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0章:灵宝漩涡(四) - 最强妖孽

第100章:灵宝漩涡(四)

这一刹那,他就从重伤,不止,转眼就到了轻轻舒气的状态。 内丹,金丹大妖之全身精华!无论是入药,代替极品灵石布置顶级聚灵阵,或者战斗中随时可用的“满血满蓝特效药”都是一丹万能! 有了它,战斗的时候,绝不担心灵气枯竭!等于自己的第二条命!护身符! 谁先拿到,谁就能站到最后!就是说的这种情况。 更重要的是…… 忌惮! 他手中,现在握着核弹。谁敢先来,谁就得尝尝千年大妖金丹自爆的味道! 只是,他没有发现……整个湖水,里面仍然凝聚出一滴一滴的血珠,飞入他的伤口,而……这枚内丹的灵气,直接流入气海中,完全被那颗小石子吸收。 就在这一刻,他脑海中,响起了一声清晰的咔擦声! 气海中的石头,种子,此刻,完全碎裂! “轰!”徐阳逸正轻轻,站稳身体,却忽然脚步一个跄踉! 一段无比古老,带着说不清道不明,却又和他无比清晰的记忆,涌上他的脑海!仔细想去,却什么都记不起来! 最重要的,是他气海中,仿佛有什么东西,正发出“嗡嗡”的声音。 他根本来不及看这是什么,紧接着,他的皮肤,忽然寸寸裂开! 然而……没有疼痛! 没有血,更没有痛,他眼睁睁地,愕然地看着自己的手,皮肤裂开之后……一片片绿叶,居然从他手中缓缓扬起! “刷!”一片绿叶舒展开,他皮肤的崩溃程度,眨眼之间就从手上串到了全身! “刷刷刷……”无数的绿叶之声响起,仿佛被埋藏了千百万年的生命体,从他身体中绽放! “主,主人!”李宗元吓得魂飞魄散的声音,尖叫着从他身后响起:“这,这是化妖!您,您,您是,您是……” 妖! 这个词,他没敢说出口。 因为这个答案,太过匪夷所思! 徐阳逸不可能是妖!他从小到大,没有任何亲属和妖有半丝联系! “我,我明白了……我为什么会突然进阶,就,就是因为在山顶上的时候,您,您的血滴到了我的身上……您,您……” “闭嘴!”徐阳逸猛然爆喝出声,他此刻眼中的杀意,李宗元看的一清二楚。 他更清楚,如果自己再说下去,必死无疑! 面前这个看起来真正变成“植物人”的男子,他……可是能干翻当代明神种子的妖孽!李宗元根本不敢违逆对方! 明神绝望地看着站在自己上方的徐阳逸。看到对方身体上,树叶片片展开的时候,却忽然仰天惨笑! “哈哈哈!哈哈哈哈哈!” “呵呵呵……”笑声似乎耗尽了他全部的力气,瞬间更加虚弱,他用发红的眼睛盯着徐阳逸:“你是妖!” “你就是妖!” “你是自己一直要斩的对象!” “我知道了……哈哈哈,我知道了……碧波真人原来是这样被杀……杂种……你真的是幸运,又真的是不幸……你是妖……你是妖!哈哈哈!你居然是妖!” 笑到最后的,不是自己。 最关键的是……他逃命的瞬移符,就在中指戒指里!而这个戒指,现在在对方手上! “杂种……”许久,他的情绪,仿佛已经平息下来。徐阳逸淡淡地看着他,拳头已经捏的死紧,对方只是把心中无穷的怨毒,怒火,埋在了心的最底处。 “有朝一日,我明家必取你项上人头……” “刷!”他话音未落,人头已经高高飞起。 飞起的人头,嘴巴还保持着说话的姿势。 断龙台。 “噗嗤”一道血箭,漫天飞散,染上了徐阳逸的上身,脸上。 他没有眨一下眼睛。 “那我等着。”徐阳逸冰冷地收回手,舔了舔满是血腥味的嘴唇。随后,死死握着拳头,看着自己身上还在生长的片片绿叶! 这是什么? 不……不会,他绝不可能是妖! 他……是斩妖者! 他从八岁以后,就是这个身份! 不是的……他绝对不会是! 他咬着牙,抓住一片绿叶,却感觉非常奇怪,这种感觉,就像握住了自己一只手指。 深吸了一口气,他一把撕下! “刷!”漫天血迹! 叶子被撕下,然而,他的身体上,却猛然喷起高高的血迹!仿佛撕下的是他的一片肉!一层皮! 剧痛,急剧冲入大脑,他,却一声不吭! “主,主人!不,不能啊!妖体就是身……呱!” 话音未落,李宗元口吐鲜血飞出数丈。他立刻不敢再说下去。 徐阳逸用看死人一样的目光看着他,让他浑身发凉。许久,才移开了目光。 然而,仿佛受到了剧痛的影响,身上的绿叶,竟然层层消退。 “这?!”李宗元眼珠子都瞪圆了。 这到底怎么回事?如果主人是妖,一旦开始化妖,根本不可能停下!这是妖族发展的铁律! 再牛逼的妖体,再精纯的血脉,都不可能违法自然法律! 如果不是,那那些叶子又是什么? 是他感应错了?不……应该不会,刚才那些绿叶出现的时候,他确实感觉到了一丝妖气,虽然很淡,但是非常清晰! 气海中,种子已经消失无踪,绿叶,更看不见。 徐阳逸没有说话,就这么静静地站立在漩涡之中。感受着周围雷霆越来越小,漩涡……逐渐消散。 他握了握手,看着如常的身体,片刻后,笑了。 “我知道是幻觉。” “我就是我,徐阳逸,斩妖者,其他,谁都不是。” 他的心,看似平静了下来,一跃跃出即将消失的漩涡,抓起明神的头颅,站在了沧龙尸体之上。 结束了…… 终于结束了。 只需要将自己的灵识烙印上内丹,让已经无主的内丹认可自己的气息……谁来都抢不走! 天的尽头,十余道让大地都颤抖的气息,正在飞快逼近。这是警告,警告任何人不得动碧波的宝藏。但是他,不在乎。 自己拼命抢来内丹,为了什么? 岂能因你一丝灵压,就放弃自己的努力? 那样的自己,还修什么行? 这次解密,战斗虽然并不如天道哪一次激烈,但是紧张程度,却犹有过之! 二十分钟定生死,他和明神,都用出了全身解数。任何一个自己的优势,都发挥到了极致。最终,凭借着一个被忽略的妖宠,花落他家! “呵呵呵……”他看着天边如同星火一般的十余道气息,无声地笑了笑,将自己的鲜血,抹到了内丹之上。 刹那之间,内丹爆发出一阵耀眼的蓝芒。整个死火山湖口,一道环形蓝色灵光如同巨大的涟漪,这里整片天地,都成为了幽兰色! 这一刻,万籁俱寂。 所有人的目光,都落到了那个死火山口上,无数普通人,目瞪口呆地看着天空中波纹一般扩散的蓝芒。 老黑山下方,摆弄着摄影机的,身上还披着毛毯的,抓着被子的……全都愕然看着天空。 一道蓝色的花纹,如同黑夜中盛开的天山雪莲,在老黑山山顶出现,随后……如同一圈巨大的冲击波,以根本无可想象的速度,轰然扩散! “噢……”一位少年,大张着嘴,呆滞地看着头顶,天上的景色,如同神仙降临。他嘴巴里无意识地发出惊恐至极的单音节,脚都有些发软,瞳孔中,一圈幽兰的波纹眨眼之间爆发开来! “这,这是……什么……”一家四口,夫妻,儿女,手牵着手。丈夫已经三十七八岁,这一刻,他想起了自己十几年前大学的时候,看的第一部电影,日。 那一刻……就如同现在,上百人聚集楼顶,看着黑暗的云层中,翻涌出一抹耀眼的蓝色。 “神仙……妖怪?”一对年轻的恋人,相互牵着手,男子呆若木鸡地看着天空,此刻,地面上,已经被那一道巨大的蓝色波纹照耀成一片蓝色的世界。女子毫无意识地回应了一句:“谢谢……” “mygod……mygod!!!”一对外国旅客,颤抖着手,手中的手机抖得厉害对准天空:“这,这是中国奇迹?这是这里独有的自然景观?” “太神奇了……”“难以置信……” “刷!”天空中,好似闪过一道无形的声波!蓝色光晕陡然爆发! 一位少年,愕然看着自己前方的草地,全部响起了沙沙声,这个声音,随同着头顶的天幕迅速朝外扩散!转眼就到了他的面前! “刷啦啦啦!”老黑山下方,无数人的衣服,全部飘起!女人的头发,猛然后飞!就像老黑山此刻变成了一个风眼!对着四面八方发射风压! “轰!”如同一只透明的狂风巨手,从所有人面前迎面冲过! “哦!天啊!”“这怎么了!”“天塌了吗?!” 一秒……两秒……三秒,当感觉那道风消失之后,这才有人放下挡着紧紧遮住眼睛的手,心有余悸地看着周围。 夜,还是那个夜。山,还是那座山,刚才的一切,仿佛根本没有发生过。 “那座山上……”一位挂着照相机的外国旅客,怔怔地看着那座山:“那上面……到底发生了什么?” 现在,已经是凌晨两点半。但四大连池,没有一个人睡着。 一个人跑起来了,第二个人跑起来……下面所有人都跑了起来! 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,那就是老黑山死火山湖! 到底发生了什么? 怎么什么奇观都像以那里为中心?那里面到底怎么了? 一颗颗炙热的心,带着解谜的渴望,疯狂冲向老黑山! 他们永远不知道,这一刻,老黑山死火山湖周围的露营者,没有如同他们的猜疑,没有如同他们沸腾,而是……全部沉默! 他们目睹了这一切!完整的一切! 高高冲起的几百米喷泉!下面根本看不到的数百米的巨大“鳄鱼”尸体!巨大的雷霆漩涡! 每一个人,都眼中喷火。又紧张地不敢呼吸,互相紧紧靠在一起。 因为……这里还有一个人。 一个提着头颅的人! 尽管他浑身是血,尽管他在微微,尽管看不清他的脸。但是……无人敢上! 无人敢问,无人敢走进,无人敢大声喧哗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