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99章:炼灵圣炎与万化真鉴(二) - 最强妖孽

第999章:炼灵圣炎与万化真鉴(二)

徐阳逸眉峰一挑,他想起了通道中忽然暴动的苍白火焰。 “这下面,镇压着一朵后天灵火,名为炼灵圣炎。它,就是整个天剑山庄资金的命脉。” “但是,这里虽然危险,却不是我们今日的主题。我要告诉你的……是这里再怎么危险,都是修炼丹道,丹诀最好的地方,起码在天剑山庄是如此!” “丹火不分家,无论是丹道还是丹诀,都和火息息相关,这里是靠近炼灵圣炎最近的地方。不能因噎废食。修行从来就是逆水行舟,不进则退。”他舒了口气,缓缓道:“把我给你的万化真鉴拿出来。” 徐阳逸照做,玉简在面前铺开。这就是正式接触丹道的起步。 蒋生平闭上眼睛,组织了一下语言。睁开眼时,神色已经严肃无比,沉声道:“今日,是授课第一日,老夫衣钵弟子第一课,必学万化真鉴。” “此功法,和神通无关,只和灵识有关。你不必担心让肉体受污,所谓万化,是将自己的灵识从一到十,从十到百,从百到千,最后千丝万缕。” “此功共分四层,分出十根灵丝是第一步……你可千万别看为师说得简单,它的效果极大。此乃为师独创的提丝锻灵法,此法一旦达到第二层,不仅仅可以用为炼丹,更可以杀敌,弥补体修短板。” “达到百分之境,你的任何一根灵丝都相当于一根灵识之鞭,不打肉体,只打灵识!合则为一,成为灵识之枪,坚不可摧。分则为百,百鞭起舞,万夫莫敌。群攻,单独斗法无一不可用。此法还是老夫早年时机缘巧合得到的一本灵识神通残经,经过数百年推敲,才终于大成。” “更重要的是,提丝锻灵法可以极大锤炼你的灵识。对于修士,灵识就是他的侦测手段,他的第三只眼,比如太虚,别人灵识动辄上百万米,尊圣等级已经达到了数十万米,这才能一人守一域。在丹道上,灵识高低更是决定你是否可以精确操纵火焰,一次性可以投入多少药材,专注多少药材的核心。” 一老一少,一坐一站,丹道大门在徐阳逸面前缓缓打开。 蒋老是行动派,兴之所至,立刻演示。但见他手一挥之间,数百条灵丝弥漫而出,呈现手捏兰花状,而拇指,中指和无名指之间,掐着一朵仿佛活着的花朵。 花开三色,约一米大小,外面一层赤红,如火浪翻云,中间一层雪白,似白霜傲雪,最后一层漆黑,似无尽虚空,惹人遐想。 更引人注目的是,花蕊……居然是一片星河状,璀璨无比,当三层花打开之时,火海绽放,寒霜飘扬,最后展现冰与火之中的无尽虚空。 他从未见过如此炫目的灵植。 “甲级灵植,三重天。”蒋老的声音徐徐响起:“你的第一步,不学炼丹,从处理天材地宝开始。” “你要记住,任何修士,特别是尊圣等级的,一旦找上你的门,那就是不知道找了多少人,为什么?因为他们手中材料珍稀,甚至只有一份。一旦炼毁,就算尊圣也肉疼不已。一个经常炼毁丹药的大宗师,是没有人缘的。” “所以,处理天材地宝,是一切的起步,你将在这里学习到灵植,矿物,甚至大多数珍禽异兽,特别珍贵部位的处理方法。这些都是老夫的独门手法,别无分号。” 他顿了顿,沉声道:“比如这朵三重天,处理方法共分四百七十二步,只取花蕊,一旦失手,花蕊直接枯萎。号称最难处理的天材地宝,复杂程度可能还超过一些甲中灵植。你只要能处理好它,其他的就是积累而已。” “这四百七十二步,囊括丹道处理九成灵植的手法和炮制方法。这,就是你的第一课。” 灵丝之手徐徐打开,三重天漂浮半空,蒋老的神色也凝重起来:“看好了。” 话音刚落,所有灵丝如同风摆垂柳,整齐划一地动了起来。 这一瞬间,好似数百人齐齐提线。 徐阳逸看的聚精会神,一位大宗师的亲自演示,更重要的是一边演示一边讲解,平常人哪里看得到? “万花拂柳。”蒋老低低说了一句,所有灵丝如同柳条轻舞,舞做四月江南。根本看不出出自一个人身上。 “这只是一种手法,万化真鉴,融汇丹道主流手法五十二种,其中七种只有大宗师可以用出,十六种宗师可用出,其他匠师可用出。” “老夫不夸口地说,若不是老夫钻研这部残经,圆灵上人算个屁?老夫半钻研半实践,五十年前才算大成,你来的那日,洗星海便是号称丹尊之下第一丹,他圆灵上人百年前可炼成,但老夫那日炼的,可要比那老不死药效高出整整一层!” 随着他的演示,满身黑灰,看起来邋里邋遢的老者,眼中已经爆发出了一种自信的光芒,如同沉浸于自己舞台的舞者,灵丝从数百到上千,从上前到数千,井井有条,处理药材丝毫不乱,技进乎道。 “任何大宗师,都有独特的处理药材手法,不过如老夫的万化真鉴这般灵巧的,你师尊我敢给你拍胸脯保证,丹尊之下,不说七界,墟昆仑独此一家!” 他傲然站起,明明矮小的身子,在这一个过程中竟然如山般伟岸。三重天颜色千变万化,却如同如来佛手中的孙悟空,怎么都逃不过五指山。 须臾之间,烈火升腾,围绕一米花朵缭绕不去,时而化为朱雀,时而青龙翱翔。身姿之妙,难以言叙。手之灵巧,无法言表。 徐阳逸眼中,蒋生平的手已经化为漫天幻影。 时而漫天飘雪,或者黑潮涌动,一瞬间,根本看不清他用了什么手法。他只能用过目不忘死记。 这些手法,万化真鉴里都有介绍。 时间静默,一个人做地投入,另一个看地沉迷。不知道过了多久,随着沙一声轻响,蒋老猛然抬起头,大喊一声:“糟糕!” “我炮制多久了?!” 徐阳逸也从这种沉迷中惊醒过来,那朵花已经完全盛开,三层层层不交叠,这么久了,居然才只是让它打开。而里面,一片星辉冲出,美轮美奂。 这种美,不同于修行,另类之美,却让人心醉。 他心中算了算,拱手道:“两个时辰。” 蒋老一拍额头,身上的神圣之感尽去,叹道:“宗主是不是让我过去商议?” ……我都忘了,您还记得这茬呢? 他心中发痒,不知为何,他很想看看这朵花料理完之后到底是什么样,大自然造物的神奇,让他的心加速跳动,就像第一次知道人类还可以修行那样。 那种直面大道的震撼感,永生难忘。 “知道你师傅的厉害了么?”老头哼了一声,颇为不舍地站了起来。随手一摆,刹那之间,所有灵丝飞快盘旋,瞬间凝聚成一杆长枪,猛然朝着徐阳逸眉心刺来。 几乎是本能地想要反击,别看是灵丝所聚,但枪尖未到,前方虚空层层破碎,他倒抽一口凉气,刚才还在处理药材的灵丝,凝聚起来居然有这等威力! “当!”鱼肠出鞘,荡开枪尖,从剑身上传来阵阵震动,身体还没有感觉,脑海中陡然一麻,好似一只大手深入脑海,搅拌脑浆。 剧痛,差点让他忍不住痛呼出声。然而还不等他开口,这片痛苦已经悄然远去,化作点点灵光消散空中。 “任何丹道大师,我算幸运的,其他人的路比平常修士悲惨得多。”蒋老叹口气,有些感慨地开口:“一旦发现两成天赋,又是没主的,大多都会被各大势力豢养,终生不得出大门一步。和傀儡无异。” “所以,所有丹道大师,都不会只修丹道,任何丹诀,都必定是攻防一体的宝诀,比如我的万化宝鉴,比如圆灵上人的活人经。平时是炼药丹诀,战时是不二神通。你师傅我可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初级丹徒。” 您当然不是。 徐阳逸暗中撇了撇嘴,能把几万斤的丹炉砸宗主脸上的您,怎么可能手无缚鸡之力? 当然,这是腹诽……所谓腹诽,就是嘴上说着不要,心里却很诚实…… 比如他就在很诚实并且很诚恳地听着蒋老滔滔不绝。 看到徐阳逸的态度,授课者能有这种听讲者,必定是欣慰的。蒋老笑道:“你娃儿还嫩的很呢,老夫听说,丹圣上还有两重境界,不过从古自今,只有数人能达到。” “什么境界?”徐阳逸忍不住问道。 蒋老哈哈大笑,随后挤眉弄眼:“你猜?” ……老子不想猜…… 徐阳逸脸都黑了,自己的性格还算沉稳,师傅刚刚还以为他正经起来了,没想到仍然时不时脱线。 看到徐阳逸有些尴尬的脸色,蒋老也干咳了一声,尽量正色道:“不知道。” “不知道?” “是啊……所有典籍,都记载了应该有这个境界,但是却语焉不详。不过,他们都说明了这个境界的标志。” 他深深看着徐阳逸:“前一重……以位面炼丹。” “整个星河大海,无一不是丹炉之中。位面炼丹,整个位面浓缩成一粒丹药,据说……可以让人一步太虚。” “第二重……”即便是蒋老,此刻声音也带上了无比的敬畏:“无中生有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