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94章:无漏经脉 - 最强妖孽

第994章:无漏经脉

刚回到洞府,他就对忘尘说道:“忘尘,你立刻再去一趟藏书楼,将七界丹药典籍全部拿来。” 忘尘答应了一声就飞走了,不到一刻钟,拿过来了两份玉简。 徐阳逸将玉简贴在眉心,大量的信息冲入脑海,天剑山庄有大宗师坐镇,这里的丹道信息一定非常完全。 无数的丹方飞入他的脑海,足足半天的时间他才看完,但是一无所获。 就在之前,他心中有了一个关于地球的猜测。 放下这份玉简,他拿起了另外一份,这一份是失传的丹方,不是其中天材地宝遍寻不获,就是丹方残缺。 终于,在这份玉简中,他找到了自己要找的东西。 万灵丹。 配方:无根九曲水(绝迹)七爪龙舌兰…… 果然是这样。 他舒了一口气,自己的灵识开始和众人一模一样,是因为吃了万灵丹,才有这种增幅,这份丹方在地球上都并不难找,没道理在丹道比地球更强盛,远比地球受重视的上界找不到。 只有一个原因。 特产。 下界各有各的特产,比如说菩提子,而无根九曲水,居然是地球的特产。 七界对地球,真武界可谓讳莫若深,他们没有真正了解过地球,观星者显然不会炼丹,它的重心完全没有放在他觉得“小小”的无根九曲水上,这就导致了万灵丹的失传。 他继续看了下去。 万灵丹并没有结束,在万灵丹之上,竟然还有一份丹药! 天灵丹! 将万灵丹的效果提升一半,配方同样主材是无根九曲水。 “可惜了。”他叹了口气:“现在无法回到地球,七界完全关闭去地球的通道,只有日后境界高了,才能回到地球。” “起码太虚,才有回到故地的资格。” 放下玉简,他终于拿出了无想尊者给的两个玉瓶看了起来。 第一个玉瓶上,用破烂的红纸贴着,红纸大约拇指大小,谁都看不出来,这是一位大宗师的作品。 “师傅也太过不修边幅了。”他笑着打开玉瓶,顿时,一片氤氲升腾起来。 那是肉眼可见的氤氲,化作一头魁梧妖兽,发出一声嘶吼,整个洞府都在翁鸣作响。 “这就是大宗师的丹药……”他倒出一粒,小指尖大小的金色丹丸,但是并没有吃,而是闭上眼用灵识仔细参悟起来。 上面布满了一圈圈的丹纹,仿佛碧海潮生,瑰丽无比。 仅仅是拿着,就从掌心透出一股极其浓郁的灵气,直冲入他的四肢百骸,这一瞬间,他似乎听到了肌肉筋骨舒爽至极的欢呼。 “针对体修的丹药。”他心中一热,继续观摩。 灵识透入丹药内部,里面仿佛一个宇宙,无数的符箓纠缠在一起,却根本没有让人感觉繁乱,而是密密麻麻中井井有条,这种感觉极难形容,非亲眼观摩不可得知。 他用灵识一点一点地解析符箓,但是刚刚解析了几个,就感觉头痛无比。 “这一枚丹药,居然比武侯留下的乾坤符箓更加复杂。”片刻后,他睁开眼睛,皱起眉头喃喃自语:“所有功法都是由符箓构成其中精义,对符箓了解越深,对功法了解更深。我还没有走到这一步,虚灵仙体和万古丹经王日后必定有大量需要思考的地方,与其临阵磨枪,不如水到渠成。” 沉吟片刻,他再次闭上眼睛,而这一次,他心中渐渐浮起一个朦胧的轮廓。 南华蝶母的那一招符箓! 要参考,就参考最顶级的符箓,然后从上往下看,那才是高屋建瓴。 这枚符箓刚刚出现在心间,顿时,整个洞府都微微一颤,一种冥冥之中的恐怖压力,竟然从无形之中袭来,只是感觉,就足以让人不寒而栗。 危险,危险! 心中一个声音拼命尖叫着,他死死咬着牙,强压住这份不适,极其小心地,用灵识一点一点剥离这枚符箓表面的遮掩。 它太庞大了,自己的灵识站在其面前,如同巨人和婴儿,悬浮在他的灵识世界,宛若神明一般的存在。 就在灵识刚刚接触到符箓的时候,整个符箓爆发出一片滔天金光,徐阳逸猛然睁开眼睛,七窍中已经有血丝流下。 “蝶母余威,乃至于斯。”他捂着胸口喘息了数秒,才擦去血迹,惋惜地叹了一声。 境界太高,甚至到接触到的瞬间,符箓都处在一片恢宏光芒之中,他连符箓的形状都没看清。 当初是在梦里,由南华蝶母使出,他才能记清全貌,现在是他自己观摩,存在自己灵识中,反噬基本上是必然的。 比如,蝶母现在是吕布,他就是程普,方天画戟可以握在温候手中,程普拿得动么? 无比遗憾地放弃了参详南华蝶母绝学符箓的机会,饭要一口一口吃,路要一步一步走,他拿起丹药,一口吞入腹中。 刹那间,一道温热的热流从喉头直冲而下,猛烈至极,仿佛饮下一口烈酒,在丹田转了一圈之后,忽然朝着四肢百骸疯狂冲去,如同火山爆发,火焰肆虐全身。 明明猛烈,却温和无比,这就是大宗师级别的手法。太极轮转,刚柔并济。 灵识全身内视,他赫然发现,这些热流都聚集在一个个地方,飞快减少着。 “这是?”愕然中,灵识更加靠近,足足看了三十分钟,他终于发现……这些地方,竟然是暗伤! 他经历的凶险战斗太多,丹霞宫,开云界,耶路撒冷,巴别之塔,万界大战……这些已经在他经脉中留下了诸多伤痕,然而,这些伤痕小之又小,他用灵识内视过这么多次,却根本无法找到。 如今,却被这一枚丹药找到了。 打个比喻,人体经脉是灵气通行的水渠,这些小伤痕,看似不大,但却如同在这条水渠上打开了一个缺口。 每一次运行灵气,这里泄露一丝,那里泄露一丝,加起来……恐怕损耗有一成之多! 这是修行者绝不能容忍的,这一成……在阴尊阳圣或许就是百年,到了太虚恐怕就是数百年! “我还以为我体内没有这种伤痕……”他愕然内视体内,数了数,两百处!简直是漏风的气球。现在,却被温润的药理一丝一丝调养,伤口有明显的收缩迹象,恐怕在吃两三枚,他的经脉就率先“无漏”了。 原来不是没有,而是看不到。就像气球上的针孔。拼命漏气,却极难寻找。 “这就是丹道……”他闭上眼,深吸了一口气,感受着体内暖洋洋的灵力,极为期待日后的修行,弊端被一点点补足,他忽然觉得,自己以前真的荒废了太多。 “修行一路,没有可以小看的东西。” 三个时辰打坐之后,药力吸收完毕,他双眼如同星辰,深吸一口气,万古丹经王霍然流淌。 舒畅! 身体中如同大江大河在奔腾,毫无阻碍。 那些小小的经脉创口,发出一片微麻的感觉,他知道经脉现在创口新生,不宜修行,但还是没忍住,畅快地吞吐灵力起来。 刹那之间,丹田之中首先亮起的是南明离火,熊熊化作万重火浪,飞快奔走,几乎只是一瞬,万古丹经王瞬间点燃! “比以往运行快了一丝。这还是经脉没有万全修复!”他眼中闪过一抹欣喜,随后猛然吸了一口气。 任何修行功法,归根结底都是吐纳之法。 吐和纳。 吸收灵气,就是收纳。但是和以往不同,这一次吸收,第二次亮起的是金苹果,以往它都是默默增加着灵气,这一次居然闪亮无穷金光,仿佛重归伊甸,和南明离火分别占据丹田左右,一方亮起,一方熄灭,如同日升月落,相映成辉。 “轰!!!”整个洞府猛然一声嗡鸣,在他身边竟然出现了一个半米气旋! “怎么了?”“汪!洋芋你扰我修行!该当何罪!” 一人一狗立刻冲了出来,鱼肠也飘了出来,愕然看向徐阳逸。 “这……”鱼肠愣了愣,失声道:“道祖?!” 在徐阳逸周围,一片灵气光点的漩涡,密密麻麻形成气旋,拒绝一切外物进入,滋润着他的本身。 欢快,如同星河游鱼。随着徐阳逸一口吸纳,毫不拒绝地冲入他的身体。 经脉中传来一阵胀痛,他遗憾地放过了这次修行。 还没有完全“补漏”完毕,不宜操之过急。 “道祖是什么?”他睁眼笑道。 “当日,张道祖修行龙虎天功,出现的就是这种景象。”鱼肠舒了口气:“除了他,还有太公望出现过,其他任何不归界修士,都从未有过这种迹象!” 徐阳逸目光微闪。 一,这两人的经脉毫无破绽,完全无漏。吸进去多少就运转多少,这是多可怕? 二……这两人实力强到了什么地步!如此大战,居然经脉不损。就算他自己再来一次都绝对做不到! “不,还有三……”他站了起来,凝视着洞府顶端,脸色有些凝重:“七界一位大宗师,动辄能拿出这样的丹药,可见……七界尊圣等级的人,几乎都是无漏经脉。” “再加上如此浓郁的灵气,难怪他们修行速度如此之快。” “也难怪……他们能统御诸天万界。” 知道的越多,对于修行二字,越有敬畏之心。 然,敬畏归敬畏,却必须迎难而上。 方为修行。 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 飞升之后,感觉自己写开了很多,目前的节奏,剧情,我都很满意,而且也找回了已经死去的幽默元素…… 既然如此!15号双倍多来两张月票怎么样!

上一篇   第993章:衣钵弟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