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97章:杀意(三) - 最强妖孽

第997章:杀意(三)

大夏王朝,夏侯府,正在书桌前的夏侯猛地抬起头,难以置信地看着天剑山庄。 不仅是他,数万公里内,一双双古老的眼睛睁开,齐齐倒抽一口凉气。 “这……是太虚?”“从未感受过的太虚,难道天剑山庄有人晋级太虚了?”“好恐怖的力量……此人必定是五王二后等级!” 天剑山庄,宗主府,万重圣君霍然睁开眼,刹那间化为一道流光飞到外面。 外面,已经人声鼎沸,他没有调节秩序,而是震撼地看着眼前的一切。 大地疯狂颤抖,如同小型地震,但在修士的世界,自然灾害还不如修士一道神通,在护宗大阵的加持下,地震根本不可能会发生。 “这是……”他愣了三秒,身后八部天龙轰然爆发,八道金光闪闪的身影围绕身侧,灵识如水,铺洒数十万米。 同时,八部天龙中,一位耳朵奇大,眼睛也奇大的男子,眼中神光数百米,手搭凉棚,扫视全宗。 十秒后,终于停住了,他脸上一片平静,平静中带着汹涌的杀意,翻手一掌朝着安藤国半空扫去。 “竟然敢在我天剑山庄生事。飞仙后裔你也敢不放在眼里?” “一个阳圣初期,居然敢在老夫面前如此嚣张。你是活腻了么?” 声若雷鸣,烘炉一样的血气居然震得地面无数石块徐徐升起,重重落下。随后……天际崩溃。 阳圣一掌,音落掌到,那一方天际轰然炸裂,如同水波一样荡漾起来,紧接着,一个穿着枯瘦僧袍的身影突兀出现在半空。黑沉沉根本看不清面容,横空一掌扫来。 轰!!! 两位阳圣力量相撞,无穷狂风暴起,卷起满地沙尘暴。万重圣君眼睛一冷:“好贼子。” 一拍天灵盖,一阵金戈铁马之声,数十万米内佛音响起,天花乱坠,一尊千米之大的虚影,遥遥出现在身后。 “霸王仙体?”僧人处传来一声长笑:“久闻万宗主神通了得,今日一见,果然名下无虚。” 话音刚落,那一处一颗蟠桃树顶天而立,万从绿叶飘摇,鹤飞其上,鹿跑其间,一位仿佛寿星的老者,正笑容以对。 长生仙体! 仙体对仙体,万重圣君一掌并没有拿下对方,那片蟠桃树虚影开始缓缓消失,一句话冷笑着留下:“多事之秋,万宗主还是自扫门前雪,休管他人瓦上霜的好。” 万重圣君还想出手,对方已经飘然而去。 沉默。 片刻后,万重圣君冷声道:“今日护卫宗门的是哪位宗老?” “立刻来五老峰见我!” “另外,全宗所有人禁止外出。违者斩!” 与此同时,天的尽头,一道黑影划破长空,如同利剑一般直飞出数万米,终于停了下来。 落脚处是一处悬崖,下方浓浓雾气,他扫了一眼,马上飞了下去。 十几秒后,白雾之下,他终于停在了一方祭坛之上。 “恭迎鬼面僧前辈。”一位元婴修士立刻站了起来,声音苍老,面容憔悴,此刻却根本顾不得仪表,颤声道:“怎么样?” “他……死了么?” 鬼面僧全身笼罩在一层黑光之中,根本看不清容貌,淡淡道:“没有。” “没有?”元婴老者顿了顿,随后颓然跪下:“怎么可能……” “后天灵火暴动……足以把他炼死在通道中,我……晚辈可是知道他进入了六阳窍才启动,他,他怎么还能活着!” “司徒空,我早就说过你这法子行不通。”鬼面僧悠然盘坐空中,看着对面几乎一夜白头的前天剑山庄堂主司徒空,冷笑道:“此物乃是后天灵火,除非遇到先天灵宝,它很难攻击对方,你不信。现在反而让他有了警觉。我能感觉到他气息还在。” 司徒空浑身颤抖,手脚都在地上中风一般抖个不停,这段时间,他只要一修行,立刻看到当日那一掌。 太可怕了……这一掌打破了他的道心,已经成为他的梦魇。 “那……您,您还同意晚辈启动……”他垂着头,沙哑开口,声音中甚至带着哽咽:“我知道……我就知道……我就知道我杀不了他!他是魔鬼,这份符箓,还是当日宗主见我立功传给我的,可以在危机时候调用这朵后天灵火一次……” “现在他们一查就能查出是我……宗门一共就三四个人有遣灵神符……我,我回不去了……我该怎么办啊!!” 到了最后,他几乎疯狂地尖叫出来。双手青筋暴起,抓入苍白的头发,如同受惊的老狗。 鬼面僧浑身的黑气微不可查地动了动,叹了口气,手轻轻抚上他的头:“罢了,可怜人,你既然给我宋家做事,自然是我宋家的人。有人会接收你。” “您愿意接收晚辈?”司徒空抬起头来,满脸惊喜,皱纹都展开了。 鬼面僧摇了摇头:“不是我。” 下一秒,手指倏然收紧,硬生生拽着一团灵体一样的东西,从司徒空体内拉了出来。 “是阎王。” 司徒空叫声都没有,眼睛迅速泛白,但是整张脸还停留在难以置信的表情上。 抽魂…… 他想不通…… 为什么,为什么自己这么努力地给宋家办事了,居然会落到这种地步? 他的眼睛努力睁大,带着最后想说的话和难以置信,看向面前的鬼面僧,嘴角口水流了下来,布偶一样发着抖。 “嘘……”鬼面僧无喜无悲站在他面前,竖起一根手指放在唇边:“你都要死了,何必惊扰旁人呢?佛曰,无因是罪,你罪孽已经够深厚了,何必罪上加罪。” “啊,你的表情……是不明白么?想不通?”他似乎笑了起来,淡淡道:“人啊……背叛了第一次,就会有第二次,你动了天剑山庄的炼灵圣炎,触动到它们根基,这是不死不休的死仇,像你这样的狗,谁知道什么时候会把宋家攀咬出来,所以,本圣君送你一程。” 司徒空嘴唇颤抖,仿佛要说什么,却什么都说不出来。 鬼面僧抬头看着天空,许久忽然笑了:“天剑山庄……单单我一个宋家,恐怕还不敢动你,但是加上墟昆仑其他三大家族呢?” “这小子的命,本圣君要……天剑山庄,宋家要,双管齐下,才能保万无一失。呵呵呵,就让你测了一测,那朵后天灵火到底还能撑多久。” “现在,你明白了么?”他手用力一捏,平静开口:“阿弥陀佛。” 司徒空瞳孔陡然张大,随着这一捏,一片白光炸裂,他的灵魂发出一声不甘至极的尖叫,彻底消弭在山谷中。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 通道内,无想尊者已经看到了前方一点火光,不是苍白,而是赤红,他心中陡然泛起疑惑,这点赤红之色,又是怎么来的? 他能感觉到两股力量在对峙,一股是压在天剑山庄下方的东西,另一股就是这片赤红。 但是什么东西能引起那个怪物不惜代价亲自出手? 从立派开始就在……渡劫数万春秋,还有东西能让它如此疯狂? 到底是什么? 好奇的情绪立刻涌了上来,他速度更快,眼前的东西越来越清晰,然而就在此刻,赤红之色闪了一闪,紧接着一片七彩光华海啸一样爆发!朝着他当头冲来! 光,无穷的光,夹杂着数不尽的七色灵蝶,瞬间贯穿整个通道! 刹那之间,彩蝶之潮临身。在这个深不见底的地下,于无声中璀璨,于璀璨中绚烂。他的瞳孔骤然收缩,眼中……仿佛出现了一片太虚之力凝聚的汪洋大海。发冠倏然被吹走,全身衣袂在这片狂怒的海洋中猎猎翻飞。 “该死……”他狠狠咬了咬牙,一尊小小丹鼎从头顶上飞出,迎风见涨,顿时涨到了数十米大小,如同盾牌,神光闪烁,遮挡整个通道。 “万化真鉴……化神!!” 一道道灵力疯狂冲入小鼎,顿时,鼎口白光闪耀,一道道带着丹香的烟气缭绕而出,刹那间化作层层叠叠的白鹿,灵龟,数百种珍禽异兽结为道道城墙,牢牢护在他身前。 “轰!!!”下一秒,彗星撞击!一片七彩之色全面爆发,他哼都没哼一声,陨石一样朝后飞去。 毫无抵抗力地被冲走足足数千米远,周围所有苍白之火瞬间被吹的无影无踪。终于达到了一个临界点,所有彩蝶化为七彩灵光同时消失,五彩缤纷,如梦如幻。 他轻轻一拍面前的鼎,这才发现自己已经满身冷汗。胸口起伏地厉害。 太可怕了…… 如此狭小的地方,如此恐怖的风暴……顷刻之间自己被吹走数千米……不好! 他的心中猛地一跳,阴尊境界的灵力全开,一道流光直冲前方,须臾之间,他已经来到了爆发的原点。 徐阳逸躺在地上,身上没有半点灵力,浑身毛孔都淌出鲜血,然而微微颤动的眼睛,表明他并没有死。 刚才那一击,用灵识全面剥开南华蝶母符箓的外壳,他的灵识根本无法承受如此高级的符箓。不计后果的行动,引来的就是太虚神通的全面反弹,别说是镇压了数万年怪物的一缕灵识,就算万重圣君在此,也只有纸片一样被吹开的结果。 无想尊者上前两步,立刻掏出一粒丹药放进他嘴中,关切问道:“还好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