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00章:炼灵圣炎与万化真鉴(三) - 最强妖孽

第1000章:炼灵圣炎与万化真鉴(三)

徐阳逸点了点头,如果说前一种只是震撼,丹道的极致,后一种听名字就太虚了。 “第一天,你不宜学习过多,接下来,为师给你一味灵植,你照着处理。时间么……”他拈着胡须,眼珠转了转:“一个月。” “一个月?”徐阳逸微微皱眉。 “你这是什么表情!如果在老夫的指点下,一个月你还不能熟悉这些手法,老夫还有何面目叫大宗师?”不等他惊讶,蒋老已经拍起了椅子,中气十足一指地面:“现在!炼!” 一朵和三重天差不多的灵植飞到了徐阳逸面前,外表相似,内部却根本没有那种星光璀璨之感。 “不夜天。”蒋老笑道:“和三重天极为相似,许多人认错。处理手法都一模一样,但是……只是元婴大圆满境界的药引。” 遇上丹师不可怕。 遇上一个有些神经质的丹师也不可怕。 可怕的是这个神经质丹师还tm是个行动派!一点心理建设时间都不给! 更可怕的是……这老头还是他师傅…… 看着蒋老从储物戒中丢出的十米丹炉,他叹了口气,如果说不,恐怕这丹炉会砸他脸上……现场。 蒋老眼睛一瞪:“你还不乐意了?” “我很乐意,您看错了。” “那就好,为师会好好指点你。”蒋老哼了一声:“开始吧。” 不等徐阳逸一个好字说完,他人就化作一道流光飞走。 轻轻地来,却飞快地走,挥挥衣袖,不带走一片云彩。 甚至飞过徐阳逸身边,带起他一头黑发飘扬。不留一点反应时间。 沉默。 好像有哪里不对…… 徐阳逸许久才说:“刚才他好像说要指点我?” “好像是……”鱼肠也感觉嘴角有些抽筋:“可能我们听错了……” 太不靠谱了,刚说完指点,转身人都没了。 洞穴里安静了下来,徐阳逸貌似沉思地坐了一分钟,立刻站了起来。 他的灵识一直停留在洞口,等完全感觉不到对方灵识了,又等了五分钟,一步来到了鳞片旁边。 “这鳞片有问题?”两人神色都慎重了起来,鱼肠沉声在脑海中问道。 阴尊面前,他一旦沟通,或者展现器灵,必定让对方发现。 还是那句话,蒋老或许没有坏心,但徐阳逸没指望让他管住嘴…… 一旦展露了,说不定某天就会在气不过的时候大喊“你们的弟子算个x!老子的弟子可是身怀上古灵宝,先天灵火,甲上领域,左青龙右白虎,老牛在腰间龙头在胸口个……”巴拉巴拉。 然后? 应该没有然后了。 他可以等着让人收尸了。 “从进入这里,我的卡俄斯之种一直在骚动。”徐阳逸仔细地抚摸着鳞片:“目标就是它。” 时间很紧,这个地方显然不能经常来,而蒋老这一走,更不知道何时回来,或许机会只有这一次。 入手无比光滑,如冰似玉,但是越往中央摸,越感觉不对。 “这上面有东西。”他抿着嘴唇道:“我不清楚……摸起来……好像是鳞甲的一些纹路,但是这纹路太古怪了。” 他闭上眼睛,灵识一寸一寸探索:“就好像……是刻画着什么山和地理一样。” 话音刚落,他胸口中陡然爆发出一片青光,几乎从不主动响应他的卡俄斯之种,居然自己有了回应。 “这是……”两人都愕然看着他的胸口:“对羽蛇神本体起了反应?” 没有回答,绿光闪耀,如同虚空中有人执笔,竟然在那片鳞片上轻轻描绘了起来。 绿光如潮,汇聚成一根发丝一样的点,光芒所过,顺着鳞甲上细细描绘,一条绿线顺势而走。不多时,竟然勾勒出一幅从未见过的地图! “这是……一个宗门?”徐阳逸眯着眼睛打量着,画风非常简陋,但是能清楚看清那是古华夏风格的宗门,亭台楼阁,古木参天。甚至还有一些仙禽走兽。不过都是写意画。 十几分钟后,绿光熄灭,这幅图停留在鳞片上,仿佛随时都会消失。 宗门上,有五个点特别画了一个圆圈。并且用汉字清晰地写着数字。从一到五,凌乱排列。 “这到底是什么?”鱼肠观察了好半天:“不像是天剑山庄,天剑山庄根本没有古树。除非……” “几万年前的天剑山庄?”两人心有灵犀,齐声说道。 五个圆圈,呈五角星状排列,正中央还有一个圆,里面什么都没有。 “这幅图太抽象了。除非遇到一模一样的地方,我过目不忘的丹灵自己启动,我才能知道这是什么。”徐阳逸叹了口气,将这幅图牢牢记在脑海之中。 他心中有一个猜测。 羽蛇神的境界有多高? 他不知道,但是立地飞仙他是知道的,也就是说,他现在的境界,凌驾于独步之上。 这种境界,就连他都有解封的七星神算,更不要说对方。 对方很可能拥有一种类似天主教大预知术之类的神通,并且比他精确不知道多少万倍,否则不可能留一段灵识在天剑山庄的祠堂等着他。 “这幅图……有可能是羽蛇神留给我的。”他淡淡道。 除了这个解释,其他都解释不通。 “他或许在预知中看到了我的身影,知道我会来到这里,才留下了它。”他叹了口气,将鳞片旋转了过来。 鳞片虽然无法移动,但是可以旋转,之前都是一直正对他们,他想看看背后有什么没有。 然而刚刚反过来,两人齐齐倒抽了一口凉气。 血…… 上面有一片明显的血迹,比黑鳞更加深沉,数万年不化! “羽蛇神的血?”鱼肠震撼开口:“神血?” “但是……怎么会在背面?!” 两人在灵识中交换了一下眼神,谁都想到了唯一的可能。 受伤。 只有受伤,才能背后染血。但是谁能做到! “谁能击伤他?难道……难道这是硬生生从他身上拔下来的?否则怎么可能背后染血!”鱼肠难以置信地说。 就算腾格巴尔,两大传奇,看到对方都是退避三舍的存在。 这一瞬间,两人再次心意相通,异口同声开口道:“龙王庙!” 两双眼睛交汇,谁都在对方眼中读出了肯定。 没错…… 只有可能是它,只有可能是那个疑似仙的怪物,才能做到这一点。将几万年前没有飞仙的羽蛇神彻底击败。并且拔下了这块鳞片。 “那么,这块鳞片就不是羽蛇神放在这里的。”徐阳逸凝重看着四周:“这应该是那个存在放在这里的,击败这样的对手,如果是我,也一定会留下纪念。” 洞穴仍然是那个洞穴。 两人却感觉心中有些发寒。 宇宙之大,银河之广,他们不过是揭开了一个角落而已。 强如羽蛇神,都曾经败过,而且输的如此之惨。地球目前所见的最强修士,被另一个位面的修士击败。 强中更有强中手,一山更比一山高。 “真是……令人期待啊……” 他现在已经可以肯定,羽蛇神要告诉自己的故事,并未完结。 甚至……才刚刚开始! 宇宙中无数山峰,而他们刚刚懂得如何爬山,正要向着第一个山头进发。 “先修炼吧。”许久,他才压下了心中的不平静,再也不看鳞片一眼。 “你不好奇?”鱼肠笑道。 徐阳逸摇了摇头:“说不好奇是假的……立地飞仙啊……这样的怪物居然也有败绩。但是我更清楚,这些东西不是我奢望的,好高骛远要不得。我现在能做的,就是好好修炼,适应这个七界,适应它的法则。” “然后,才能想以后。” “现在,我连三百年后的王位之争都是空谈。” 鱼肠点了点头,目光欣喜地看着徐阳逸走到那朵花旁,他欣赏的就是这样的人,一步一个脚印,只看脚下。远方可以眺望,但不能细想,更不能空想。这会乱了自己的步伐,自己的心境。 空想家永远走不到顶峰,仍凭他天资如何卓绝。 只有实干家,才能积跬步成千里。笑到最后的,一定是这样的人。 洞穴中安静了下去,徐阳逸就这么回想着蒋老的每一个手法,一点一滴开始炮制起不夜天来。 沉思半个月,行动半个月,再沉思半个月,不知不觉,五六个月就这么过去。 而号称要指点他的蒋老,一次都没有回来…… 但是不能抗议!这尊丹炉他在抗议之前预估了一下,没有几万斤至少一万斤,衡量了一下自己的实力,再摸了摸自己的脸,预估了一下脸部阴影面积,他选择戒急用忍。 这叫示敌以弱……不,韬光养晦。 时间就这么一天天地过去,不知道过了几个月,他已经可以解开七片花瓣,就在此刻,空中忽然一道光幕闪现。 “怎么样了?”蒋老的面容带着一丝疲态,扫了一眼空中的不夜天,顿时怒从心中起,恶向胆边生:“混小子!居然八个月才解开七片!我平时怎么教你的!” 一句话,两人对视着,一片沉默。 我平时怎么教你的? 这句话值得深思。 数秒后,蒋老尴尬地咳了一声:“嗯,你先暂停一下手里的东西。” “是。”徐阳逸有些不舍得地停止了手中的工作,第八片他已经找到方法了,可惜…… “等等。”光幕上,蒋老的目光突然一亮:“你……先别忙着收功。” 徐阳逸照做,只见身上道道灵光川流不息,四面八方的灵气形成一个小型气旋,随着他每一次剖析花瓣,随着他的呼吸一伸一缩。 “居然真的有一边炼丹一边修行的功法……”蒋老倒抽了一口气:“若有此功……天下万众丹道修士,何愁无人步入太虚。” “先不说这个,你立刻来五老峰一趟。” “什么事?”徐阳逸微微皱眉问道。 “宗门特级令。”蒋老沉声开口:“切记,少说多听,没有影响宗门大变故的事情,宗主不会颁发特级宗门令。” 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 双倍了~瞬间到30多了~~蛋疼,求助攻~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