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82章:仙梦无踪(二) - 最强妖孽

第982章:仙梦无踪(二)

忘尘打开一道通道,飞快离开。而所有人都凝视着四面八方越来越真实的梦境。 “刷拉拉……”当幻和梦凝聚到一个极点,接下来的就是破碎。四面八方所有幻境齐齐崩溃,紧接着群龙汇海,疯狂冲入下方的地毯之下。 那张妖兽皮毛的地毯如同活过来一样,波澜起伏半天才稳定下来。 变生肘腋,一人一灵一狗的目光交换了一下。 猫八二不动声色地往后退了一步。 再退一步…… 直到发现尾巴被徐阳逸踩住,顿时炸毛。 “这里……有古怪。”鱼肠化为一个斗笠黑衣剑客,浑身虚幻,手指一够,却勾动实物,整张地毯都卷了起来。 下方……露出一个布满整个洞府的巨大印记! 那……是一条龙。 一条巨大的龙,雕刻地栩栩如生,没有任何灵力波动。若不是南华蝶母的蜕出现在这里,要不是对方专门针对梦境和幻境,要不是徐阳逸曾在开云界获得过青翼鬼面,要不是这次南华御宝汇聚…… 缺了任何一样,它恐怕永远都不会被人发现。 此刻,一个中型传送阵前,裹着斗篷的宋子玉猛然抬起头,与此同时,他身边黑潮暴涨! 眼中只有怨毒的宋子玉,这一刻只有震撼。 “这……怎么可能……”黑潮中发出一个阴柔的声音,同样,也是震惊无比。 宋子玉二话不说,疯了一样拿出一块碎片。 那是一块圆盘一样的碎片,上面有一颗心脏的雕刻。而此刻,心脏正发出一丝丝若有若无的光华。 “钥匙……有反应了?”他摇着头,仿佛还不相信自己的眼睛:“我在那里呆了上百年,掘地三尺都没有发现一丝异常,他……他一去就有反应了?” “上天为何如此待我!!!” 话音刚落,如同黑鹰,他疯了一样朝着来时路冲去。 黑潮瞬间化为一片汪洋,将他牢牢裹在里面。 “你疯了么!!”阴柔的声音尖叫了起来:“现在回去就是找死!他很快就会把你和那里联系起来!顺便挖出整个宋家!” “让路!!”宋子玉也疯狂了,这一巴掌太过响亮,抽的他眼睛都红了:“滚!我不是要去天剑山庄,这件事绝不能外泄!别忘了我们宋家的承诺!” “我要去找鬼面僧前辈。”他气得浑身衣服都在波动:“不能拖了……绝不能拖下去!这件事情一旦被揭开,整个七界都要震动!” “他必须死……必须死的最快!最隐秘,否则……” 黑潮沉默了半天,让开了路。 “刷!”宋子玉疯了一样冲了开去。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 天剑山庄,洞玄府,徐阳逸和鱼肠一寸寸地搜索着地上的符印。 “看不出来。”鱼肠皱眉道:“它封印着什么,完全不知道,里面一丝气息都泄露不出。” 就在两人探索到中央的时候,猛然间,眼前一花,仿佛进入时光通道,无数的幻境在周围掠过,一阵强烈之极的天旋地转感突如其来笼罩了他们。 比任何一次传送都猛,徐阳逸情不自禁闭上了眼睛。 意识完全失去,不知道过了多久,感觉终于回到了身体,一片微凉的滋润感笼罩全身。 睁开眼,眼前一片荒芜,一个破旧无比的殿宇出现在面前。 摁着发痛的太阳穴,刚刚站起来,鱼肠就出现了。 “这里是哪里?”徐阳逸看了看周围,这里不知道是哪一界,面前是一片巨大的海洋,极远处,有一片繁华无比的巨城。 这里的修行文明显然已经到了一个极度繁华的地步,天空中,无数的浮空舟载着满满的货物飞向巨城。这座城依山而建,一眼根本看不到头,整座山都是城市。而这座山……方圆何止十万里! 海面上,无数不认识的海兽拉着一条条船开往港口。一道道流光贯空,那是数不尽的御剑修士。还有城市周围一座座沉入海底,只剩头部露在海面的巨大傀儡,徐阳逸只看一眼,就感觉心中一阵冰寒。 这是一片修行文明发展到极致的巨城。很可能是七界某一界的中心城。 “我们被强制传送了?”鱼肠的声音出现,他不可能和徐阳逸分开。但灵体苍白了一分。 “不像。”徐阳逸皱起眉头,他们到那座巨城还有一片大海的距离,这里是一个海边渔村,身后殿宇破旧。周围人稀少之极。而且都是凡人。 “我在地球也算对符箓有些研究。任何传送法阵,都是依靠符箓和空间灵气引起的共振,达到传送的目的,但是刚才,我一点符箓都没有看到。” 他转身看了看,殿宇上歪歪斜斜写着六个字“塑玉海龙王宫。” 沉吟片刻,他起身飞起,然而刚刚飞起五米,立刻落了下来。 禁空! “先去问问其他人吧。”他叹了口气,走到一位正在晒渔网的凡人渔夫身边,礼貌问道:“老丈,请问这里是何处?” 然而,这位满头白发的老年渔夫自顾自地清洗着渔网,清理着上面的贝壳海草,看都没看他一眼。 徐阳逸微微皱了皱眉,再问了一次。渔夫却忽然站了起来。 拎起地上的鱼篓,一手托着旱烟袋,悠哉悠哉地正对着他走过来。 无人开口,谁都觉得不对劲。 这是个凡人,鱼肠和徐阳逸都可以肯定。 但是,两人之间距离只有不到五米,任何凡人看到有人拦在路中间会怎么样? 起码脚步会顿一顿。 但是这个渔夫并没有,明明两眼看着他和鱼肠,却仿佛穿过了他们。五六步就来到了他们面前。 诡异的一幕发生了。 这位渔夫,竟然穿透了他们的身体!对直走了过去! “鬼?”鱼肠倒抽了一口凉气,愕然看着渔夫,一道剑气轰然射出。 “轰隆隆!”地面豁然被斩出一道十几米宽的沟壑,渔翁浑然不觉,而更加恐怖的是,数秒后,大地居然自动愈合了起来! “这是幻境。”徐阳逸终于开口了,凝重看着四周:“我们被带入了一个不知道谁的幻境里来。” “而且,我敢肯定,这个幻境比南华蝶母都高明得多!甚至……不是一个等级!” 鱼肠愕然转头看着他:“你确定?” “南华蝶母就算太虚之中,都算得上顶尖的那批,更是专走幻境一路,难道……这是传奇缔造的幻境?” 徐阳逸没有开口。 他心中有了一个猜测,一个非常恐怖的猜测。 只要忘尘拿回天剑山庄的典籍,他就能证实一件事。 看得见的……却又看不见的…… 真实和虚妄的裂缝。 掩盖下心头的想法,他朝鱼肠招招手,走到海边,捧起海水喝了下去。 “你也试试。” 鱼肠莫名地做了,咸涩的海水入口,立刻吐了出来。 “你是做什……”这几个字还没说完,他如遇雷击,呆了数秒,阴灵的身体陡然刮起一阵狂风,冲入一家渔夫的屋子,拿出铁刀,指尖一团火焰燃起,数秒之后,铁刀化为铁水。 他难以置信地抬起头,一道剑气射出,一只海鸟落地,满地鲜血,羽毛凌乱。 他和徐阳逸不约而同地蘸了一点血尝了尝,满口铁锈味。 两人没有开口,倾尽所能,将所有东西都辨认了一遍。 砖,海鱼,甚至脚下的泥土,小到一粒米,大到一艘船,数千米方圆,无一放过。 “果然……”许久,鱼肠深吸一口气,如同身陷最恐怖的恐怖片,震撼地看着四周:“果然……不是一个等级的幻境。” “这个人……构筑了一个完整的世界!完美无缺!所有的一切都按照他的理念来运行!” “他……就是这里的创世神!” “没错。”徐阳逸也感觉汗毛倒竖,看着四周的蓝天白云,只感觉寒意森森。咬牙道:“任何幻境,我从未听说过,能创造一个世界的。幻境很好辨认,做的在真,都不可能有人能兼顾所有。任何幻境都有一个‘节点,’也就是阵眼。创作者会把所有他无法做到的东西都放到那里。” 比如曾经的开云界,最后的三万里,那里就是梦行兽的节点。 “大多数幻境都只会做森林,因为简单,树木,花草,植被。几乎没有人敢做文明,因为文明牵涉的东西太多了,衣服,针线,粮食……只要一点疏漏就会被看出来。”他收回目光,沉声道:“而我们刚才几乎辨认了整个镇,数千米距离,却无一错漏!” “这种实力,南华蝶母都做不到。这……是真正在演绎这一方世界!” “它一定有阵眼的!”鱼肠沉吟数秒才说道:“就算太虚,也不可能演绎世界!能做到这一步,他甚至可以永远活在自己幻境里,达到真正的长生不死!” 徐阳逸点了点头:“太虚做不到。” “传奇也做不到。” “任何在追求长生,逍遥的人都做不到。”他放低了声音,一字一句地说:“传奇之上呢?” 仙呢? 鱼肠张大了嘴,无声出着气,许久才颤声开口:“你是说……这里,藏着一个仙踪?一个仙人之梦?” “我不知道,但是羽蛇神曾对我说,他在这里藏了一段故事。而他本身就是飞仙者!”徐阳逸迈步走了出去:“我要看看,这到底是他的幻境,还是其他人……不,仙的。” “他们到底在这里藏了什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