一巴掌扇在司徒空脸上?但,他实力不够。 然而,师尊帮他打了,但是他从未想过这种局面下,司徒空位高权重,居然能给自己认错。 周围数百人,无比复杂地看着司徒空这一拜。 他们知道,这一拜下去,司徒空就彻底完了,数百年的威名扫地,完全沦为元婴中的笑柄。而且道心被破,几乎再没有可能和道子为敌。 谁能想象……一个多小时前趾高气扬的内务堂堂主,如今这般模样?

下一篇   第977章:上门讨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