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98章:炼灵圣炎与万化真鉴(一) - 最强妖孽

第998章:炼灵圣炎与万化真鉴(一)

他没有看到,徐阳逸的舌头顶住了那枚丹药。全身的灵力拼命调查着丹药的成分。足足过了十分钟,他才放心吞下。 没有毒,没有神通,这枚丹药除了精粹的药力,什么都没有。 不是他? 疑惑千万,却在丹药入口的刹那消失。药力化为暖流散开,虚灵仙体正在修补他破损的体内,一碰到这些暖流,就像打了鸡血一样,筋肉,骨骼,血液中,同时泛起无穷白光,温润的灵力如同江河,滋润着他崩裂的内脏。 白光闪烁,不过一两分钟,他所有创口居然有了愈合的迹象。 无想尊者也没有看到,接近昏迷的徐阳逸左手恰好放在一条满是雪的石缝中。 而他的手,早已捏出了一个法诀。 鱼肠解封。 只要刚才无想尊者有一丝异动,迎接他的将是鱼肠的全面解封。 皆杀! 他从来不是轻信之人。 “咳咳……”又过了五分钟,徐阳逸才有些虚弱地睁开眼睛,作为这场大爆炸的始作俑者,即便是虚灵仙体,他也起码要休息数年。毕竟一道不完整的太虚神通符箓在体内炸开,如果修为差点早就死了。 而现在,体内的白色灵光越来越盛,好似枯木逢春,温润之后丝毫不减弱,他居然可以开口说话了。 “没事。”他心中大石放下,看着洞穴通道顶部,长长舒了口气。 安危一线,剑锋对剑锋,他没有赌的资格。 所以,只能尽力拼一手。 无想尊者站在他面前,深深看着他,他正在考虑怎样说过去刚才的事,无想尊者却率先开了口。 “为师不管你动用了什么手段,但是绝不可用下一次!” “记住,你是我丹道大宗师无想尊者的衣钵弟子,既然老夫收了你,你的事就是我的事!师徒之间没什么不能说。” 徐阳逸目光微闪,只是无声点了点头。 他也没有告诉对方,自己曾经有过一任师傅。 那位师傅,叫做古松。境界金丹,名曰真人。 从他以后,他已经不太相信什么师徒之情。 无想尊者舒了口气,正要说什么,忽然,一道光幕直接出现在两人面前,万重圣君的面容闪现,他没有看无想尊者,而是立刻看了一眼徐阳逸。 “你没事就好。”万重圣君长长舒了一口气,若对方出了什么事,还是在宗门内出事,他真的悔之晚矣。 朝着徐阳逸微微点了点头,他转头对着无想尊者道:“蒋老,刚才是不是……‘它’出现了暴动?” “没错。”蒋生平神色也凝重起来:“五百年来的第五次了……这一次比平时要提前三十年。” 沉默,数秒后,万重圣君沉声开口:“你安置好道子,立刻来五老峰。” “就在刚才……一位拥有长生仙体的阳圣初期潜入了天剑山庄,被老夫退走。另外……”他顿了顿:“司徒空不见了。” 蒋生平目光一动,白须顿时飞扬起来,怒道:“这王八蛋手里有遣灵神符!能调动它一次护体!老子早就说过别给这些不三不四的人!你不听!!若伤了老夫的弟子,你怎么赔我!” 话音未落,光幕直接消失,大约对方也不想看他吹胡子瞪眼睛了。 “不管他。”蒋生平转头对徐阳逸道:“你先休息,为师给你护法。” 徐阳逸没有推脱,他有预感,现在打坐效果极好,因为体内莹白之光没有消失,反而越来越盛! 真不知道到底什么丹药,药力好似无穷无尽,千叠浪一般,一层更比一层高。 沉醉于修行的天地,那粒丹药绝非凡品,很快,五脏六腑全部修复完毕。更诡异的……是他的灵力居然上浮了一节! 不多,但绝对不少。大约百分之五,整个经脉中青光流动,充塞的灵力已经从氤氲变味了一丝丝宛若液态的东西,当所有灵气都成为液态之时,就是叩问尊圣大门的时候。 而他的推测,现在自己大约元婴后期二成到三成的样子。 “这粒丹药……”他修炼了多久,鱼肠也观察了多久,许久才沉声道:“非同小可。” 他沉默地点点头,不知道修行了多久,终于睁开眼睛,朝着无想尊者拱了拱手:“敢问师傅,这是什么丹药?” “生生造化丹。”无想尊者舒了一口气,白了他一眼:“当初突破大宗师,一位丹尊赏赐老夫的,一盒十枚,太虚以下,多重的伤都能立刻恢复,灵气复原。老夫都没舍得用过!” 徐阳逸居然笑了:“那就多谢师尊了。” “你好好修炼就是对我的感谢。”无想尊者大袖一挥,将徐阳逸包裹着,直朝下方射去。 “我修炼了多久?”灵识中,徐阳逸沉声问道。 “一个时辰……”鱼肠叹了口气:“小家伙,这老头,对你不错。可能不是他做的,否则表情反应不可能那么真实。” “我知道,地球上,你和古松真人的师徒恩怨传的沸沸扬扬,你心中始终有个坎,不过,并非人人都是古松。然,老夫也不是说,就让你将一片心托付给他……” “我明白。”徐阳逸平静开口:“这是我的因果,还是那句话,路遥知马力,日久见人心。他现在是对我很好,但能不能让我把他当真正的师傅看,还是看看再说。” 顿了顿,他肯定地说:“不是他。” “你肯定?” “我能肯定。”徐阳逸坚定开口:“信人不疑,疑人不信。另外,如果是他,他不可能还呆在宗内,必定已经远走高飞。带着先天灵火去哪里不行?他还是丹道大宗师。最后,一位阴尊的手法不可能这么拙劣。更不会用如此珍贵的丹药救我。” “那你有头绪没有?” 徐阳逸沉默了一下,才悄声回答:“有。” “司徒空,是宋子玉的人,他虽然走了,但是他的根基并没有倒。他是最希望我去死的人,我那一巴掌在全宗面前扇了他的脸,他不会善罢甘休。” “也只有他的人,会动用这种弯来绕去的办法取我的命,因为他们没法在宗门内动手。若是真的师傅要动手,我今天不可能活着出来。” 鱼肠语重心长地说:“斩草不除根,后患无穷。” “我倒是想。”徐阳逸冷笑道:“前辈又不是没看到那天他跑的多快。” “不过……没关系。” “下次我遇到他的时候,连本带利一起讨回来!” 推测,其实是个不太难的活计。只要看看最后受益的是谁,自己的仇人是谁,一目了然。 所幸,他到上界仇人就一个,寂灵尊者就算再狠,当日也没有杀他之意。 只有宋子玉有。 阴尊速度极快,大约二十秒后,两人已经来到了一扇封闭的大门前。 这里已经不知道地下多深,周围墙壁上布满裂痕,里面皑皑白雪,通道到了这里已经极大,成为另一个三四百米的洞穴,而那扇同等大小的大门,正横陈于两人面前。 蒋生平神色肃穆地吐出一方银色小印,小印爆发出一道光华,射入门缝之中,刹那之间,这扇平凡无奇的石门上闪现道道光华,最后……结成一条蛇的模样。 徐阳逸目光微微一动。 这条蛇和其他不同,身后四翼。只听蒋生平说道:“此印,为掌教印,一阴一阳,两者合一,方可任命下一任宗主。” 门刚刚打开,他就裹着徐阳逸飞了进去。 两人对于数百米大门何其渺小,进去之后,只见一片石板构成的地面,四圣兽拉着四条锁链深入石板之下,一方座椅安置后方。 刚刚进去,徐阳逸的目光霍然一闪,正中央,一枚鳞片悬浮。他只看了一眼,胸口中的卡俄斯之种猛然跳了起来。 “这是……”他还没开口,鱼肠已经倒抽了一口凉气:“羽蛇神的鳞片?” 徐阳逸跟着走了进去,看似没有动作,灵识却在这枚鳞片上萦绕不动。 没错…… 真的是羽蛇神的鳞片! 虽然过去不知道多久,威压几乎都消散了,但那种傲然不可方物的感觉,和当初巴别之塔中看到的真身一模一样! “怎么?对这枚鳞片感兴趣?”蒋老坐到了玉椅上,笑着问道。 “有些奇怪。”徐阳逸不动声色地说。 “别说你奇怪,我们也奇怪。”蒋老跺了跺地面:“这里几乎和天剑山庄同时建立,甚至天剑山庄建立之初,它就在这里了。” 他眼中带着一抹怀念:“这片鳞片也在这里。” “我们也不知道这枚鳞片是什么,只知道……它的主人应该非常强大,至少太虚后期。” 他没有在这个问题上过多纠缠,这不是他让徐阳逸来的目的:“你应该知道,本宗是一个佣兵形式的宗门,而佣兵最缺少的是什么?” 他竖起三根指头:“三样。” “强者,法宝,丹药。” “只有三种齐备的佣兵宗门,才是顶尖的宗门,甲上宗门里,天狼妖道就是如此的宗门。而天剑山庄以体修立宗,阳圣更需要战斗提升。所以……” 他顿了顿:“天剑山庄关于法宝和丹药的资金,四分之一是出自任务酬金,四分之一是各种产业,另外四分之二,全部出自六阳窍的丹堂。” 徐阳逸点了点头,这些资料不难找。 “但是……”蒋老压低了声音,看着他的眼睛说道:“如果我告诉你,这下面压着一个可怕的怪物呢?” “它……就是被你面前这枚鳞片镇压的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