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02章:神眼种魔 - 最强妖孽

第1002章:神眼种魔

从五老峰出来,徐阳逸心中忍不住一阵激动。 终于……要离开了啊…… 踏上广袤的土地,没错,修行绝不能闭门造车,在天剑山庄已经两年了,他也是想出去看看了。反正有万古丹经王傍身,只要储物戒中有丹炉和天材地宝,哪里不是修炼? 当踏进八个月之隔的洞府,随着大门的打开,猫八二和忘尘立刻感觉到了,走了出来。 “可以啊……”猫八二大刺刺地坐在椅子上,轻抚茶杯,眼睛锐利地扫了一眼:“抛妻弃子八个月,你行啊。” 忘尘的目光更加锐利,不过是看向这条贱狗。徐阳逸可以理解,他是多大的忍耐力才没有在自己不在的时候把这条狗人道毁灭。 “谁是妻谁是子?”徐阳逸也坐了下来,品了一口灵茶,这种忽然轻松下来的感觉,还真的让人怀念。 “你想让我担当哪个部分?”猫八二顿时在椅子上人立而起,随后隐晦地看了一眼忘尘:“或者说,你想让他担当哪个部分?” 随后,不等两个人答话,它就捂住自己的狗脸蹲了下来:“你们居然是这种禁断的肉bq关系……洋芋……我看错你了……” 戏精! 太会给自己加戏了! 太能演了! 两人实在是懒得理他,忘尘恭敬道:“师傅,您最近去哪里了?” “在丹堂学习炼丹。”徐阳逸嘴角一翘:“略有所获。” “你沉迷了。”猫八二已经摆脱悲痛,一本正经地看着他:“你现在需要雷电法王杨永信。” 扑!忘尘一口茶差点没喷出来。 徐阳逸懒得理这条狗,目光锐利地在两人身上扫了一圈:“不错,两人都有所精进。恐怕半个月内我们就要外出,从明天开始,每天晚上我会为你们讲解。” 猫八二羞涩,忸怩着身子:“我……真的不会打搅你们吗?” 沉默。 数秒后,一条狗的身影尖叫着从洞玄府飞了出来。周围的人抬头看了一眼,又默默低下头忙自己的。 这八个月,这种情形见多了……也就不怪了…… “我会跟着你去。”一个声音从门口传来,徐阳逸扫了一眼,眉头微微皱起:“我记得没有邀请你。” 苏星瑶仍然是那幅清冷至极的模样,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广寒仙子,华丽的宫装一般无二。微微一福,面无表情地站了起来:“我感觉,那个地方我能帮助到你。并且,冥冥之中的声音告诉我,这一次,我可能会找到我的另一块人格碎片。” 徐阳逸不答,轻轻拨动茶杯:“我为什么要带你?” 苏星瑶平静看着他,数秒后,转身离开:“无妨。” “我也不需要你带,你们在哪里,我自然会感觉到,你也不用太在乎我的死活。我死不了。” “师尊,真的不带他?”忘尘问道。 “她是个大麻烦,总有炸开的那天。”徐阳逸淡淡道:“而且这次任务非常隐密,我若是带了她,宗门会以为我透露了信息,不方便。” “大约三天后,宗门会颁布任务。那时候,你们就开始准备。对了。” 他一挥手,石门轰然关上,眼前一片蓝芒流转,一枚蓝光之茧再次出现。 “居然还没有孵化出来?”他皱眉道。 “快了。”忘尘笑道:“它已经能听到我们的呼唤。并且响应我们。恐怕就这几天的事情。”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 三天后,宗门人声鼎沸,功德堂门口,所有金丹以上,特别是元婴境界的修士,人来人往,川流不息。 “你领取了哪里的任务?”“呵呵,大夏王朝和万灵归一宗,在清河草原两军对垒,乙下任务。你呢?”“我?我接了乙上任务,丛云城附近有疑似太初踪迹,我去看看。”“不错啊,也不知道道子接的是什么任务,这次好像没有挂出甲级任务吧?”“一旦完成,就可以享受化生池功勋点兑换的时间,我已经迫不及待要回来了!” 看着排在山上的人龙,徐阳逸和欧方宇坐在一块隐蔽之极的巨石上,欧方宇拿着一个酒葫芦灌着酒,喝的潇洒不羁。 朝着徐阳逸扬了扬葫芦,他摇了摇头。 “化生池是宗门体修的福地,从不开放,除了功勋点进入,没有别的办法。”他也不以为意,收回葫芦,嘴里叼了根青草,笑道:“如果这次我们活着回来,足够在化生池呆个十几年。” 徐阳逸点点头:“他们都是我们的助力?” “没错。”欧方宇收敛了笑容,沉声道:“我和你会分开行动,在门口集合,宗门交给你的地图千万收好。我们一起行动目标太大,炼灵圣炎的入口绝不能泄露给外人。安临城处于两国边界,佣兵团大行其道,只要雇佣一只不错的佣兵即可。宗门不会短缺这些资金。” 徐阳逸眉头微微抬了抬。 话里有话,对方前面说入口不能泄露给外人,后面又说雇佣佣兵,那就是…… 如果完事,斩草除根。 “不让太多宗门弟子去,一是因为危险,怕伤及宗门精锐。二是怕人有人嘴巴不严,最后动手比较麻烦?”他似笑非笑地说道。 欧方宇哈哈大笑:“道子第一何必装不明白,你我走到这一步,手下的人命还少?” 徐阳逸点了点头,就在此刻,他忽然愣了愣。 四面八方,一切都开始模糊起来,欧方宇仍然在说话,自己却根本听不清他说什么。 一种如同毒蛇一样的危机感,瞬间侵入了他的心。 比以往任何时候都猛烈,甚至只逊于万界大战,和腾格巴尔对自己的大追杀。那是……完全碾压形态的危机。 这种感觉只是一瞬,很快,面前的一切恢复,他立刻问道:“欧道友,你感觉到什么没有?” 欧方宇莫名其妙:“怎么?” 只针对自己么…… 他的手指再动,指划七星,须臾之间,一个模糊的字在心头出现,然而只是一瞬,立刻消失。 “三天内动用了第二次么?”他强压心中的惊讶:“没有天格,地格,只有人格,那么……是有人想要我的命。” “还没动手就让我感觉到,必定是尊圣等级,比我现在实力强得多。” 无法看破天机,他将这份危机感压在心中,这次旅途,绝非平常。 在他看不到的地方,一座洞府中,一个老年修士如同蜘蛛一样趴伏在洞顶上,眼珠子差点凸出来,瞳孔中倒映出徐阳逸的身影。 “找到你了……”他干笑着舔了舔嘴唇,双手飞快结印,不一会儿,一面水幕就出现在他眼前。 “拜见圣君。”他恭敬无比地说道。 “别废话。”水幕中的身影淡淡道:“找本圣君有何事?” “回圣君,今日,天剑山庄大肆发放宗门任务,恐怕……行动就在不日。” 身影沉默了片刻,笑道:“那是当然,本圣君让人调动了一次炼灵圣炎,他们怎么可能忍得住?” “他……应该接了极密任务,天剑山庄必定有自己的传送法阵,他不会和这些庸人一起走。你把本圣君一缕灵识种在他身上,只要他出现,找到机会必定抽魂炼魄。” “是!”修士恭敬笑道:“放心,晚辈独炼一手神眼种魔大法,就算尊圣也无法察觉。” “辛苦你了。”身影叹了口气:“若不是你只修这一门神通,你的天资不可能在天剑山庄做一个外门弟子。放心,这次之后,本圣君就让你调回宋家。阿弥陀佛。” 这一切,徐阳逸都不知道,他只知道,一种来自虚空的恶意,源源不绝从四面八方涌来。 如海如潮,万千灵丝仿佛不容抗拒地冲入他的身体,在他体内要形成某种东西,然而他用尽全力去看,灵识已经放开到了最广,却毫无收获。 天还是那片天,地还是那片地,根本没有一点灵力波动迹象。 “难道是我感觉有误?” 他不太相信。 心中无名的焦躁感越来越强,就在此刻,忽然,一片金光闪耀,他心中听见一声清脆的“卡擦”声,仿佛什么东西破掉了。 “啊!!”远处洞府中,蜘蛛一般的老者猛然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,疯狂抱住自己的头,双目流出两行血液,尖叫道:“谁!!到底是谁!” “滚出去……滚出去!别在这里!别靠近我!” 正要消散的水幕也停止了波动,上面的身影愕然看着突然发疯的老者,对方拼命在地面翻滚,叫声撕心裂肺,足足十几分钟才终于停住。 不知生死,七窍流血,躺在地面上喘息不已。 “看来,他有能反灵识攻击的宝物或者神通。”身影淡淡道:“还以为他是体修,神眼种魔必定成功。是老夫大意了。” “那么……无法在他身上留下印记了,不过也罢,天剑山庄还没有实力构建超远距离传送阵,所有传送阵必定在一万里之内,本圣君……慢慢陪你玩。” “救……救我……”地面的老者痛苦呻吟着,抬起一只占满血的手嘶声道。 身影没有管他,淡淡道:“不过也好,也算是一条不错的信息。牺牲不可怕,可怕的是无谓的牺牲。” 他看了一眼地上的老者:“佛曰,上天有好生之德,老夫就送你一程……去另外一个世界往生吧。” 之前的许诺,仿佛放屁,一旦失去价值,为了不攀咬出自己,留给对方的只有死字。 随着最后一个字落下,水幕中倏然伸出一只黑气萦绕的手,足足十几米大,布满整个洞府。 生死之意交杂其中,宛若恶魔,伸出食指,朝着老者轰然摁下。 啪……血肉模糊,老者最后一声呻吟都消失,水幕同时消弭于无形。 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¥ 周日照例三更,求月票,求订阅