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78章:落水狗 - 最强妖孽

第978章:落水狗

五座山峰上,宗门五老目光炯炯地看着这一切。 没有人插嘴,更没有人用什么宗门门规来说。数秒后,宗主的声音才响起:“杀伐果断,不愧是下界飞升的修士。” “若他还忍气吞声,真是白瞎了这么好的资质。”三长老目光火热:“宗主,我建议立刻对他开放大多数权限。这样的苗子,多耽误一天栽培,我都怕他对宗门的归属少一丝!” “不要急。”宗主的声音也带着激动,然而却老成持重得多:“他闭关的时间,我们已经将他的飞升路线核对过了,没任何问题,确实是飞流海的路线。然而我们还没有和他见过面,起码要对谈一番再说。” “如果确实没问题……”宗主深吸了一口气,话语火热中带着冲天自信:“那……老夫亲自教他。这宗门里,也只有本圣有这个资格。” 宗老的决定,没有人知道,但是现在五成左右的人全都走出了洞府外,在这个阴雨连绵的天气中,沉默地看着道子洞府外的一切。 “有趣,实在有趣。”七公主坐在一辆金色腰辇上,目光闪烁地看着道子洞府:“宋子玉仗势欺人,没想到被人反手一巴掌拍到了自己脸上,现在对方杀上们来,这如何收场?” 众目睽睽之下,徐阳逸宛若未见。忘尘走上前,一道灵识飞入洞府前悬挂的小剑:“道子徐峰前来,请前道子宋前辈出来一见。” 一个道子,一个前道子,所有人脸上都不动声色地抽了抽。 这是两人第一次交手,但谁胜了,另一方就可能兵败如山倒,因为这一次是如此的决绝,双方都没给对方留余地。谁都知道斩草要除根。 小剑晶莹闪烁,表示里面有人。但是并没有人前来开门。 忘尘又输入第二道灵识,终于,那扇庞大的石门咔咔打开。一位白发老者飘然而出。 “原来是徐道友。”老者淡淡扫了他一眼:“不知徐道子求见宋道友,有何贵干。” “是见,不是求。”老者身上元婴灵力波动,徐阳逸缓缓走出:“道子洞府,借给宋道友住了大半年,现在我要住进来,让他搬出去。” “真是不巧。”老者冷笑着一拂袖:“宋道友外出历练,不在洞府中。洞府中还有大量宋道友的修行物品,不如徐道子再等上一等。” “另外,老夫乃刑堂堂主白,听闻有人肆意打伤刑堂执法队,至宗门威严于不顾,本堂主也诧异得很,不知道徐道子清不清楚?” 洞府大门打开,这句话让所有人都愣了愣,随后灵识一扫,全都愣住了。 没人! 真的没人! 整个道子洞府除了白,居然一个人都没有! “跑了?”等着看一场好戏的人全都目瞪口呆:“大师兄居然临阵脱逃?” 一双双眼睛倏然睁大,他们还不敢相信,再用灵识扫了一圈,真的是如此! 里面一颗颗夜明珠仍在,雪白的妖兽皮地毯,装饰奢华的家具,墙上挂着一幅幅观想图,静神香缭绕,什么都在,但……就是没人! 全场安静。 谁都没有料到的结果,掀起如此大风大浪的前道子宋子玉,风浪没有压倒人,在对方上门讨债的时候,就这么光脚跑路,几百年的收藏都来不及收拾。不说那一炉还没燃完的静神香就价值上千下品灵玉,墙上挂着的观想图更是价值非凡。 可想而知对方跑的有多急! 为了不让徐阳逸堵在门口,为了不丢这最后一分面子,硬生生扯出一个外出历练的借口,掩耳盗铃姿态可谓无比难看,反正自己没看到,背后要怎么说他也听不到。 “真跑了?”七公主灵识扫了四五遍,终于难以置信地站了起来,愣愣地看着这扇象征着道子身份的大门,数秒后,仰头咯咯大笑起来。 “窝囊!” “窝囊废!好没用的男人!” “哎哟哟……笑死本宫了,这几百年来,背靠宋家在天剑山庄作威作福,我还以为多大能耐,结果遇到真正的狠人,屁都不敢放一个。咯咯咯……不行了,还嫌不够丢人?不如一场大战在门口,还像个男人。” 她银铃一般的笑声,如同点燃了这根名为“墙倒众人推”的导火/索,四面八方响起一阵低微的议论声,随后越来越大,越来越猛烈。 数秒后,已经形成了一片滔天狂潮。 雄霸天剑山庄统领中下级势力的大师兄,不战而退,东西都来不及拿走,生怕被追上,如此丑态,简直颠覆了所有人脑海中的认识。 “哈哈哈!跑了!跑了!”一位筑基修士仰天大笑,随后低下头狠狠出了一口恶气:“就因为本座不愿意将每年的宗门灵玉上贡一半,从此没在丹堂领到过丹药!进了四次刑堂!宋子玉……跑的好!跑的好!哈哈哈!” “你也不过如此!” 天剑十友嘴角不知道是该哭该笑,表情都有些凝固。此刻整个盆地中人声鼎沸,他们都没想到对方竟然如此孬种,或者说……如此明智。 丢了面子,却保存了实力。只要有朝一日他能胜过徐阳逸,或者……徐阳逸“死于非命,”那么他必定会“适时”归来,再次稳稳坐上道子之位。 只不过……明智归明智了,但是……但是他真的不顾忌自己三百年立下的牌坊么? 高高举起,重重扇脸,现在自己轻轻逃过。他的派系在天剑山庄还能生存下去? “宋子玉完了。”十友中,一位女性元婴苦笑着摇头:“名声扫地,威严丧尽,怎么这么……这么没点担当?” “不是没有,是没办法。”身边的老者摇头道:“这一切,都基于徐道子的那一掌。太强了……硬碰硬是死路一条。他可不敢让自己道心被破。只能选择这种最没面子的办法。” “走得好!走的太好了!历练去吧!有徐道子在的一天,你还敢回来?哈哈哈,这是我看过最没尊严的道子了。以前还以为大师兄多强,不过如此,不过如此啊。呵呵,恐怕大师兄再也不敢回来了吧?查!立刻去查下,看看宗门登记出入宋师兄是什么时候走的?对!赶紧把他请回来,我们天剑山庄没有宋师兄坐镇怎么行呢?” 五座山峰之上,宗主也愣了愣。 灵识交流的空间一片安静,数秒后,宗主怒喝一声:“丢人现眼!” “修行之路,就是修人道,天道,逆天而行,如今看到危险转身就走,根本不懂火中取粟,这等废物,居然坐了道子第一三百年!” “想想我都替你们这些挑选道子的脸红!” 一片喧哗,数万人都在看着这幕大戏,**刚过,谁都以为还有第二次**的时候,别人怂了,直接跑路。中立派不开心了,支持派本来还打算彻底拼个你死我活,结果首脑依然跑路。只有反对派,欢呼震天。 山谷之外,一个披着斗篷的男子猛然回头,眼睛一片血红。 斗篷之下,白发白眉,赫然正是“历练中”的大师兄,前道子。 每一声欢呼,都像一记响亮的耳光抽在他的脸上,心中悔恨有之,痛苦有之,但更多的是冲天怨毒。 他永远忘不了,一个时辰前,自己还是高高在上的大师兄,一个时辰后,自己不得不去“历练,”避其锋芒。 心在滴血,他狠狠咬了咬牙,猛然朝身后飞去。 “你做什么!!”刚刚飞起,身体周围一片黑色疯狂冲出,迅速形成一个黑球,将他包裹在内,阴柔的声音显化半空:“回去找死么!” “就算死,也比这样不要脸地逃走好!!”宋子玉眼睛都红了,全身须发,斗篷无风自扬,仿佛展开双翅的雄鹰:“滚!!” 话音未落,一道金光倏然出现在他面前。 金光之中,一方古旧无比,暗含道韵的玉牌沉沉浮浮,狮子张口的雕刻,正中心,一个大大的宋字,龙飞凤舞。 宋子玉猛然一惊,随后死死咬着牙收回手,只是拳头都捏的咔咔响。 太丢人了…… 丧家之犬,落水之狗……怎么形容现在的自己都不为过! “看来你终于还想得起自己的使命。”阴柔的声音舒了口气:“子玉,我虽然和你从小长大,但请你别忘了,我仍然是宋家的观察使。是我自愿请命过来辅助你。” “辅助,你明白么?不是让你去送死!” “徐峰的实力你看不出来?元婴之中几乎没有敌手!九真九难门的道子都不一定比他强!一掌四元婴,你见过这种妖人?我敢打赌,他冲上阳圣几率恐怕是历史最高!” “那就让我这么忍下去?!”宋子玉一声怒喝,斗篷轰然扬起:“不杀此人,本真君誓不为人!” “我要让他知道……惹了宋家,他上天无路,入地无门。” “那你就给我进入道子序列!”声音同样怒喝道:“我说过多少次,小不忍乱大谋!能从下界杀上来的都是些怪物,你非要动手!结果是反而被对方势如破竹地反打……” “够了!!” 沉默,数秒后,声音叹了口气:“走吧。” “先离开天剑山庄。” “那……道子洞府怎么办?”宋子玉终于冷静了下来,拉紧自己的斗篷,如同阴暗中的毒蛇那样,最后看了一眼欢呼震天的天剑山庄,化作流光飞去。 声音没有开口。 “我问你洞府怎么办!”宋子玉咬牙切齿地说道:“若让家族知道……七把钥匙之一的开启地点落到了别人手里,按察使会亲自来剥了我的皮!”

上一篇   第977章:上门讨债

下一篇   第979章:奔雷真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