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96章:杀意(二) - 最强妖孽

第996章:杀意(二)

“这里有一朵后天灵炎。”鱼肠的灵识悄然响起,二长老不管怎么逗逼,别人可是货真价实的阴尊,灵识超过正常修士三成多,他绝不敢冒险显出形体:“先天灵炎,比如你的南明离火,都是有先天之名。后天灵炎是后天机缘巧合成型,名字却不好说了,一般谁发现就该谁命名。” “天剑山庄底蕴绝对不弱,能将后天灵炎埋在宗门之下,还保存了这么久。这居然还没有冲击到甲级宗门,那些甲级宗门……该是何等强大?” 徐阳逸脸色郑重地点了点头。 不能骄狂。 大家对自己好,是看在自己的资质上,而不是自己的实力。 七界,他还只是看到了冰山一角,且不说镇压七尊星界兽的七大王者,也不说两大传奇,单单那些甲中,甲上的顶尖实力,就能从天剑山庄管中窥豹。 非常强大。 不愧为百万光年的真正主宰。 “它不会伤人?” “不会,所有后天灵炎能放在宗门内,必定已经是被驯化。否则后天灵宝虽然不如先天灵宝,威力也极其强大,宗门不可能放置一颗定时、炸弹在门内。” 话音刚落,他丹田中的南明离火忽然动了动,紧接着,四面八方苍白色的冷火一顿,潮水一样朝着他冲来! “这是?”他愣了愣,火焰速度极快,四面八方,如海如潮,火焰所过,岩壁寸寸结冰。 鱼肠愣在原地,他刚说完被驯化,转眼间掀起滔天火潮,而且目标就是他们。 “控制好你的先天灵火!”变生肘腋,鱼肠一惊之后立刻冷静下来:“这是吞噬反应!你的先天灵火被它察觉到了!怎么会这样!” “这种被驯化的灵火绝对不可能出现吞噬,除非……” “除非什么?”徐阳逸淡淡道。心中发凉。 他也有一个猜测,和鱼肠应该差不多,但是,他不想说。 “除非……”鱼肠叹了口气:“有人调动。” “而且是宗门内地位极高的人,否则不可能调动这样的宝物。” 随着这一句话落下,南明离火仿佛受到了挑衅,轰然从他百万毛孔中喷射出来,不烧伤他,他就像祝融降世,全身火焰地站立在通道中。 红与苍的对峙,来的太过突然,四面八方白色的狂潮,让温度直接降低到了零下,只有徐阳逸所在的地方,才有一抹温暖。 一股从未感受过的灵识,顷刻间弥漫了这里,带着浓浓的欲望,针尖对麦芒,如潮苍白灵炎进入他方圆十米内之后,速度越来越慢,几乎是一寸一寸地往前推进,而南明离火寸土不让,面对四面八方的白色冰冷潮水毫不退缩。 他没有开口,额头上冷汗一滴滴滴了下,脑筋已经飞速运转起来:“一旦发生碰撞,我拥有先天灵宝的事情立刻会曝光!这里距离大夏王朝如此之近……恐怕他们立刻就会想到是我!” “大夏王朝必定在搜索飞升之人,虽然我已经延后百年,他们应该还在观察我,此刻绝不能出一点乱子!” 怎么办! 突如其来的变故,瞬间牵动生死线,来得太快,即便是他都没有想到太好的办法。 苍白之火如毒蛇吐信,围绕着他,仿佛在寻找从什么角度攻击最好。丹田中的南明离火躁动不已,随时随地都会爆发,冲出去和对方拼个你死我活。 “用强悍无比的灵识压住它!”鱼肠在脑海中大吼道:“快!这种东西一旦暴露立刻就是杀身之祸!你在上界根本无法立足!而且这朵后天灵炎被天剑山庄压在山下,此刻暴动必定已经惊动宗门!” “南明离火是处于本能,只要有比它更强的强力灵识压住它的本能,后天灵炎没有攻击目标,吞噬反应自然消失!这是宗门驯化的灵炎,他们绝不会主动攻击人!” 徐阳逸呼吸都尽量平息,死死盯着周围的灵炎,比南明离火更强…… 他的灵识已经全部朝着胸口集中,如果真的有,那么只能是它! 一道道灵识灵力拼命调动着卡俄斯之种,然而,对方却如同石沉大海,毫无音信。 周围的苍白火焰已经快要忍耐不住了,它感觉到了……面前的东西很强,吞噬对方会非常危险,然而,只要吞噬了,自己就有了更进一步的可能。尤其……对方身为先天灵火居然没有灵智?否则它绝对不敢这么做。 冰与火的对峙,一次次地调动卡俄斯之种,数秒后,徐阳逸沉着脸道:“不行……” “完全没有反应。” 鱼肠心急如焚,然而同样没有办法,放眼看去,这条通道不知道有多长,在这种地形唤醒这朵后天灵炎,简直是不给徐阳逸留一丝活路。 “是你?”他的目光仿佛射过漫长的通道到达底部,这里,是蒋生平让对方来的。 这演技也太好了,太能忍了,而且……他是怎么看出徐阳逸身怀先天灵火? 动机充足,任何先天灵火,对于与火为伴的丹道大师,都是无可抵御的诱惑。地位足够,作为二长老,他完全能调动后天灵火。 真的是他? 与此同时,地底,一间朴素的密室,四面八方都刻绘着符箓,中央一枚脸盆大的鳞片悬浮空中,没有任何人工雕刻的迹象,然而,这枚鳞片上无数符箓宛若天成,随着缓缓旋转,折射着令人心颤的光芒。 而这件密室的地面,是一块块乌黑的石板堆砌而成。仿佛八卦,但不同的是,每一块石板之间的距离极小,下面……却根本不是地面! 而是无尽深渊! 密室的四周雕刻着四圣兽的图录,每一面图录上,都牵出一根锁链,没入地面之下,仿佛……囚禁着什么东西一样。 无想尊者就坐在其中一方玉椅上,他目光低垂,正在打坐等待,就在此刻,地面下忽然传来一片隆隆之声,宛若雷鸣,他的眼睛立刻睁开了。 “哗啦啦……”四圣兽的锁链突兀地猛然作响,如疾风骤雨,如果刚才他还是惊讶,听到锁链之声,却立刻站了起来。 “好汹涌的情绪。”他缓缓踱步:“是看到食物了么?” “轰!!”话音刚落,从刀片才插得进去的地板裂缝中,无穷无尽的苍白之焰全面爆发!将整个房间都染做一片死寂之白! 四条锁链瞬间绷直,就像下面吊着一只巨大的怪物那样,整个地板都开始“轰轰轰”颤抖起来。 无想尊者凝重无比地看着下方,沉吟了半秒,双手飞快结印。随着他的动作,一道道青色光华汇入正中央悬浮的鳞片之中,随着光芒越汇越多,鳞片上骤然爆发出一片玄奥无比的符箓。紧接着,下方传来一声嘶哑之极的惨叫,宛如九幽厉鬼。漫天苍白火海顿时燃烧整个洞穴,吞噬一切! 苍白之火足足燃烧了十几秒,待它退去,洞穴之中已经是一片冰晶的世界。无想尊者手中一盏拳头大小的宫灯悬浮,散发出点点光芒,在这场苍炎大爆发中毫发无伤。 他半跪了下来,苍老的手指抚摸着地面,脸上已经闪过一抹冷色。 “又冷了一些……”手指划过,冰块片片碎裂,下面的古砖入手冰凉,如果它有骨,则骨已寒。 “若再不找到解决的办法,偌大的天剑山庄……恐怕就将面临一场断链的危局……宗门冲击了这么多次甲级,还不是为了奖励一颗甲级火种,没想到……这才不到一百年,第二次爆发又来了……” 他沉吟数秒,化作一道流光朝着外面冲去。 通道之中,苍白火海距离徐阳逸只有五米之遥,就在此刻,他猛地抬起头,同时,四周的火海齐齐一震,居然减弱了一半! 但即便减弱,也毫不退缩,仿佛火焰的眼睛,死死盯着徐阳逸。 徐阳逸没有看他,前狼后虎,通道的尽头,一片恢宏的灵气海潮汹涌,直冲而来。 他深吸了一口气,是无想尊者蒋生平。 师傅……第一个师傅是古松,这一次是第二个,那片灵潮仿佛没有半点恶意,但是越近,越让他汗毛倒竖。 狭路相逢。 这是来收尸还是来做什么? 速度极快,恐怕十几秒就能飞完数万米来到他面前。他不敢想,也没空去想。 千钧一发,他却忽然平静了下来,沉声道:“鱼肠前辈。” “请说。” “若我出现不测,无论如何保住到我的尸体。” 还有最后一张底牌。 青莲妖法,莲花转生,只要尸体保持二十分钟,他就有冲出去的机会。 但若真的是蒋生平,宗门内必定已经布下天罗地网,他就算冲出去了,连忘尘,猫八二,苏星瑶三人都无法通知。 剥夺自己唯三的伙伴…… “若真的是你……我侥幸逃过这一劫……”他目光死死盯着通道前方那个身影,并没有急着动用那张牌:“天剑山庄日后也不用存在了。” 越来越近,蒋生平的身影越来越清晰。就在此刻,他闭上眼睛,灵识全部浸入了心中一个符箓。 这一次,毫无顾忌剥开了它表面的封印,再不管自己受到多大冲击。 苍炎连天,殊死一搏。 南华蝶母的神通符箓! “轰!!!”一圈七彩光华,陡然从他全身爆发而出,那不是光……而是无穷无尽的符箓,一旦冲入空中,立刻化为漫天彩蝶。同时,一道恐怖之极的威压,顷刻间笼罩整个天剑山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