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84章:仙缘不得见 - 最强妖孽

第984章:仙缘不得见

太虚和太虚的战斗,瞬间方圆数十万米化为一片飞灰,忘仙城在恐怖的灵力冲击之中瑟瑟发抖,一层层的光幕疯狂颤抖,如同暴风雨中的扁舟 徐阳逸和鱼肠凝神看着这一切,近距离观摩顶尖太虚的战斗,机会何其难得,尤其……这些冲击波对他们毫无伤害。 他们就像两双天眼,上帝视角观看这一切。 “蛟龙霸海!!”蛟龙一顿足,整个世界都仿佛震颤,整片塑玉海下降数百米,数万条水龙呼啸而起,万龙升空,场面何等恢宏。 天空中,万条凤翎挥舞,如同骄阳升空,每一道凤翎尾尖上,爆发出太阳一般璀璨的光芒,下一秒,无穷无尽的金光肆虐数十万米海域。 金光所过,如同天剑斩落,海面顷刻间被分为一道道沟壑,数不清的鱼群瞬间被切成碎片。千万圣剑自天而落,斩绝一切生灵。 棋逢对手,针尖麦芒,整个困龙界都仿佛濒临崩溃,世界末日一样的战斗,足足持续了十天,让徐阳逸和鱼肠大开眼界。 对神通的运用,对灵气的把握,无一不是妙到巅毫。常常于无声中爆发,于黑暗中璀璨。 十日。 地狱一般的十日,忘仙城已经布满裂痕,就挺着最后一口气没有崩溃。四面八方海水都凭空下降十余米,海面满是鱼类浮尸,已然被染做一片猩红。 “你我同为太虚中期,何必生死相搏。”十日后,南华蝶母终于开口了:“本宫已不想和你再斗法下去,你……就好好睡一觉吧。” 话音刚落,天穹……化为仙境。 七彩阳光,从南华蝶母身后投射,倒映出威严的身影,如同教堂前的神像,天穹就是身后的七彩玻璃。 无量光,照耀大地,刺得谁都睁不开眼睛,蛟龙亦然,再次睁开时,即便他身为太虚,也忍不住深深吸了口气。 一只蓝色蝴蝶从海面飞起,紧接着,是一片,一群……刹那之间,蓝天之下,海天之间,海水化作数十亿的七彩蝴蝶四面纷飞,这一幕,堪称美轮美奂。 空旷的海底形成巨大的盆地,露出潮湿而丑陋的地标,只剩下其中孤零零的蛟龙。 龙离大海,虎出群山。 然而……一条条树根不知何时已经缠绕上蛟龙脚爪,绿叶盛开,花朵轻扬。 “轮回幻梦真解……锦瑟迷影。” 无数的凤翎交叉,居然构成一只手的形状,蝶母仰天嘶吼,一圈圈肉眼可见的冲击波从头部散开,一个复杂之极,甚至徐阳逸看一眼都差点晕过去的符文,在冲击波之间轰然爆发。 “吼!!!”蛟龙陡然爆发出一声惊天怒吼,脚下的数根疯狂生长,刹那之间,从它七窍,毛孔中长出,一道道血红色的灵气,顺着长出的枝桠被吸取,传送到头顶,开出一片绿叶,一朵绝美的曼珠沙华。 十几分钟后,徐阳逸看着眼前匪夷所思的场景,感慨地叹了口气。 海面干枯,亿万树根从蛟龙爪上蔓延,刺入腹中,再蓬勃生长到体外,居然将这只数万米的庞然大物生长在了一颗巨树之中。树冠遮天,树干逾万,蓬勃盎然,绿叶如盖,花繁如锦。随着海风的吹动,片片绿叶和红花卷起漫天花雨,飘然西去。 南华佛国,沙罗双树。 美丽到令人心颤的画面,却带着让人窒息的死亡。 一片片七彩光华从树冠的间隙中投射出来,越来越亮,再次充斥天地之间,当七彩光芒撤去,徐阳逸和鱼肠全都愣住了。 还是那片海,还是那座城,没有丝毫变化。 并没有什么万米大树,蛟龙一动不动站立海中,一片平静。 “它输了。”鱼肠的眼睛比徐阳逸毒辣,叹道:“这一招……将我们所有人都拖入幻境,在幻境中完成绝杀,然后幻境消失,胜负已定。这应该是蝶母前辈压箱底的绝学之一。” 他语重心长地对徐阳逸说道:“领域,是任何修士的立身之本。你应该好好在天剑山庄静下心研究一番。你结婴之时根本没有时间研究领域。你现在只会单纯的领域对撞,这是最粗野,也最低层的做法。越往后,所有战术都应该以领域为中心打造。” “你现在看似战斗力同阶无敌,那是因为你是体修,而且积累深厚。日后若遇到和你同级的不世天才,领域就是分出胜负的关键。而你,现在连领域到底是什么,怎么运用都是似而非。记住刚才蝶母的那一招,神通,领域已经不分彼此,这才是领域巅峰的作用。” 徐阳逸若有所悟地点了点头。 脑海中已经将一切画面记下,这一战,受益良多,但是更多的地方却体会不到,要保存下来,日后细嚼慢咽。 如何运用领域,如何安排战术,这是修士强弱的分界线。没有弱的领域,只有弱的修士。 随着轰然一声巨响,数万米大的蛟龙倒入大海。南华蝶母目光已经看向了被剥去最后一层防御的忘仙城,但就在此刻,她猛然回过头,难以置信的看着蛟龙倒下的方向。 “这是……”鱼肠目光陡然缩紧,全场,变生肘腋。 推金山倒玉柱,数万米的界灵本体倒下,本应该掀起滔天狂潮,但是并没有。就在蛟龙和海面接触的一刹那,海面仿佛一条分界线,它全身都化为蓝色蝴蝶,飘飞天际。 南华蝶母愣住了,随着蓝色蝴蝶已经形成幽蓝的华光之潮,猛地提高声音喊了出来:“这……这怎么可能!!” 震撼中甚至带着一抹惊恐,愕然看着四周:“这不可能……这到底是谁!不……本宫不信,这,这竟然是一个梦境?!” “毫无一丝遗漏,没有节点!如此真实的世界,这,这怎么可能是梦境?!” 徐阳逸和鱼肠深吸了一口气,他们都知道,最关键的地方来了。 谁的梦? 谁能让南华蝶母都感觉不到? 谁能在梦中缔造一个真实的世界,一梦万年? 世界仿佛在这一瞬间停止了。 风停,云止,海洋停止了咆哮,忘仙城中一片死寂。 就连天空盘旋的海鸟,都停在原地,没有一丝声息。 “哎……”一声悠然长叹,从天外天而来,随着这一声轻叹,整个世界疯狂震颤起来! 就连刚才太虚战斗都没有被影响的徐阳逸和忘尘,瞳孔倏然收缩,紧接着两人毫无反应地半跪于地! 可怕…… 太可怕了……一种从未体验过,甚至比小青恐怖的无数倍的感觉,悄无声息从四面八方蔓延而起,没有征兆,没有预感。却宛若万重泰山,轰然压在所有人身上。 身不由己! “这到底是……”徐阳逸死死咬着牙,目呲欲裂。精神稍微差一点的,恐怕现在就崩溃了。谁都想不到,这只是一个幻境!但,但这份威压,这份恐怖之感,在不知道多少年的幻境之中都如此清晰! “怪物……真正的怪物!”鱼肠大口喘着气,眼睛都有些鼓出,拼尽全力抵御着如潮威严,仿佛面对宇宙的坍缩。 汗湿重衣,在世界的崩溃中,跪拜世界的缔造者,创世神。 “命随年欲尽,身与世俱忘。无复当年梦,挑灯夜未央。” 一个低沉的男声在空中响起,紧接着,天光灿烂,仿佛阻拦着太阳和地面的云层被抹消,太阳直接照射到了大地。 地面上,一线光华,如同出鞘剑光,两旁阴暗奔走,显出最初的真实。 “他……撕开了天……”鱼肠浑身都有些颤抖,嘶哑开口:“此人……太强了……太可怕了!当年张道祖飞升,都达不到这种境界!” 徐阳逸拼命运转灵力,他想看一看,看一看这段记忆的谜底到底是什么。 卡卡卡……脖子如同机械,咯咯作响,但无论他用了多少力气,都无法抬头。 头顶三尺有神明,神说不可仰望,于是无法得见天颜。 他没有看到,就在他用尽全力的时候,他的身体中,从头到丹田,七个光点呈北斗七星状,若隐若现。 “卡卡卡……”一片细微的碎裂声,仿佛锁链断裂,在这股巨大的压力下,开始轻轻响彻体内。 “看影子!”他猛然恨恨道。 灵识全面铺洒,两人都蔓延到了尽头,但是…… 没有影子! 神灵所过,无影无踪。 “该死……该死!”他狠狠锤了锤拳头,低头与抬头的差别,仙凡之隔,只要他抬起头,或许就能看到这段幻境的真正内容! 也能看到,这个疑似为仙的东西,到底是什么样。 “此处乃我留下的记忆,为了不让自己忘却……你无意进入我的大梦之术,饶你一命,然死罪可免,活罪难逃。”说完这句话,地面的阳光终于消散,他们知道,那是云层合并上了。 就在云层合并的一瞬间,两人几乎同时全力抬头。 一个巨大的身影,掩映在层层天幕之上,这一瞬间,徐阳逸明白了。只有羽蛇神能记录下这些,这……一定是羽蛇神留下的那段故事。 这个怪物,才是羽蛇神一定要让自己看到的,甚至和自己,和卡俄斯之种息息相关的。 但……他到底要告诉自己什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