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85章:流星,蝴蝶,剑 - 最强妖孽

第985章:流星,蝴蝶,剑

入目之处,只有晴空万里。还有以无比恭敬的姿态趴伏空中,瑟瑟发抖的南华蝶母。 “轰隆隆……”寂静无声之中,海面层层隆起,如同下方有一只看不见的巨兽正在咆哮。数秒后,一根巨大的石柱出海而起,同时四面八方升起无穷巨石,一片片海水从上方落下,下起倾盆大雨。 所有的巨石悬浮三秒后,疯狂朝着石柱汇聚,轰隆之声不绝于耳,十分钟后,居然形成一条十万米的磅礴石龙,眼中燃起两点魂火,随着一声咆哮,一口咬住南华蝶母,化为流星消失在天际。 “这……是镇压了蝶母前辈?”鱼肠沉声道。 徐阳逸没有回答,他的眼睛已经无比炽热,许久,才咬牙道:“流星……” “流星?” “没错,就是流星!”他猛然转过头,一字一句道:“您还记不记得,宗主说,给我的法宝是和界海王一起从流星遗迹上寻找到!而蛇母给我的法宝,也是流星上寻找到!” “这不是流星……”他回过头看向天际:“这是处罚……刚才天空中那个恐怖的存在对蝶母私窥他梦境的处罚。然而……对方却逃了出来!” “我已经分不清什么是梦,什么是幻境,什么又是真实了。”他朝着天空感慨地叹了口气:“不过,我确定了几样东西。” 脑海中菩提子飞速旋转,他竖起一根指头:“第一,这就是羽蛇神留下的故事。但是很奇怪,他身为天剑祖师,三万年前飞升,南华蝶母太虚境界……寿元应该是三四千年,他怎么记录到这些东西的?” 时间点不对,不过以他的境界,也推算不到太虚的东西。 “第二……”他目光闪了闪:“这里,就是那个恐怖存在的故乡。” “他就是从困龙界飞升,一步步走到超越蝶母,至少传奇的地步。” 因为对方说过,此处是他留下的记忆。 鱼肠点了点头,正要说什么,忽然愕然看着徐阳逸:“你……没感觉么?” “什么?”徐阳逸刚问出这两个字,眉心,咽喉,胸口……一路往下直到丹田,七星同闪,道道银白的光华直冲天际。 “啪啪啪!”一阵阵锁链断裂的声音从体内响起,无数的灵光点倏然出现在他周围,天穹白日之中北斗七星同闪,和他投射天际的光芒交相辉映。 “这是……解封?”他的身体不由自主地悬浮在这片灵光点中,愕然道:“继万古丹经王和虚灵仙体的融合之后,第二次解封?” 话音未落,一股清晰至极的感觉陡然冲上泥丸宫,一段法诀,手势立刻刻印在脑海之中。 足足数分钟,周围灵光点悄然飘散,徐阳逸微笑着从中踏下:“想不到还有这段机缘。刚才那个存在的重压之下,居然让我最后一式神通解封了。” “什么神通?”鱼肠好奇问道。 徐阳逸笑而不答,掐指一算:“前辈的主人是专诸,阳圣巅峰,对么?” “你怎么知道?!”鱼肠吃了一惊,专诸他对徐阳逸说过,但是境界绝对没说过! “三日一算。”徐阳逸有些兴奋地看着自己的手:“七星神算解封,这是武侯留下来的东西。真没想到这也可以解封。” 之前,观星者说他身上有三四道可以解封的神通,他只解封了万古丹经王和虚灵仙体,正在奇怪,现在终于解封了第三道。 “无不可算。而且非常清晰。只要是和我有关。”他有预感,七星神算的解封能为他在这个波澜诡谲的上界生存,更添几分把握。 料敌先机,这是真的预言术。 鱼肠愣了很久,才苦笑道:“小家伙,你切记,预知是预知,然而谋事在人,未来并不是那么确定,除非你推算比你低两三个境界的。” “我也发现了,刚才晚辈试图推算地球的命运,却发现根本没有响应。”徐阳逸沉吟道:“应该是境界不到。” “老夫觉得,你与其推算这个,不如看看我们怎么出去?”鱼肠打趣道:“没发现幻境没有崩溃么?” 徐阳逸微微一笑,这次收获绝对不小。 蛇母的贺礼,宗主的礼物,这只是桥梁,共同搭起了通往这里的路,这里……他收获的是一段记忆,在他还不明白这段记忆有何用之前,更重要的,是两位顶尖太虚对于领域的使用,对神通的使用! 正如鱼肠所说,围绕着领域构建的战术,坚决的执行,现在自己太欠缺这个东西了,毕竟当日地球正逢万界大战,根本没有时间去体会什么是领域。 徐方圆传了一些东西给他,但是他的理解绝不可能有阴尊阳圣深入,说不定还是错的,而且一个人有一个人的理解,他的不一定适合自己。他之前看,是因为没有时间去找别的看,去独自体会。 等宗主为自己解惑之后,围绕自己的领域制定自己的专属战术,那时候,对照参详,这份记忆就弥足珍贵了。 第三个收获,就是南华蝶母怒吼出的那枚符文。 当时他看了一眼就差点晕了过去,这份符文的难度,繁杂程度,远超地球的乾坤! 别人恐怕记不下,但是他有过目不忘的丹灵,对于炼丹即修行的他,这份符箓很有意义。 “让晚辈来看看。”他笑着掐指一算,手指按照玄奥的轨迹运行,数秒后,他的眉头皱了起来。 他又算了一次,凝重地看着鱼肠说道:“前辈,这段记忆……还没结束。” “没结束?”鱼肠倒抽了一口凉气,愕然看着四周:“还有?” 仿佛回答他的问题,整片空间,都绽放出一片蓝芒。 那是梦幻的魂魄,魂魄的精灵。 无穷无尽的蓝芒汇聚成海,轰然朝着一个地方冲过去。 “这是……”徐阳逸眯了眯眼,只要看过就不会忘:“我们刚刚进来时的小渔村?” “那里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。”鱼肠若有所思:“如果有……” 两人目光一闪,异口同声说道:“龙王庙!” 蛟龙界灵,破损的龙王庙……如今蓝光汇聚到那里…… 没有任何废话,两人乘着船立刻开了回去。 十日大战,周围船只尽毁,只有他们整艘安然无恙。 刚踏上岸,只见渔村已经成为一个恐怖的黑洞,拼命吸收着周围蓝光,中心就是龙王庙,而随着蓝光越来越盛,被吸收得越来越多,整个世界,已经如同大厦崩塌一样,开始缓缓崩溃。 “卡卡卡……”天穹坍塌,如同玻璃,与此同时,龙王庙中,有什么东西正要孕育出来了! 三步化作两步,两人刚放松的心骤然绷紧,飞快冲到了龙王庙前,却全都愣了。 一位七八岁的儿童,头顶长着两只蛟龙犄角,怀里紧紧抱着一把剑,悲哀地看着四周。 “都结束了……”他的声音带着一种深入人心的悲哀,哽咽道:“一切都完了……” “界灵死了……千年前星界兽入侵,父亲身为界灵,拼尽全力护住这一界,但是……它也因此灯枯油尽。”孩子抹了抹眼泪,身上穿的非常奢华,他却根本不顾往身上擦了擦。 声音如同悲秋之风,带着一种撕心裂肺的痛苦:“我生于斯,长于斯,下一任的界灵,却什么都做不到,只能看到父亲黯然死去……位面崩溃……我,我对不起你们!我对不起每天供奉我的子民!呜呜呜!” 终归是小孩,他已经抱着剑哭的不成人样。 徐阳逸就在他面前,对方根本看不到他。他叹了口气:“还是记忆中人。” “这就是这段记忆的终点,并不是位面崩溃,而是……记忆本身如此。” “困龙界崩溃了,确实有星界兽来袭,而且是一只足以破灭整个位面的星界兽。界灵出手,却只能苟延残喘千年。所以龙王庙才这么破败,大难临头各自飞,这千年……困龙界应该在忙着安置。” 他有些感慨地看了看破庙:“也不知道他们如今还存不存在银河之中。” “我有些明白了。”数秒后,他收回目光,用看不到也感受不到的手,轻轻抚摸着这个丧失家园的孩子,沉声道:“羽蛇神阁下让我看的,应该是他。” “他……恐怕就是刚才那个恐怖的存在。他记录了他自己。” “但是我还是不明白,他和我有什么关系?” 鱼肠眼睛一亮,上前两步,也摸了摸对方的头:“可怜。” 摸了又摸。 两人相互看了一眼,心中暗爽得都笑了出来。 这可是真超高阶的修士啊! 这种摸对方头的机会,以后恐怕根本碰不到,趁着这种时候还不过过瘾,更待何时? 随着位面崩溃,一面金色的大门出现在虚空之中。两人并没有走,他们在这场梦幻中不会死,并不着急。 他们想看看自己的推测对不对,看看这个孩子最后的去处。 无穷的空间塌陷,雄伟无比的忘仙城倒塌了,海洋掀起海啸,整个困龙界,只剩下了最后的一万米,孩子仿佛有一些神异,让这一万米崩溃速度非常慢。 他就如同孤守房间的幼年君王,孱弱而无助地看着领土寸寸沦陷。被吞入虚空,准备陪葬。 一万米,八千米……直到最后三千米时,天空中忽然飞来一道金光。 金光咦了一声,落到孩子面前,苦笑道:“老夫观此处忽然出现空间塌缩,还以为有星河异宝出世,没想到……是未成年的界灵无法护佑一界所致。” “跟我走吧。” “老夫元血界七代血祖,若你想成为真正的界灵,就跟老夫走。” 孩子抿着嘴站了起来,目光通红,泪流满面地看着最后三千米土地,跪下磕了个头,抱着剑,牵着老者的长袍,站到了飞剑之上。 “轰隆隆!”整个困龙界失去了界灵支持,终于化为宇宙尘埃,无穷光华紧缩中,一个恐怖的黑洞形成,疯狂吞噬着周围的一切,谱写着这一界最后的辉煌。 “走吧。”徐阳逸叹了口气,禁空早就消失,一步走到金门前,推开了大门。

下一篇   第986章:五爪黑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