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91章:丹老(一) - 最强妖孽

第991章:丹老(一)

徐阳逸沉默。 吃炸药了这是? 自己带着礼物前来,数次抗命不说,语气还如此恶毒。太初可是七界共敌,他与太初不得入内,是什么意思? “再拿进去。”他冷笑了一声:“顺便告诉二长老,他不见我,我就不走了。” “道子……”童子满脸难色:“当初宋师兄也呆了一个月,但是长老说不见就不见,恐怕……” “他是他,我是我。”徐阳逸淡淡说道,盘膝半空打坐:“尽管去通报,其他不关你们的事。” “是……”童子无比为难地叹了口气,欲言又止,最终还是开口:“其实……也不止二长老一人符箓精深……” 话音未落,看到徐阳逸眉头微皱,他立刻闭嘴跑了进去。 小山内部,一座洞府之中,一位满身黑灰的老者正在聚精会神地看着玉简,忽然,门口一个颤巍巍的声音响起:“启禀二长老……” “你可别告诉我他还没走?”老者转过头来,身材矮小,精瘦,皮肤蜡黄,两条眉毛吊到了胸口,白须齐腹。看着苍老,然而声若洪钟,中气十足,每一句话都像打雷。 童子双手捧着玉盒,一句话都不敢说。 “要你们干什么吃的!”老者恨恨地骂了一句,扫了一眼玉盒,拍着扶手吼道:“拿走!拿走!看着就烦!给本尊者拿下去!” 童子无声的放下,二长老在洞府中来回踱步,一边走一边骂:“这小子……天资如此惊艳,非要来打搅老夫作甚!万重老头不能教吗?偏偏要来这里!” 童子抿了抿嘴,低声道:“道子阁下应该是觉得……您教的更好?您不是还没有衣钵弟子么?看看……或许也是好的。” “放屁!”二长老怒骂一声:“是因为丹道尊崇!老夫这里每年从七界来的人还少?多少道子要拜老夫为师?现在的年轻人,好高骛远,有了天资就以为可以直通阳圣!什么都想沾一沾!丹道,那首先看的就是天资!若说修行还是努力,气运,加天资,丹道没有天资就不行!” 童子屁都不敢放一个,垂着首听着。 “他的天资,就应该努力修行!偏偏这山望着那山高,若让他的天资真的沉迷丹道了,老夫就是天剑山庄的千古罪人!若沉迷了还没有这份天资……老夫真的是万死莫赎!” 之前,童子都是不敢说话,这一句话差点让他直接跳了起来。 不一样…… 难怪道子敢说,宋子玉是宋子玉,徐峰是徐峰。 当初宋师兄来,二长老冷笑连连,话都没说一句,而是直接喷出去。 徐峰来了,虽然一直在骂,但是他听得出来,对方是真正的惜才,根本不想让徐峰的天赋浪费一点在丹道上! 这位道子资质有这么可怕?可怕到二长老都不敢耽误一丝? 道子如是想,目光一转:“要不……就让他跪在那里?一个月也差不多走了?” “他跪在那里?”二长老耳朵顿时竖了起来,死死盯着童子,忽然再次爆发:“你是猪吗!!让一位道子跪在那里?你是不是想被本尊者投进炼丹炉了?!道子何其尊贵,下一届宗主苗子,你居然让他跪在那里!?谁给你的胆!!” 童子吓了一大跳,不过心里已经知道,自己确实猜对了。当初宋子玉确实跪了,二长老的话是:最好跪死,心怀鬼胎,有小聪明无大智慧的无能之辈。 但是徐峰绝对不一样。 这是惜才的拒绝,所以才毫无余地,偏偏两边都犟,一个要赶,一个要来,就这么杠上了。 “这,这是道子自己说的……”他连忙解释。 话音未落,一道红光,二长老已经立刻冲了出去。 “看来……徐道子和宋师兄,待遇真的很不一样啊……”童子呆呆看着二长老的背影喃喃道。 能让一点就着,炮仗一样的二长老如此紧张,已经太久没看到过了。 二长老心急如焚的冲到门口,红光越来越慢。最终停在了紧闭的大门前。 他也犹豫了起来,自己的脾气自己知道,若不是自己丹道天赋极高,超过同期修士三层半,自己绝不可能走到阴尊。 他学不来那些虚与委蛇,得罪的人太多太多。都是因为丹道才支撑下来,也所以,他不允许任何心不诚的人加入丹道。 是丹道救了他,给了他阴尊的资格,他心似明镜。 他也在反省是不是说重了。 “不行……”他咬牙道:“此子天赋简直是又一个传奇降世,晋级太虚的几率老夫生平仅见,一旦进入太虚,宗门立刻升入甲上,他可庇护宗门三千年。他才三百岁啊……” “不能让他进入丹道!这一道,没有太多的苦修,海一样的知识哪能晋级!他简直……简直在暴敛天物!” “若他从现在开始修炼丹道,没有基础,起码两百年后才能走到匠师一步!我……老夫蒋生平就是天剑山庄的千古罪人!” “无论如何,他要阻止他这种好高骛远!” 门口的金丹,筑基,吓得跪了一地,平时两点一线的阴尊如同神明降临,在紧闭的门后犹豫万分,喃喃自语,任何人都是满头大汗,话不敢发。 “开门。”下定决心,二长老平静开口。随着卡卡卡的巨响,他的身影刚出现,门口职守的修士顿时半跪,如同帝王阅兵一样莅临左右,齐声高呼:“恭迎无想老祖!!” 如同海潮,门口的,门外的,周围的,齐刷刷跪了一地,哪怕这位老者浑身丹炉的黑灰,无一人不敢不跪。 二长老扫了一眼前方,立刻就看到了盘空打坐的徐阳逸,对方站起落地,拱手道:“见过二长老。” “宗主让晚辈和您学习丹道,从今日开始。” 二长老嘴唇动了动,最终哼了一声:“跟老夫来。” 不是不想让对方离开,而是人太多,对方又搬出了宗主令,不管是为了宗门和谐和道子威严,他都不能斥责对方。 然而脸色是作不了假的。 两人一路走进小山,徐阳逸这才发觉里面全数被掏空,各色麒麟,真龙雕塑百米一座,地面平平整整,周围全都是一股旺盛的火焰之力,简直就是天然的丹炉。 走到哪里,周围的人跪到那里。 “六阳窍。”二长老身为阴尊丹道大宗师,灵识何其强大,看都不看就知道他在看什么,淡淡道:“八大顶尖天然丹炉之一,不过太小,而且不算十分完整。任何在此处炼制的丹药,都等于被火焰二次烘焙,药力激增一层。” 徐阳逸点了点头,两人已经走到了一尊朱雀雕像面前。 “行有行规,各行有祖师,丹道有双神,真凰,桃仙。一掌火焰一掌木,你来拜一拜吧。” 徐阳逸正要膜拜,二长老幽幽道:“另外告诉你,这尊雕像,能够测出你的资质。若不过一层,你自己离开。因为你没有炼丹师天赋,虽然可以炼制,但那是对普通丹徒而言,你不行!” “你是天剑山庄的门面,要做就得做到最好,否则你绝对不能浪费你的绝顶天赋到丹道上,这一行厚积薄发比修行更可怕。” “两层,只有到了两层,才能算上佳资质!同时,你必须丹道已经积累深厚,我才会考虑授课给你,否则,你就给老夫乖乖去修行!” 或许是觉得说话太重,他舒了口气:“从今天起,你的丹药不去丹堂拿,每三个月月初,来老夫处。” 徐阳逸深深看了二长老一眼,心中的怨气忽然消散了。 甚至感觉有些微暖。 他不是抖m,而是突然明白了对方的心,对方是恨铁不成钢,生怕浪费了自己的天赋。 不过,暖归暖,帐得算。 “说我没有天赋?” “无根九曲水做的万灵丹,还有万古丹经王的神通,这两者我修行了这么久,虽然以前炼制的都是普通至极的丹药,我就不信增幅两成都没有。按照万灵丹的算法,一个境界增加10,我炼气吃下,如今应该30才对!” “藏拙不是我的风格,亮剑才是我的做派!” 他手立刻放到了朱雀之上。他要用行动告诉对方,我来这里,绝非祈求。 而是学习。 刚刚放上,整个朱雀从脚爪开始,倏然弥漫起一圈红光。 不停往上蔓延,很快,就漫过了脚踝,来到了整只朱雀的五分之一。 “还真有炼丹师天赋?”二长老目光愣了愣:“超出常人一层的灵识,只要我愿意教,日后说不定也有叩问宗师大门的机会。不过绝对无法成为大宗师。” “这样的资质,不教也罢。” 心中有傲气,他蒋生平,大名鼎鼎的无想阴尊,堂堂大宗师,教出来一个匠师弟子,岂不可笑? 然而,话音未落,他的目光倏然抖了抖! 还在上升! 整只朱雀从古铜渐渐泛红,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,顷刻间就来到了腹部! 二长老拈着自己的胡须,小小的眼睛倏然闪亮。 居然……还不止? 红色飞快上升,虽然速度在减慢,但是没有一丝停顿,缓缓攀上了五分之二! 徐阳逸停下,长长舒了一口气,他感觉到一双眼睛在灵识中窥视,灵识都因此沸腾,这种感觉很累。 “你……”二长老掐着胡须,愣愣看着他,忽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。 超出常人两层的灵力…… 这种资质,足以做他的核心弟子!毕竟他本人才是超出同阶三层半,两成……甚至丙等,丁等宗门已经愿意倾尽全宗之力供养对方! “你居然……超出常人两层?”他有些不认识徐阳逸地说道:“你……还有什么不会的?” 徐阳逸朝着他,忽然露齿一笑。 还没有等二长老想明白这一笑是何意,朱雀之上,光华大放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