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1章:斗智斗勇(一) - 最强妖孽

第101章:斗智斗勇(一)

“爸,爸爸,这,这是什么啊?”一位少女抽泣地躲在父亲怀里,颤声道:“这,这,这是,是不是,妖,妖怪啊?” “嘘!”父亲立刻捂住了他的嘴,声音同样抖得厉害:“不,不知道,反反反正不是人!” “那是什么宝贝?”两个胆子稍微大点的,顶着头皮发麻的感觉,手机晃得几乎都对不准人了,仍然抖抖索索地对着火山湖。 “不知道……”身边的人用被子紧紧裹着自己,仿佛这样就能降低自己的存在感。只是“得得”响的牙齿出卖了他:“他,他,他会,会,会吃人吗?” 他们,目睹了所有的一切。 他们,知道所有的一切都是怎样产生的! 那个湖中央,提着一个头颅,手里抓着一个蓝盈盈光球的人……不,他是不是人? 激动,兴奋,是因为自己看到了世界上未知的一面,他们才知道,世界上,竟然真有这种东西! 恐惧……来自于没有任何人觉得他是人! 人能发光? 人能一跳十米? 人能在漩涡中屹立不倒? 对比起这个人形生物来,好莱坞大片算什么?漫威算什么?这才是真正的超人! 现场,寂静无声,只有一只只手机,带着心底复杂的滋味拍摄着眼前的一切。 徐阳逸根本没有管其他人的想法。 人前显圣又如何? 他从不后悔,只是喘了口气,蓝色光芒蔓延山顶的一刹那,他已经感觉到了内丹和自己一丝冥冥的联系。 与此同时,他仿佛听到了天边十余人隐隐发出的怒吼“不!!!” “混账!”一位老者,爆发出震天大喝,眼中的神色仿佛要狠狠咬徐阳逸一口那样,眼睛顿时红了,几乎是不计灵力消耗地冲了过来! 那一瞬间……碧波内丹,与天地的联系切断。 “呵……”晚礼服少女,全身的礼服都在空中飞扬,这一刻,痛苦地闭上了眼睛,嘴唇都在颤抖。 下一秒,她睁开发红的眼睛,死死咬着牙冲向死火山湖! “暴殄天物!暴殄天物!”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妪,白发根根扬起,猛然冲向死火山湖! 那里……他们都看到了,一个人影,高举右手,那一颗如同黑夜灯塔一般的内丹,在对方手上熠熠生辉! 即便他们是筑基修士……甚至都是筑基后期,大圆满的真正修士,此刻,仍然挡不住眼中的羡慕,嫉妒! 这可是金丹内丹! 千年妖修的内丹! 别用钱来衡量这种东西,这是对它的亵渎,它,是真正的有价无市! 数百年未见的至宝! 然而,这颗内丹,被认主了……但是,他们绝不甘心! 不亲眼看一看,怎能甘心!? “这是……”飞在最前方的,是一位穿着睡意模样的家庭主夫,甚至还穿着拖鞋,可想而知他出门有多急! 他……已经看清楚了那个身影。那是一个年轻人,然而,对方高高举起的,并不是炫耀性的内丹。而是…… 一颗头颅! “天道16年学员,徐阳逸,斩妖修明神种子于四大连池!” 声传四野! “什么?!”男子的身影陡然停下,难以置信地看着那里! “我没听错?!”“明神种子?!练气修士?!”“斩明神种子于四大连池?!” 一声声低微的倒抽凉气之声,从所有飞来的身影口中传出,他们几乎是整齐地停下了脚步,愕然看着那个孤单的身影。 黑夜之下,那个身影满身血迹,却如同一把利剑一般,笔直不弯,脸上满是污泥,汗水,血渍,仍然看得出是个英俊阳刚的男人,手中高高举起的头颅,如同皇帝加冕的王冠,甚至比内丹更闪耀! 那,是战士的徽章。是男人的荣誉。 十数道灵识,立刻缠绕了过去。他们根本不敢相信,明神种子竟然会陨落在这种地方! 随后……一片死寂! 没有任何怀疑! 这种熟悉的天虫气息……这种充满杀意的妖气……明家无疑! “真的是明神种子……”睡意男子,出神地看着徐阳逸,心中,简直五味杂陈! “金丹之下第一人的家族……妖修大族明家……”一位少女,晚礼服在上千米的高空中,被风吹得猎猎作响,心中,却无比震动:“三千弟子,两千食客,十大长老……这才培育出二十位当代明神种子……竟然……竟然……” 竟然陨落于此! “小友……”一位老者强压心中的震动,声音带着嘶哑道:“你乃何人门下?主攻哪样专业?” “这……真的是明神种子?”这句话,和老者的话几乎同时开口。老者愣了愣,看着神情有些失神,情不自禁说出这句话的,距离自己一千多米的一个身影,眯眼瞧了瞧,感慨地吸了口气:“原来是司马家的道友……” “这,确实是明神种子……”晚礼服少女,看着黑夜中如同利剑一般的身影,深深看了一眼,将对方的目光死死记在了心里:“司马道友请看那里,明家……一共有二十棺之说,这二十棺,是他们最强的傀儡之一。前五棺,是独一无二的真正大杀器。但是,这二十棺中的每一只,都绝对不是好惹的对象。” 被称为司马的黑影头动了动,看到了一只残破的三头妖兽上半身。 “这……是第十棺……沉金铁尸……本座曾与一位明家的筑基高手交手,难缠之处,远超诸位道友想象……”一个声音幽幽响起,随后,无比复杂地看向徐阳逸:“练气期……斩明神种子……小友,好胆色。好实力。” 筑基前辈的夸奖! 能在天空中飞行的,必须筑基以上! 徐阳逸高举着头颅,他现在,在这个光明顶,有让众人认可的实力! 练气斩妖修明神种子,环顾整个练气期,没几个人做得到! 和明神交手的徐阳逸,相当清楚地明白对方的难缠。他自认练气中期,能赢过他的人族修士不多。如果不是最后他留下的底牌逆转乾坤,现在,留在这里的,不会是他! 当年学员,除了楚昭南,换做其他人,全都会死在这里!可能二十尊傀儡剑阵都过不去! 他,有理由自傲! 就在这时,所有的筑基修士,倏然停下,心中所有想法刹那间无影无踪。 因为,就在此刻,三道磅礴如海的灵识,从三个方向,以根本不敢想象的速度,扫了过来! 明明和他们境界一样……顶多筑基大圆满,灵识……却广阔的恐怖!如同海洋! 那种感觉,铺天盖地,仿佛此刻,此地,此时,一切都尽在掌握。如同月光铺洒,无处可逃。 金丹真人化身! “登登登……”所有筑基修士,心中就算有再多话想说,立刻,毫无犹豫地全部落下地面。半跪于地,咬牙道:“恭迎老祖!” 无一人犹疑。 无一人迟钝。 无一人异议。 这,就是人类巨擘的影响。哪怕是一个化身,同样无人敢抗! 三道身影,轰地一声,如同苍鹰掠空,从不同的方向猛然冲入了死火山湖! 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。此刻的他,心跳如鼓。不是因为怕自己被杀人夺宝,这不是小说。而是…… 那种三方,如同滚滚潮水一般的巨大灵压,即便刻意压制,仍让他感觉如同处在风暴的中心!只要对方愿意,眨眼自己就会破碎! 下一秒,三个人影,无声地站在了他百米外的虚空。但是…… 只是人影! 没有实体,没有影子,只是一个淡淡的虚像!仿佛岁风一吹就能吹开,身上一丝一缕白色灵气,缓缓飘起,却最终没有散开一丝一毫。 而且……根本无法看清他们的面孔。明明感觉看清了,一转头,别说面孔,身高,音调,都完全想不起来。 天与地,仿佛在这一瞬间沉寂了。甚至,这一刻,风都在消失。本来夜晚的昆虫,都仿佛感应到了什么,寂静无声。 他们的修为,顶多筑基大圆满,甚至还有一位是筑基后期。然而,此刻站在这里,仿佛三尊神明。 三道目光,直视徐阳逸。许久,一个分不清男女的声音,仿佛黄钟大吕一般,在这方空间响起:“地裁道友,浮云道友。本真人还以为这具分身来的最快。没想到两位的分身同样不慢。” 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,满头冷汗,手心甚至都感觉有些湿滑。 浮云化身亲临! 就是这个人……对自己发出了不死不休的黑杀令! 他心中,那个疯狂的想法,再次萌动! 看样子,浮云还没有告诉任何人,自己身上有帝器! 也是……这种千古至宝,决不能告诉其他人! 金丹真人,如无大事,分身都看不到。这次,一共来到三大分身,已经是对这件事情极为重视。尤其,这一次来的一人,名曰地裁。 十大真人的名字,全华夏如雷贯耳,徐阳逸如果没记错,这位,和天载一起担任修行法院正副院长!乃是华夏政府一手扶持的金丹! 成功细中取,富贵险中求! 心中,只是思量了一分钟,立刻灵气运转全身,全力抵御着外界那三道堪称海潮的灵压,朗声道:“天道16年学员,魁首徐阳逸,斩妖修明神种子于四大连池!” 这句话,和刚才一样,只不过…… 多了魁首两字! “魁首?!”刚刚低头的筑基,刹那间抬起头来! “16年……朱红雪!天下独步!?”一位筑基前辈的目光,陡然闪亮,心中,仿佛忽然明白了什么。 “难怪……难怪楚小友一直不承认他是魁首。那么……这中间发生了什么?”“16年……在朱红雪那种老怪手下,竟然还能幸存下来?”“16年,逃过大劫,今日,斩明神种子于四大连池,此子……前途不可限量。” 没有任何人怀疑徐阳逸的话。 不是魁首,哪来的本领斩杀明神种子? 不是魁首,哪来的这种胆色当众告诉所有人? 明神种子,就是我徐阳逸斩的! 于四大连池,凌晨两点四十,枭首示众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